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夜半鬼化妆-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87章 夜半鬼化妆

    张哥并没有失去理智,因为他想到了既然这烂树根这么有效果,为什么佛牌店的老板却不重视,随意的丢在店里?而且来看监控视频的时候很生气,说有人在陷害,这不得不让他担心。

    没想到张哥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这两天小饭店的生意还是很火爆,但他越发感觉不对劲了,他老婆的脾气变的越来越暴躁了,经常把武汉骂人的脏话挂在嘴边,虽然他老婆没什么文化,但还有良家妇女的样子,从来不骂粗口,现在却俨然变了个人,像是个泼妇,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更是让他觉得老婆不正常了。

    张哥说他昨天不是休假了嘛,其实根本不是休假而是请假了,他老婆被警察带走了,他是去派出所捞人了。

    我问怎么回事,张哥说有个农民工兄弟说他老婆炒的菜不好吃,他老婆当场就发飙了,直接抄起菜刀,把人给砍伤了,幸好伤势并不严重,那农民工还是他阳新老乡,比较好说话,经过调解进行了私了,赔了人家三千多块的医药费,民警这才把人给放了。

    张哥说她老婆除了不会骂粗口外更不会拿菜刀砍人了,这一系列的变化让他觉得很蹊跷,不过这还不算完,真正让张哥觉得他老婆有问题还是从派出所回来后的事。

    张哥回来后心情郁闷,因为三千多块都是他一个月的工资了,赔的他肉疼,于是斥责了他老婆两句,哪知他老婆还不吸取教训,顺手抄起桌上的碗砸了过来,幸好张哥当保安练就了敏捷伸手,这才躲开了,否则非头破血流不可。

    张哥不敢多说什么了,不过这还不是高、潮,这事的高、潮出现在晚上!

    张哥说他比较节省,所以租的是个单间,虽然两口子闹了矛盾,但睡觉还是会睡在一起,睡到半夜的时候张哥被尿憋醒,打算起床撒尿,等他朦胧睁开眼睛的时候,顿时吓的从床上滚了下来,他老婆三更半夜把自己化妆化的跟鬼似的,嘴唇涂的跟血一样,脸上抹着粉,白的刺眼,歪着脖子,耷拉着脑袋,披头散发,别提有多吓人了。

    我能想象到大晚上猛的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幕有多瘆人,有时候人吓人都能吓死人。

    张哥说他老婆就是个淳朴的农妇,自打结婚那天化过妆后就从来没化过妆,有时候他甚至还劝老婆学人家城里女人化化妆,看上去也没那么土气,可他老婆压根不听,说买一堆化学品涂在脸上又烧钱又伤皮肤,有什么必要。

    张哥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惊恐神色。

    我问他怎么了,张哥说他滚下床后坐在地上喘气,骂他老婆大半夜化什么妆,简直有病,他老婆突然说了句话让他毛骨悚然,爬起来就跑出去了。

    我问他老婆说了什么,张哥咽了口唾沫说:“我都死了你还不让我化妆。”

    听到这话我立即就起了鸡皮疙瘩,张哥拉着我的手说:“罗老板,我看你店里还管驱邪,我老婆这状态一看就知道是中邪了,多半是那烂树根造成的,否则你们怎么会不在意这烂树根,还那么生气。”

    我点点头说:“幸好你还有理智,要是你老婆让你辞职去小饭店,到时候吃亏的是你自己,不过这事是不是烂树根导致的还不好说。”

    张哥激动道:“怎么不是烂树根造成的,那东西是邪门东西,不是它还是有谁,这几天我老婆也没接触过什么脏东西,就接触过烂树根了啊。”

    我皱眉说:“小饭店突然生意火爆,应该跟烂树根有关,这是树精残留的招偏财灵力造成的,但。”

    张哥追问:“但什么?”

    我说:“但法师跟我说过,树精灵力消失后烂树根就跟普通的木头没什么两样了,也不会对人造成威胁,除非拿着烂树根去阴气极重的地方,还要呆上很长一段时间,比如殡仪馆、坟地等地方,你老婆的小饭店那里阴气重吗?”

    张哥摇头说:“那地方这么多农民工,哪来的阴气,阳气都旺的不行。”

    我又问:“那你住的地方呢?”

    张哥回道:“也没有,在民主路那边的出租屋,晚上都是夜市宵夜,繁华的很。”

    我摸了摸下巴,这还确实挺奇怪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张哥哀求道:“罗老板,我老婆肯定是被鬼缠了,不然怎么会这样,你有本事驱邪就请你帮帮忙吧,事后你怎么处理我都没关系,我老婆现在被我锁在家里了,我还不敢告诉任何人呢。”

    一时半会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我基本能确定,八成跟那块树精阴料有关,只好安慰道:“老实说我也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你先别急,咱们加个联系方式,你先回去盯着你老婆,免得出意外了,等我搞清楚怎么回事去找你。”

    张哥将信将疑:“罗老板,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大人有大量别放在心上,而且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我现在就只能指着你了,我老婆可不能出事啊,就算花点钱也没关系,多少钱我给你。”

    我拧了下眉说:“我有数了,先回去吧,别磨叽!”

    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张哥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跑出了巷子,估计他早向市场安保处请好假了,搭了辆车离开了。

    看着远去的车子我叹了口气,这树精阴料真麻烦,居然又惹出了乱子,虽然张哥是咎由自取,但人家求上门了,就冲他跟我下跪的份上我也得管,况且也是桩生意。

    我从巷子里刚出来,就看到吴添开着刘胖子的车停在了市场门口,我喊了他一声,他跑过来问:“怎么愁眉苦脸的,问题都解决了应该高兴才是啊,晚上咱们吃饭庆祝去,把小美和刘胖子也叫上。”

    “先别庆祝了,树精阴料有下落了,这事还没完。”我沉声道。

    吴添诧异道:“怎么了?”

    我把张哥的事一说吴添气的当场破口大骂。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