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灶底藏尸-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94章 灶底藏尸

    老实说我知道道士驱邪不比龙婆、阿赞师傅差,甚至更强,但我对道士却没什么好感,这都是拜江湖骗子所赐,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道士在我心中是个不大不小的阴影。

    记得那年我爸病重,为给老爸看病家里花光了所有积蓄,因为没钱住院了,老爸被医院赶出来只能回家调养。

    后来也不知道谁给我妈介绍了一个道士,说是能治我爸的病,我爸是个人民教师并不信这些东西,但当时他已经病的神志不清了,虽然我妈没什么文化,但受我爸的影响也知书达理,不太信这些东西,可能是病急乱投医了,她才决定试一试。

    就这么那道士来了我家,先是在屋里开坛做法,又是舞桃木剑又是摇三清铃,嘴里还能喷火球,看上去真是那么回事,最后查出来我爸是被鬼缠了,需要驱邪。

    当时我还小分辨不了这道士的真假,只觉得很害怕,我妈也吓坏了恳求道长救命,道长围着我爸一通做法,什么拷鬼棒、金钱剑轮番上阵在我爸身上敲打,又烧了符纸,用符灰和着不知道什么鬼东西,总之弄了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让我爸喝下去,说是三天就见好,为此他收了我们家两千块,这两千块还是我妈找街坊四邻凑的。

    道士做完法事就走了,当天我爸就肚子疼的不行,在加上重病在身,第二天凌晨就过世了,当时我还没意识到这都是那道士害的,直到我爸出殡后没几天,我在隔壁村又看到了那道士给人做白事,他还带了个小徒弟,在角落里吃主人家提供的美食,边吃还边传授徒弟装神弄鬼的招数,还说一般想到请道士的人家,基本都是病入膏肓没得救了,用什么手法都不过分,说着他就拿我爸的事当做教材来教徒弟,说上次他用拷鬼棒和金钱剑对我爸猛打,震慑的家属一愣一愣,又拿符纸混合着泥土,当做灵丹妙药给我爸服食,两千块就到手了。

    我握紧了拳头,远远盯着道士,眼泪模糊了视线,却没用勇气上前,因为我知道我太小了,打不赢那道士,我默默的抹了眼泪回家把这事告诉了我妈。

    我妈听后也很伤心,抱着我痛哭流泪,劝我算了,说我爸本来就病入膏肓没得救了,人都已经走了再去追究人家也不会承认,我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在信道士。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妈为了还道士驱邪借的那笔债,我们娘俩吃了快一个月的番薯,吃的我那阵子去上学走路都是飘的,上课还老是放臭屁,被同学笑话了好久,这两件事在我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导致我对道士很反感。

    后来上大学跟吴添喝酒的时候我还提过这事,吴添是知道我对道士没好感的。

    看着眼前的道士我的双手不知觉的握起了拳头。

    吴添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扯了扯我说:“喂,放松点,可别乱来,我知道你对道士没好感,但方老板请的肯定不是什么假道士。”

    我回过神松开了拳头,说:“放心,我又不是小孩,这点情绪还是能控制。”

    吴添松了口气,方中华带我们迎了过去,这道长人很清瘦,颧骨很高,还留着山羊须,双眼炯炯有神,看着有四十来岁的样子。

    方中华向我们介绍,这道士道号叫清玄子,俗家姓陈,我们可以叫他陈道长,是武昌长春观里的一名道长,早年在北京白云观,后来才到长春观修道,当年方中华没卖佛牌前做过其他生意,因为欠了货款实在拿不出来了,人家上门逼债,他迫不得已躲到了白云观去,陈道长收留了他,还给他饭吃,他们这才认识了,这些年一直有联系。

    陈道长向我和吴添行礼,吴添赶紧回礼,见我不动他扯了扯我,我这才回了个礼。

    阿龙在路上已经把这事的详情告诉了陈道长,陈道长示意开门,进去后他从随身的布袋里取出一块黄符布将树根包上,又示意我们去楼上,老何应该去打麻将了,人并不在家里。

    阿龙从兜里掏出一根铁丝,插进铁门钥匙孔弄了一会,铁门就打开了,里头那扇木门是弹子锁,阿龙又用一张卡片插进门缝,上下一划拉,锁就弹开了。

    我赞叹道:“龙哥开锁好厉害。”

    吴添不屑道:“这算什么我也行啊,龙哥,部队难道还教开锁技能?”

    阿龙并不搭理吴添的冷嘲热讽,侧身推开门,示意方中华、陈道长、我进去,却把吴添拦在了门外。

    吴添不快道:“你什么意思?”

    阿龙讪笑道:“人多反而不好办事,门外还需要两个钉子盯着,以免意外状况发生,吴老板好像对开锁也很有研究,我们俩留在门口研究研究?”

    吴添当然不愿意,不过阿龙说的也没错,这么多人进去也没必要,我示意他留在门外,他只好同意了,阿龙幸灾乐祸的扬起嘴角,把门给带上了。

    屋内很昏暗,我本能的去墙边找开关,但方中华阻止了我说:“不要开灯,免得惹人注意,用手机就行。”

    我和方中华取出手机打开电筒照明。

    客厅里十分杂乱,沙发上堆满了脏衣服,茶几上放着快餐盒、方便面盒,蟑螂都在上面爬动,地上更是一塌糊涂,花生壳满地都是,啤酒**在墙根都列了好几排,就像个方阵似的。

    按照天花板滴尸水的位置,我们找到了对应的地方,居然在厨房里,到了厨房里一看我们就什么都明白了。

    灶台下方本来是储物柜的位置,用来放置煤气罐和放杂物的,但却被红砖砌了一堵墙,是什么情况不用说也知道了,居然把尸体藏在灶底,真是开了我的眼界。

    我还在想是不是要找锤子来砸墙,却见陈道长靠过去蹲了下来,将右手掌按在了砖墙上,似乎是在试探砖墙的厚度,只见他开始呼吸吐气,像是运气,跟着猛一瞪眼,手腕一抖,手掌变拳砸在了砖墙上,砖墙上立即粉尘脱落,拳头击打之处出现了缝隙,缝隙延伸扩大,突然就崩裂了开来!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