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万蛊之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84章 万蛊之王

    倒下的竹筒上出现了血迹,渐渐的整个竹筒都被血浸透了,麻香吁了口气,拿起竹筒把塞子拔掉了,只见里面冒出了一道白气,跟着一只虫子爬到了竹筒边沿上。

    只见这是一条拇指粗细的虫子,长得肥嘟嘟的,通体金黄色,就像在油里炸过了一样,身体环节,背脊上还有一道血线,腹下几十对脚同时爬动,身体和头是一个整体,不好分辨,头上还长着两粒芝麻大小的眼睛。

    “这不是条蚕吗?”朱美娟惊愕道。

    我一个激灵马上意识到这是什么了——金蚕蛊!

    以前曾听人说过金蚕蛊是蛊虫里最难练的,蛊的原理是把多种毒虫放在同一个器皿里,任由其互相厮杀,直到杀的只剩最后一只,而这只虫子就可称为蛊。

    众所周知,蚕是一种性情很温和的虫子,跟蜘蛛、壁虎、蝎子、蟾蜍、蛇这五毒的残暴根本没法比,如果把蚕跟这些毒虫放在一起,强弱分明,就像一个三岁小孩跟成年人打架,根本没有胜算,所以蚕存活下来的几率非常低,不过谁也不能排除这种几率,只要经过蛊师先期的诱导和培育,蚕也可以变得很残暴,一旦在密封中存活下来的蚕,那就是万蛊之王,不仅百毒不侵,还能解世上所有的蛊毒!

    我开始有点相信麻香不是在吹牛了。

    方中华显然也对金蚕蛊有了解,吃惊的张着嘴巴,好半天才合拢,说:“厉害,居然练出了金蚕蛊!”

    麻香没有搭腔,只是捏起金蚕蛊放到手背上,靠近病床,摘下方瑶的氧气罩,芭珠立即迎上去捏住方瑶的鼻子,迫使她的嘴巴张开。

    麻香念了咒语,指着方瑶的嘴巴,先前还慢吞吞慵懒的金蚕顿时变的狂暴了,腹背上突然长住了透明的翅膀,脊背上那道血线瞬间变的暗红!

    我正看的出神,金蚕振动翅膀腾空,还不等我反应就见一道金线一闪,金蚕一下就不见了,在看方瑶的喉咙有个吞咽动作,这是直接飞进方瑶嘴里去了,金蚕速度快的惊人,我都没眨眼居然看不到是怎么飞进去的!

    朱美娟都看愣了,好半天才问我:“太奇特了,这蚕宝宝居然还能长出翅膀,而且飞的速度好快,都没看见是怎么飞进方瑶嘴里,不知道方瑶。”

    我安慰道:“没事的,这蚕宝宝不普通,叫金蚕蛊,是万蛊之王,能解百毒的,什么蛊虫都不是它的对手,这是进方瑶体内杀王继来放的蛊虫了。”

    话音刚落方瑶就产生了反应,只见她脸色十分难看,痛苦的皱起了眉头,额头凝出了豆大的汗珠,捂着肚子痛苦的在病床上打滚,监测她心率、血压的仪器上数字立马飙升,直接发出了刺耳的警报。

    方中华被这一幕吓的慌了神,想要迎过去,但被麻香给阻止了,门口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医生护士应该是发现了仪器报警匆忙过来了。

    “你们不能进去!”阿龙坚定的声音传来。

    “什么人在里面,里面在干什么?病人的心率、血压都失常了,晚了怕是来不及了,快让开!”一个男医生吼道。

    门震动了起来,外头应该是动上手了。

    只听阿龙说:“想要进去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医生怒道:“信不信我马上报警!”

    阿龙冷哼:“就算你把军队整来了我也是这句话!”

    外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医生大喊:“保安,快,快把这人给我拉走,病人生命垂危了!”

    局面似乎有点控制不住了,门不断的被撞击,但始终没有被撞开。

    方瑶在床上痛苦打滚,心率居然快要到两百了,血压更是飙升到了恐怖的数字,正常人要是到这程度不是心脏骤停就是爆血管了。

    方瑶从床上滚了下来,方中华心疼不已,却没办法插手,我能感觉到他的无奈。

    麻香始终阻止任何人靠近方瑶,她倒是挺怕门外闯进来人了,不停的观望大门,方中华见状说:“不用担心门外的情况,以阿龙的能力十个保安都不是他的对手,大师,你只管专心救我女儿,她怎么。”

    麻香说:“金蚕蛊在体内蚕食蛊虫和蛊毒,人会有些难受,死不了,瞎操什么心。”

    方中华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

    看着方瑶这么痛苦我心里很内疚,方中华突然看向了我,一个健步跨过来,二话不说扇了我一巴掌,咬牙道:“你个混蛋,要不是你我女儿怎么要受这种折磨?!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

    我自知理亏不想跟他起冲突,挨一下就算了。

    朱美娟看不下去了,闪身拦在了我跟前,气呼呼道:“方老板,你也是个生意人,要是我这么整你的店,不让你在北京做生意,你会怎么做?恐怕比这还严重吧?罗辉只是想叫方瑶知难而退,谁知道会出这种意外,他能叫人来解蛊虫已经够仁义了,要是我我才不会这么做,有报应是咎由自取,人不能这么自私,武汉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想一家独大?这事的起因是你自己造成的,你赖到我罗哥头上,太不地道了!”

    方中华被朱美娟激怒了,气愤的抬起了手。

    朱美娟竟然把脸凑了过去,厉声道:“你打啊!只要你敢打,我就把这事传出去,让同行都看看你们姓方的是怎么霸权,是怎么欺负我们,是怎么欺负女人的,有钱了不起?有势力就可以横着走?我要让同行评评理,我就不信世上没个公道了!”

    方中华抬起的手始终没敢打下去,连我都被朱美娟这一番话震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拦在她跟前,沉声道:“这事是我造成的,要打打我!”

    方中华瞪着我气的发抖,一咬牙把手放下了。

    与此同时方瑶也停止了滚动,双手撑地跪在那,干呕一声就开始狂吐,吐出了大量黑水,只见黑水里全是密密麻麻跳动的跳蚤,我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