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变色符通-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89章 变色符通

    方中华打了个哈哈:“那我就直说了,方瑶这事的始末我弄清楚了,是她任性才造成了这次风波,给你们造成了不小损失,不过她也得到了教训,这事我们翻篇,今天我来找你们主要有两个事。”

    方中华说明了来意,第一个事就是让我们把那烂树根还给他,说这烂树根有上千年的历史,树精虽然被我们除掉了,但毕竟是千年树精的肉身,拿回去找阿赞师傅重新入人类的灵,还是能成为很强的供奉物,而且这块烂树根他收藏了多年,见证了他的发迹,对他很有纪念意义,所以他一定要弄回来。

    烂树根是他的还给他理所应当,只是里面现在可能附了阴灵,还不能给他,我想了想说:“方老板,东西还给你没问题,但现在出了点差错,东西不在我手上,里面可能还附了阴灵,你要给我点时间才行。”

    方中华狐疑道:“怎么回事?”

    我只好把这件事的始末跟他说了下,方中华盘着核桃眉头紧锁,没有表态。

    吴添问:“方老板,第二件事是什么?”

    方中华回过神说:“这树根阴料我肯定是要拿回来的,其他事稍后再说,阿龙开车,罗老板联系这个保安,这事我亲自解决,不用你们费劲了。”

    既然有方中华插手我们倒省事了,我看了吴添一眼,打趣道:“八戒,现在还要分行李散伙吗?”

    吴添白了我一眼:“老子还要赚大钱呢,散什么伙。”

    我联系了张哥告诉他我们马上过去,张哥说他到路口接我们。

    车子到了民主路我就看到张哥在路口翘首等待,接上张哥后我们朝他家过去,在车上张哥跟我们说了他老婆的状况,他说他老婆今天的状况更不对劲了,他都不敢接近,早上起来洗衣服一直洗到现在,关键是只有一件衣服可洗,那衣服都快被她洗烂了,洗衣粉用了三包,肥皂也用了两块,还洗的咬牙切齿。

    这现象倒是很奇怪,方中华想了想问:“你老婆意识是否还清醒?”

    张哥点点头说:“这个倒还好,她还知道我是她老公,就是脾气、行为怪了点,最瘆人的是在晚上。”

    方中华说:“这是肯定的,白天阳气重阴灵不敢造次,只是在体内影响你老婆的脾气和行为,阴灵的怨气有多重,你老婆的改变就会有多大,晚上阴气重阴灵就会占据你老婆的意识,通过你老婆表达自己的意愿,说话、化妆都还算是轻的。”

    张哥咽了口唾沫说:“这位大哥你说的真轻巧,我都吓坏了。”

    方中华哈哈笑说:“要真是个厉害阴灵,你老婆早没了自我意识了。”

    说话间张哥示意停车了,下车一看是一栋老旧居民楼,起码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墙皮脱落、风化、都能看到裸在外头的红砖,墙体上还画着大大的“拆”字,楼道里黑洞洞的,墙上都是黑黑的污垢。

    方中华让阿龙在楼下等着,我们在张哥的带领下进了楼道。

    张哥介绍说这里早就要拆了,住户搬的差不多了,但还有几户跟开发商没达成一致,就这么一直耗着,所以这里的房子比较便宜,非常抢手,许多外来务工人员都租住在这里。

    张哥住在顶楼的一个房间,边上就是通向天台的楼梯,这是什么房间压根就是个储物间,张哥倒是满不在乎,还说整个天台都是他在用,平时晒个衣服,晾个腊鱼腊肉的非常方便,每月租金才三百块,物超所值。

    张哥的住房状况让吴添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头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他开始赞同我的做法了。

    其实按张哥夫妇的收入来看,住的好一点完全没问题,不过他没这么做,是什么原因不用说也知道,省钱供养两个孩子。

    张哥说他老婆这会就在天台上洗衣服,问我们是上去还是他去把老婆叫下来,方中华说要上去。

    张哥带我们上天台,还没到天台我们就听到了板刷刷衣服的动静,到了楼顶一看我们都皱起了眉头。

    只见张嫂穿着一套发白的睡衣坐在小马扎上,前面放着个不锈钢盆子,盆子里架着搓衣板,张嫂头发乱蓬蓬的,发卡都挂在头发上,她咬牙切齿,发狠刷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就好像衣服上有什么脏东西洗不下来似的。

    张哥很无奈,看看我们欲言又止。

    我看了方中华一眼,他微微颔首,伸手把脖子上的项链给解了下来,只见项链上挂着一枚子弹大小的装饰物,这东西我认识,上次朱美娟中邪的时候龙婆甩孔就用过这东西,这是一枚符通,不过方中华的这枚符通很特殊,内胆好像是一截透明的玻璃又或者水晶,外壳是镂空雕花的黄金,既能起装饰作用,又能防止摔破内胆,透过镂空外壳还能看到内胆里装着浅黄色油状液体,看着像尸油,但肯定不是尸油,要是尸油方中华不可能戴在身上,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方中华示意我们等他一会,还说虽然基本能确定是阴灵在作祟,但保险起见还是查一查,说着他就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张嫂,提着项链慢慢松手将符通悬在了张嫂头顶,然后控制符通在张嫂头顶转圈。

    张哥靠过来小声问:“罗老板,这大哥在干嘛呢?”

    吴添插话说:“应该是查事,别多嘴。”

    张哥悻悻的闭嘴了。

    随着方中华的动作,我猛的发现那枚符通里的液体变了颜色,变成了灰黑色,方中华拿起符通看了眼,然后退了回来。

    我问:“怎么样?”

    方中华说:“问题不是太大,张嫂只不过被阴灵的怨气感染了,都算不上被阴灵缠了,只不过她体质偏阴性,反应大了些。”

    张哥问:“什么叫体质偏阴性?”

    方中华说:“我没法解释,这是天生的,就像有些人天生胆子大有些人胆子小,不过也有后天变成阴性体质的,比如得过大病,在鬼门关上走过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