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招魂-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96章 招魂

    阿龙和吴添控制住老何肯定没问题,但想要把他怎么样还真没辙,我看向方中华,他也在犹豫,这时候陈道长突然发话了:“没关系,把他放进来吧。”

    我把门打开看到阿龙像抓小鸡似的把老何夹在腋下,强行把他的嘴给捂住了。

    阿龙说:“这家伙说自己一晚上没胡牌,气的回来了。”

    方中华示意了下阿龙,阿龙直接把老何丢了进来。

    吴添很好奇屋里的情况,探头探脑的。

    反正老何都回来了,外头不需要人了,我索性把他们都叫进来了。

    老何趴在地上惊慌失措看着屋里的情况,目光顺着红绳看向了厨房,跟着爬起跑进厨房看了眼,然后踉跄的退了回来。

    阿龙上前把他拖过来,朝他膝盖一踢,老何腿一软跪了下来,颤声道:“你、你们到底是谁,想搞什么?”

    吴添一把揪起他的衣领,狠狠道:“杀了人竟然还藏在家里,你个变态杀人狂!”

    老何可能误以为我们是保姆的家属了,哆嗦道:“你、你们是阿丽的家属吗?这事真的不怪我啊,是阿丽她。”

    既然他误会我们是家属反倒好了,我们都懒得辩解,老何把保姆阿丽是怎么死的给交待了。

    案发当天老何把阿丽的化妆品全给没收了,扔出了门去,阿丽心疼钱又给偷偷拿回来了,老何发现后火冒三丈,跟阿丽起了争执还动了手,老何愤怒的推了阿丽一把,阿丽踉跄倒地,后脑勺磕在了茶几的角上,顿时血流如注,躺在那一动不动了。

    老何过去一探鼻息,吓的瘫坐在地,人没气了,这下他慌了神。

    阿丽略有些肥胖,老何拖不动,这一带又有很多农民工,夜晚都很热闹,抛尸都没有好机会,万般无奈下他就把尸体藏在了灶底,打算有机会了在去抛尸,但天气这么热尸体没几天就发臭了,这附近有很多工地,水泥、沙、砖头就这么堆放在马路边上,于是老何就想了个办法,拎着一个蛇皮袋,分几次把砖头、水泥、沙给运了点回来,把灶底封死隔绝了尸臭。

    老何说完就嚎啕大哭,趴在地上哀求我们放过他。

    这么看来老何只是错手杀了人,倒是情有可原,但他没在第一时间报警叫救护车,反而想到了抛尸,还先把尸体藏起来的行为让人觉得过分,不过仔细一想,人在那种情况下脑子都是乱的,害怕被误会杀人而坐牢,做出这样的选择倒不奇怪,毕竟谁都不想成为杀人犯。

    正当我们觉得事情就是这样的时候,陈道长厉声道:“不对,他在撒谎!”

    我们同时回过了头去,只见红绳上的那几枚铜钱在激烈抖动,在一看红绳,根本就没有人触碰!

    阴灵在发怒!

    我瞪着老何质问:“别他妈哭了,给我抬起头来,说实话!”

    老何抬起了头,愣愣的看着抖动的铜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颤声说:“我都承认错手杀了阿丽了,说的都是实话了,还想我怎么样啊。”

    吴添嗤笑道:“你倒有法律常识啊,你很清楚错手杀人判的不是很重对不对?”

    老何眼神闪烁不敢看吴添了,但却嘴硬道:“我根本不懂法律,真的只是错手啊。”

    我皱眉说:“我看你还搞不清状况吧,我们这是在招魂做法打算超度阿丽,铜钱抖动是她在发怒,不想死最好说实话!”

    老何这时候开始耍无赖了,趴在地上痛哭。

    我们有些没辙,陈道长冷笑一声,突然把我招呼了过去,说:“看样子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小友,我感觉到你是特殊体质了,能看到不寻常的东西,我先提醒你一下,呆会无论看到什么都别吱声,拿着这个偷偷塞进老头的兜里,保准有收获。”

    陈道长说着就悄然往我手里塞了什么,低头一看,他塞给我的是一道被折成三角形的黄符。

    “这是什么符?”我好奇道。

    陈道长笑而不语,我也不好多问了,只好把符捏在手里,走到老何身边假装安慰他,然后悄悄把符放在了他兜里。

    陈道长见我得手了,一手握住红绳,一手剑指竖到唇边,闭上眼睛,轻启嘴唇默念了什么,然后突然松开了红绳,红绳突然剧烈抖动,铜钱也被带动剧烈抖动,不多时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厨房黑暗的门洞里,一双眼白看得格外清晰。

    一只腐烂的手突然探出了门洞,我的心跳如鼓,明白陈道长那道符有什么作用了,这是一道可以让人看到阴灵的符!

    这只腐烂的手艰难的抓着地面,吃力的撑着,带动门洞里的身躯往外面拖行,很快阿丽就从厨房里爬了出来,只见她披头散发,满脸都是血,跟看不到样貌,只能看到血糊糊的一张脸,头发丝全粘在脸上,她的后脑勺还在不断冒黑血,看着相当吓人,就像日本恐怖片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情况一模一样!

    我的呼吸都乱了,要不是陈道长给我打了预防针,我真有可能被吓的叫出声来了。

    我机械的看向了老何,老何应该看到了这一幕,张着嘴巴,浑身抖如糠筛,屁股下一摊水迹,都被吓尿了。

    方中华见老何一直盯着厨房门洞那边,也朝那边看去,他并没有看到什么,露出纳闷表情,但他很快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退到了边上静静的等着,阿龙也跟着方中华退到边上。

    吴添见气氛不对,给我使眼色问是什么意思,我摇摇头,悄然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学方中华一样退开去,吴添只好也退到了边上。

    阿丽在地上艰难拖行,把手伸向老何,老何就像触电了一样,猛的一抖,终于控制不住了惨叫一声,疯狂跟阿丽磕头,失声叫着别过来,然后又对着陈道长不住磕头,磕的砰砰作响,都磕出血来了,哀求陈道长不要把阿丽的魂招出来了,他愿意说实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