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合欢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章 合欢降

    我不知所措的从床上爬下,慌乱套上裤子,连工具都没拿就跑了。

    跑了很远我才坐下喘气,幸亏这事见不得光小雯不会乱说,倒不用担心她会投诉到表哥那去,只是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候吴添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最近怎么样,他说他白菜价把厂里的机器设备给处理了,虽然很肉疼,但多少收回了一点钱,问我还需要不需要钱,可以匀点给我应急。

    这会我正心烦意乱,就没好气的应付了他几句,想挂电话。

    吴添不爽的说:“老子好心关心你,还送钱上门,你连半个谢也没有,还脾气这么大?”

    我忙说:“我没冲你发脾气的意思,只是刚遇上了点事,心情不好。”

    吴添好奇道:“什么事,兄弟我能帮上忙吗?”

    我只好把刚发生的事说了,吴添似乎很吃惊,问:“你说呕吐物里有蛆?”

    “不知道是不是看花眼了。”我说。

    “掀起你的衣服,看看肚脐眼到那儿是不是有一道黑线!”吴添说。

    我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掀起衣服看了眼,还真看到了一道细如发丝的黑线从肚脐眼一直延伸往下,就跟孕妇肚子上的妊娠黑线似的。

    “靠,还真有,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我吃惊道。

    吴添吸了口气说:“你小子在泰国碰过什么女人了?呕吐物里有蛆、小腹上有黑线,这都是中合欢降的征兆!”

    我哆嗦了下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泰国碰过女人了,合欢降是什么玩意?”

    吴添说:“要是没碰过女人不可能中这种降头,合欢降是泰国女人为了报复丈夫出轨所下的降,中了这种降头只能碰给你下降的女人,这辈子没法碰别的女人了,一旦你碰了别的女人就会产生反应,轻的会反感呕吐,重的会缩阳毙命,幸亏你跟小雯没发生实质关系,不然死定了。”

    我吓的肝颤说:“老吴,你不是开玩笑吧?”

    吴添冷笑道:“我跟你开这种玩笑干什么,以前我有个客户住在楼上,都结婚了还到处沾花惹草,每次出去跟情人幽会都会到我店里买延时神油,后来他出轨被老婆发现了,他老婆不动声色,找了个师傅下降,结果男的碰了别的女人毙命了,就死在我楼上,我目睹了他的死状,听一个泰国的朋友说这是合欢降。”

    我呼吸都不自然了,吴添接着说:“现在想起来,你在飞机上的事可能是中降后的不适反应,也怪我没提醒你,泰国是个邪术横行的国家,有很多禁忌,赶紧来芭提雅,我想办法找人给你解降,记住一点,现阶段不要碰任何女人,最好连心思也不要有!”

    挂了电话后我懵住了,我这辈子还没艳遇过一次,怎么去了一趟泰国,碰了第一个艳遇女人就中了降头,这几率怕是比中彩票大奖还低,才破产没多久又惹上这种东西,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

    我不敢耽搁了,马上给表哥打电话请假,然后直奔白云机场买了票飞泰国。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我到了芭提雅,吴添在机场等我了,接上我后他开车直奔海边过去。

    “咱们这是去哪?”我问。

    “神殿寺,那有个龙达坤,据说法力高强能解降头,找他试试。”吴添说。

    到神殿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游客都散去了,神殿寺气势恢弘,大小不同的四面佛屹立,大象雕塑罗列,满院栽着长满黄花的风铃木,气氛寂静而肃穆,经过僧人的通报我们进了神殿寺后堂。

    后堂供奉着一尊硕大的四面佛,到处都点着烛火油灯,映衬的后堂一片昏黄,*肃穆,一个身材矮小,骨瘦如柴,满脸褶皱的老僧就盘坐在四面佛前,闭目虔诚的诵经,估计就是龙达坤了。

    我们进去后先是对四面佛作揖行礼,吴添用泰语说明了来意,龙达坤微微睁眼打量了我一下,示意我盘坐到他跟前去。

    我盘坐过去后,龙达坤伸出枯槁的手在我头顶摸了摸,又提来一盏油灯,在我眼前晃了晃,看向吴添说了几句泰语。

    吴添屁颠屁颠的跑去了院子,没多一会他就跑回来了,手上还多了一朵黄花,应该是树上摘下来的。

    龙达坤扯下花瓣放进嘴里嚼,嚼出汁水吐进一个器皿,用手指沾起汁水就往我额头上抹,老实说我觉得很恶心。

    抹上汁水后龙达坤双手合十在那念叨,语调抑扬顿挫,我的额头感到了一阵清凉,就像抹了风油精似的,但很快这种清凉就变成了刺骨寒意,让我浑身哆嗦直起鸡皮疙瘩,体内像是有一股冰冷的气流在游走,胃里翻江倒海有点想吐,龙达坤取来器皿示意我吐在里面。

    我干呕了几声,终于“哇”的吐了出来,一股恶臭气味弥漫了开来,熏的我都捂上了口鼻,仔细一看吐出来的居然全是黑色粘稠液体,别提有多恶心了。

    龙达坤用竹签扒拉了两下,起身跟吴添说了什么,吴添听完后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神情十分凝重。

    “老吴,老和尚跟你说什么了?”我紧张道。

    吴添没吭声,取出一些泰铢塞进神台的罐子里,算是添香油了,跟着扶我向龙达坤道谢离开了神殿寺。

    坐上车后吴添才说:“你的确是中了合欢降,不过这种合欢降他解不了。”

    我急道:“啊,你不是说龙达坤法力高强吗?”

    吴添说:“你中的不是普通的合欢降,普通的合欢降大多是用药物下降,对人体伤害不大,只会在跟别的女人房事的时候呕吐,进而产生反感,迫使丈夫回到老婆身边,解起来相对容易,你碰的那个女人在敏感部位涂了尸油,这性质就不同了,等于借用了阴邪物的灵力来达到目的,这就不是不碰女人那么简单了,随时可能毙命,你这是中了加强版的合欢降啊。”

    我张着嘴巴,惊得呆若木鸡。

    *******

    注:龙达是泰国僧侣的尊称,通常指年老的僧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