第183章 苗疆蛊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83章 苗疆蛊术

    方瑶住在单人vip病房,环境清幽舒适,只见她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各种仪器不停响动,氧气罩里不断的呼出雾气。

    方中华示意阿龙守在病房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包括医生和护士。

    我问麻香这间病房适合不适合解蛊虫,她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走到了病床前,摊开右手,就像医生做手术要手术器械似的。

    芭珠心领神会,从包里取出了一把竹刀递过去,麻香这上来就要动刀子,把我吓的够呛,朱美娟也被吓的一哆嗦,紧紧拽着我的手臂,贴在我身上,反倒是方中华波澜不惊盯着麻香的举动,一看就是见多识广见怪不怪了。

    只见麻香捏起方瑶的右手腕,手起刀落,动作极快,方瑶的手腕上立即出现了一道血线,芭珠马上从包里取出一串被绳索穿在一起的小竹筒,小竹筒只有大号针筒那么大,大概有十多个,上面还塞着红布塞子,芭珠拔出一个塞子,凑到方瑶的手腕上接血,只接了一滴就重新把塞子塞了回去,然后把剩下的那几个小竹筒也这样接了血,看芭珠熟练的手法就知道她经常干这事了。

    “罗哥,草蛊婆这是在干什么呢?”朱美娟小声问我。

    我也不是太懂麻香在干什么,于是大胆猜了下说:“应该跟医生验血查病症差不多的道理吧。”

    “哦。”朱美娟若有所思点点头。

    由于麻香的手法极好,伤口连包扎都没必要,芭珠只是拿起棉花球擦拭了下,就止住了出血,甚至连伤口都看不到,这让我很吃惊。

    方中华也忍不住赞叹道:“虽然我做了多年的佛牌生意,见识了不少能力高强的法师,其中也不乏使刀子动手的,可还是头一次见识这么厉害的手法,佩服,看来以后要多多了解国内的蛊师了。”

    麻香不屑道:“你没见识过的东西多了,不是只有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方中华尴尬了下,说:“那是,苗疆蛊术历史悠久,传闻是神话时代的蚩尤创立的,最早是以巫术的形式出现,后来逐渐演化出了许多分支,比如祝由术、蛊术、草药医术等等,至今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据说蛊术在苗疆一带是传女不传男的,而且当了蛊师的女人是终身不能嫁人的,有这回事吗?”

    麻香看了方中华一眼说:“你倒是懂的挺多,可惜这行现在没落了,没几个女人愿意修蛊术,都不愿意接触虫子,觉得恶心。”

    “不会啊,我觉得虫子挺可爱的。”芭珠插话说。

    “大人说话小孩少插嘴!”麻香瞪了芭珠一眼,芭珠吐了下舌头悻悻的闭嘴了。

    方中华感慨道:“时代的发展,高新科技取代了这些神秘巫术,蛊术之类的巫术也被认为是封建迷信的余毒,不过我倒不这么认为,古人的智慧哪是今人所能企及的,就像佛道两家的世界观,很多都被证实是契合宇宙大爆炸观念的,要知道宇宙大爆炸的理论,当今科学直到二十世纪初,才有美国天文学家哈勃提出的,比咱们中国古人提出的时间不知道晚了多少年。”

    方中华是真健谈,知识也够渊博,从蛊术居然能扯到宇宙大爆炸,风牛马不相及的事都能扯到一起,我也是挺佩服的。

    麻香不接话了,方中华自知无趣,又担心女儿,只好转移话题说:“大师,我女儿救回来的几率有多高,我听罗先生说我女儿体内的蛊虫是融合了缅甸阴法的,不太好解,我心里没底有些害怕,这是我唯一的女儿,你能给我透个底吗?”

    麻香冷哼说:“什么缅甸阴法不缅甸阴法的,就算融入了泰国阿赞的黑法那又怎么样,东南亚一带但凡跟虫子有关的邪术,源头大多都来自苗疆的蛊,蛊是他们的祖宗,把你的心放肚子里,百分之百解决,解决不了我还当什么草蛊婆,省得丢苗疆蛊术的脸。”

    方中华长吁口气,客气的向麻香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我皱了下眉头,心说麻香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也不知道是真这么厉害还是吹牛,我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对这种事敢百分之百保证的。

    朱美娟贴到我耳边小声说:“这草蛊婆好大口气,不过我感觉她还是有真本事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夸口的。”

    我点点头说:“本事肯定有,不然杜勇也不会给我介绍了,不过百分之百我不敢苟同。”

    麻香盘坐在了病床边,示意芭珠把那十几个小竹筒递给她,只见她依次将十几个小竹筒围着自己摆了一圈,然后就闭眼打坐,轻启嘴唇默念着什么,没有发出声音来。

    我有些好奇,朝芭珠招手,芭珠走过来问:“大叔,什么事?”

    我问:“芭珠,你刚才把方瑶的血都装在了小竹筒里,这是干什么?小竹筒里又装了什么?”

    芭珠小声说:“每个竹筒里都装着一只不同的蛊虫王呢,全都是姨娘花了很长时间培育出来了,分别用十二种炼蛊法门培育,很厉害的,能解这世上所有的蛊毒。”

    我笑说:“能解世上所有蛊毒?芭珠,你小小年纪可不能吹牛。”

    看芭珠年纪不大,最后一个字我没好意思说出来。

    芭珠说:“我哪有吹牛,是真的,只要把小姐姐的血滴在里面溶解,在配上姨娘的咒法,很快就能知道用那种类型的蛊虫王,针对去解蛊毒了,半个小时左右那竹筒就会。”

    芭珠还没说完麻香就不快的说:“芭珠,别多嘴,跟这些人也解释不清楚,别透露了蛊的法门,退到一边去等着。”

    “哦。”芭珠悻悻的应了声,乖乖的退到了墙根站着去。

    我白了麻香一眼,我就是好奇又不是偷师,有必要这么小气吗?

    既然芭珠说需要半小时,那就等着吧。

    我不停的看时间,眼看就要到半小时了那些小竹筒还没反应,就在我耐不住性子的时候,其中一个竹筒突然倒了,紧跟着就看到了吃惊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