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阴魂不散-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85章 阴魂不散

    方瑶掐住了自己的喉咙,金蚕一下就被呕了出来。

    只见金蚕出来后在黑水里狂暴扭动肥嘟嘟的身体,眨眼功夫就把跳蚤给吃了,就连黑水它也没放过,不知道通过腹部的什么器官把黑水都吸进了体内,腹部顿时胀得圆鼓鼓的。

    麻香捏起金蚕放到手背,念了几句经咒,金蚕就乖乖爬回了竹筒,芭珠塞上塞子装进包里,说:“好了,大功告成。”

    麻香从腰间的绣花腰包里取出几个小纸包,递给方中华说:“这几包是我特制的草药,混合了金蚕粪便磨成的粉,能清除你女儿体内的蛊虫余毒,每天一包,最好拿山泉水冲服,连服三天,你女儿就能活蹦乱跳了。”

    方中华接过纸包感激的向麻香道谢。

    方瑶似乎醒来了,但意识不怎么清醒,躺在地上呢喃梦呓:“你走了就别回来了,不要,你别走呜呜呜。”

    方瑶呢喃着就呜咽了起来,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不过她这状态说明已经没事了,我也松了口气。

    方中华根本不搭理我们,抱起方瑶放到床上,坐在床头紧紧捏着她的手。

    见此情景我朝朱美娟、麻香、芭珠示意了下,打开门出去了。

    在门打开的刹那我被看到的景象震住了,只见地上躺着七八个保安在那哎呦哎呦的惨叫,几个医生和护士都吓坏了,缩在一起不敢靠过来,阿龙一夫当关站在门口,大气都没喘一口,甚至连衬衫都没有褶皱,让我吃惊不小。

    看到我们出来阿龙瞟了一眼,冷声问:“解决了?”

    我点点头,阿龙回头朝病房里看了一眼,应该是想征询方中华的意思,不过他看方中华根本没在意我们,就主动让开了道,任由我们离开。

    我看了阿龙一眼,摸摸脖子上的小伤口,这才带着几个女人离开了。

    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我发现警车来了,几个警察冲进了医院,阿龙把那么多保安打趴下,还阻碍医生进去抢救病人,刑拘是肯定的了,我也懒得管他是被刑拘还是怎么样了。

    我叫了车将麻香和芭珠送回宾馆,路上经过住的地方,我让朱美娟回去休息,这两天在医院盯着辛苦她了,朱美娟担心方中华还会来找麻烦,我让她别担心了,经过这次的事我相信方瑶不会乱来了,还告诉她店里的树精也解决了,危机解除了,从方中华的行事作风来看,他还是讲道理的人,只是心疼女儿才过激了些,他还不至于乱来。

    朱美娟松了口气,说确实有点困了,提醒我小心后她就回去了。

    把麻香和芭珠送到宾馆门口,我爽快的付了钱,还给芭珠包了两百块的红包,芭珠很高兴,不停向我鞠躬表示感谢。

    我问麻香要订什么时候的票,飞机、动车、汽车随便挑,麻香盯着我扬起笑说:“我想多留几天,在武汉玩一玩。”

    我咽了口唾沫,猜到她是什么意图了,摆明就是想留在这里从我身上打听杜勇的消息,不过即便我猜到了她的意图,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要留要走是她的自由。

    我想了想掏出钱包,抽出钱来递给麻香,说:“随便你吧,这是你的自由,不过我可说好了,宾馆住宿费我只负责三天,三天过后我就不管了,你要还想留就得自己掏住宿费了,这些钱当是返程车费,我按高铁票价算的,这次能解决问题多谢了,再见。”

    说完我就调头走了,走到街尾拐角处我探头看了下,麻香还站在宾馆门口,脸上扬着苦涩的笑容,芭珠抬头跟麻香说着什么,麻香这才回过神带着芭珠进了宾馆。

    麻香不走真是件麻烦事,她肯定会阴魂不散找我打听杜勇的消息,我有点没辙了,只能给杜勇打电话。

    杜勇好像还在睡觉,说话含糊不清颠三倒四,这家伙过的日子真是日夜颠倒,不过当他听到麻香发现我跟他关系的时候,瞌睡顿时没了,怒道:“妈的,你小子真是太不靠谱了,我都提醒过你了。”

    我皱眉道:“你骂什么娘,这能怪我吗?是麻香太精明了,不断套话让我防不胜防,老实说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她为什么到处找你?”

    杜勇不耐烦道:“你不要多管闲事,反正打死也不要说就行,如果你敢透露我在哪,我一定弄死你。”

    这下我不爽了:“靠,我只是让你介绍个草蛊婆,怎么还把我卷进你们的事了?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你逼我不要说,还说要弄死我,麻香又逼我说,要是不说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来,她带了那么多蛊虫,随便一只我都吃不消,把她惹急了准会用蛊虫逼我就范,我招谁惹谁了,你们这是把我当夹心饼干了啊。”

    杜勇沉默了。

    我有些生气正打算挂电话,杜勇这才说:“看在我帮过你的份上,给我个面子先撑几天,要是她走了最好,要是她拿蛊术对你下手你在说不迟,看来泰国我是待不下去了,要换个国家了。”

    说完杜勇就挂了电话。

    我一头雾水,这两人之间不知道有什么恩怨,搞的杜勇跟逃亡似的还要换个国家。

    既然杜勇这么说了,好歹是朋友总要给他个面子,要是真威胁到人身安全了,到时候在告诉麻香也不迟。

    吴添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已经看着飞机起飞,终于把王继来那个瘟神送走了,他问我方瑶的事情解决了没,我简单说了下,吴添长吁了口气说问题总算都解决了,我们约好在刘胖子的店里碰面在细谈。

    我回到市场正打算进去,却看到保安队长张哥在市场门口焦虑的晃来晃去,表情就像便秘了似的,还时不时抬头张望,好像在等什么人,很快他就发现了我,一下激动了起来,冲过来就拽起我往边上的巷子里拉。

    我问张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张哥一脸的欲哭无泪,还没说话就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