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善加财-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93章 善加财

    我和吴添都很震惊,一连串的巧合最后居然牵出了一桩杀人案!

    我们从居委会出来了,大妈直到这时候才回过神跟了出来,问我们是谁,为什么问老何的事,跟老何又是什么关系,我们头也不回,加快脚步头赶紧开溜。

    方中华和阿龙已经在那等了,我们把打听到事情汇报了下,大家一致认为这个阴灵就是保姆了,她生前被强迫洗干净衣服和不能化妆成了她的执念,所以跟张嫂感应的时候才有这样的反应。

    方中华还打听到老何每晚都有去棋牌室打麻将的习惯,会从晚上的八点一直打到晚上十二点,我们可以利用这四个小时进屋去解决问题,可问题是解决问题的法师怎么办,我暂时没这个能力,方中华估计也没这本事,他就是个能用符通探测一下的生意人,肯定没学驱邪,事情查到这份上难道现在才去泰国请法师,很不现实,关键时候却缺少了一锤定音的人物。

    见我不吭声方中华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包在我身上了,武汉就有人能干这活,这事不难解决,未必需要请泰国法师,中国和尚也能念经。”

    方中华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只见他打了个电话,然后叫阿龙开车去武昌接人。

    我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去武昌接人可能会很堵车,来回一趟少说也要一个多小时,反正到饭点了,未免在附近逗留太长时间引起注意,我提议先去吃个饭,晚上八点在来。

    方中华欣然答应,我说我和吴添请客,方中华摇头说不用我们请,这顿饭本来就有人请他吃了,顺便带上我们两个蹭饭,我说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方中华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只得答应了。

    方中华一个电话,十几分钟后一辆香槟色的奥迪q5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方中华的朋友从车里下来了,一看就是朱美娟发给我的照片里戴茶色眼镜的秃瓢男人。

    这秃瓢男人上来就主动跟我们握手打招呼,还发了名片给我们,吴添一看对方发名片,马上也把名片拿出来发。

    我接过名片看了看,武汉奔腾古玩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奔腾,地址在硚口区崇仁路收藏品市场。

    吴添看着名片饶有兴趣的问:“马老板,你跟马化腾啥关系?”

    马奔腾哈哈一笑说:“你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了,我跟他肯定没关系,来来来,先上车再说。”

    上车后马奔腾说要带我们去亢龙太子酒店吃饭,我嫌太远了,省得晚上八点回来麻烦,方中华也说就近吃点就好,于是马奔腾在附近找了家还算上档次的酒楼,开了个包厢请我们吃饭。

    在等上菜期间马奔腾跟我们介绍了他跟方中华的关系,两人的情谊始于北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而且他们之所以发财跟对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年马奔腾在北京望京夜市摆地摊卖古玩赝品,方中华就在他旁边摆地摊卖佛牌,由于两人都是做冷门生意的,基本没生意,所以有很多时间闲聊,这一来二去就熟了,大半年下来就成了朋友,因为生意太差马奔腾说要走了,还说要离开北京回老家武汉,以后可能没机会来北京了,两人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

    方中华送了一块善加财佛牌给马奔腾,告诫他只要多做善事不卖赝品坑人,不出两年保准能发财。

    马奔腾根本不信,还说既然能发财为什么你自己不戴,方中华说他有自己的做人原则,不想靠神力发财,欠人情都很难还了更何况欠神的恩情,他要靠自己的双手赚钱。

    马奔腾见方中华送了自己东西做纪念,有些过意不去,也想送方中华件东西,他又不能送赝品古玩给方中华,后来一琢磨就把一张名片送给了方中华。

    我有点好奇,问怎么还送名片了,名片能保佑发财?

    方中华哈哈笑说名片确实不能保佑发财,但名片上的人可以,他说这名片是一个泰国华侨的,是马奔腾的表叔,他表叔在泰国那边做生意,当时方中华的佛牌都是从香港那边进过来的,还没有泰国的路子,主要是那边人生地不熟,马奔腾告诉他可以去泰国找他表叔,他表叔是个泰国通,让他表叔带路去请佛牌肯定很便宜,有了这条路子方中华这才慢慢发迹了。

    马奔腾说他虽然不信这块佛牌能招财,但毕竟是朋友送的挺有纪念意义,就戴在了身上,没想到自从戴了这块佛牌后做什么都顺风顺水,连赌石都能切到翡翠,以前他可从来没这么顺过,所以他开始相信都是善加财佛牌的庇佑了。

    方中华甚是想念当年在望京练摊的难兄难弟,如果没有马奔腾的那张名片,就没有今天的方中华了,于是方中华派了阿龙到武汉来找人,还真把人找到了,两人这才重新联系上了,当年的情谊又回来了,马奔腾还盛情邀请方中华来武汉考察市场,这才有了后面的事。

    听完两人的故事后我很唏嘘,出门在外靠朋友,有时候朋友的一个善举,就可能改变人生,我的人生何尝不是吴添改变的,要是那晚他不给我人妖秀的门票,兴许我就不会跑出酒店,也就不可能去酒吧街了,可惜我还不知道这个改变是好是坏。

    酒菜上来后我们继续聊了一些,跟这两个老江湖聊天受益匪浅,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晚上还有事我们不敢多喝,只是浅尝辄止。

    晚上七点左右,阿龙给方中华打电话了,说是人已经被带到小饭店了,方中华表示马上过去。

    马奔腾将我们送出了酒楼,还说在武汉他认识很多朋友,要是有需要他的地方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在武汉多交些像马奔腾这样路子广的朋友对我没坏处,我收好名片向他告辞了。

    我们打车前往了小饭店,到了一看,发现阿龙身边的人是个梳着发髻的道士!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