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白事帮工-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0章 白事帮工

    女尸的脸已经被熏黑,下巴像是橡皮一样软绵绵的耷拉着,露着两排黑漆漆的牙齿,别提有多恐怖了。

    一阵凉风吹过,吹的树叶呼呼作响,我顿时毛骨悚然头皮发麻,正打算爬起逃跑,却看见阿赞峰、吴添、黄伟民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吴添跑了过来扶起我说:“老罗你过关了啊。”

    我没回过味来,黄伟民也过来激动道:“老弟,你可以做阿赞峰的帮工了啊。”

    我呆呆的看向阿赞峰,只见他双手背后十分得意的冲我点头,我明白过来了,刚下葬的女尸绝不会是这状态,其实下巴上的尸油早被阿赞峰取走了,他只不过是考验我罢了,现在想起来是我自己太紧张忽略了这是个试探局,阿赞峰既然早来过还做了标记,应该早把尸油取了,又怎么会等到今天才来取呢?

    我们将尸体重新埋了回去,向死者行李后就下山了。

    回到驻地后阿赞峰直接把我留了下来,把吴添和黄伟民给挡在了门外,吴添只好悻悻的跟着黄伟民走了,他们走后阿赞峰让我把衣服脱了跟他睡一起,我想起吴添说过的事顿时股沟一紧,但又不能拒绝,只好胆战心惊的跟他并肩躺下,幸好阿赞峰只是表面上看着变态,他让我这么做只不过想研究我体内的灵物。

    没多久我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脸上传来一阵麻痒,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吓的魂都快没了,蜥蜴德猜居然吐着舌头在我脸上舔,我缩到了角落里,阿赞峰此时从门外进来抱走了德猜,跟我说了几句泰语,我大概能听懂,是让我跟他走的意思。

    我爬起到水边洗了把脸,就跟阿赞峰登上小船,撑船往水上集市过去,由于语言不通我也不太说话,也没问到底去干什么。

    到了水上集市后阿赞峰指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冲我比划,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指的是一艘水果船上卖水果的中年泰国男人,这人长的很猥琐,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专门朝妇女的胸脯扫,不像什么好人。

    阿赞峰的意思好像是让我对这人下手,我点点头表示认准目标了,阿赞峰做出了下一步指示,他指了指头发,示意我去揪他头发,看样子是要对这人做什么了。

    做完指示后阿赞峰就带德猜下船,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躲着,我则撑着船朝目标过去,在经过目标人物的时候我故意朝水果船上撞,把他的水果撞了很多到水里。

    泰国佬赶紧按着船上的水果,生怕都掉水里了,我趁机揪下他后脑勺的几根头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泰国佬摸着头左看看右看看,水上集市来往的商船和游客非常多,他一时不确定是谁,只能吃哑巴亏了。

    我将揪来的头发带回来了,阿赞峰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冲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心里很高兴,如果都是这些事那就太好了。

    阿赞峰把头发包好后示意我下船上岸,上岸后他带我乘坐泰国的迷你巴士不知道去哪,走的都是小路,路很不好颠簸的我肺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等到了后才发现是一个城中村。

    曼谷的城中村比我想象的落后多了,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什么人都有,我甚至还看到了躲在小巷里拿锡纸吸毒的瘾君子。

    阿赞峰带我穿进小巷进了一户人家,主人家是一对三十多岁的泰国夫妇,我们刚进门他们就快速迎到了门口,非常客气的向我们作揖行礼,阿赞峰回礼我也跟着回礼。

    被这对夫妇带进去后我才发现屋里正在办丧事,一口黑色棺材就停放在房梁下,棺材边上挂着黑白相间的帷幔,棺盖还开着。

    阿赞峰凑到棺材前看了看,我也凑过去看,只见棺材里躺着一个女孩,看着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真可惜这么年轻就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女孩的身上盖着白纱蚊帐,双手置于胸前,握着芭蕉叶,芭蕉叶里裹着一朵泰国国花睡莲,睡莲里还插着一根蜡烛,阿赞峰取下白纱蚊帐,点燃蜡烛,那对泰国夫妇立即虔诚跪倒在地,不敢仰视。

    阿赞峰仰起头双手高举,对着天大喊三声,也不知道喊了什么,我猜多半是什么安心上路之类的,没想到他还接这种丧葬白事的活,这是太意外了。

    这时候阿赞峰突然指了指女孩的下、阴位置,我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阿赞峰瞪了我一眼,做了个跟揪头发一样的动作,我一下就明白了,靠,居然让我干这种事。

    我迟疑了下,赶紧作揖朝遗体行礼,心中默念着有怪莫怪,我是迫不得已才对你不敬,别来找我之类的话,然后掀起女孩的裤子把手探了进去,慌忙扯下一根毛就缩回来递给了阿赞峰。

    阿赞峰收起毛发取出一个小玻璃**,从里面倒出两滴,示意我抹在刚才动手的手上,我估摸是什么驱除污秽的油,也没多想给抹到手上搓了搓,阿赞峰随后又示意我跟他一起把棺材盖封上。

    我们合上棺材盖后就盘坐到边上了,泰国夫妇立即给我们送来了早准备好的食物,毕恭毕敬向我们作揖行礼,然后退出去忙他们的去了。

    我们坐在那吃东西,没多一会来了几个寺庙里的黄袍僧侣和几个普通民众模样的人,棺材被黄袍僧侣和民众一起抬走了,泰国夫妇全程站在门边露着笑容,目送棺材出去,没有一丝难过表情,这让我很震惊。

    我知道泰国是个微笑国度,办很多事都是带笑容的,没想到这出殡也带笑容,真是开眼了,照这女孩的年纪来看应该是他们女儿,这要是换了国内,非哭的在地上打滚不可。

    泰国的寺庙里大多设有火化塔,估计是送到庙里火化去的,泰国夫妇并没有跟过去,可能女孩的骨灰会被留在庙里供奉了。

    泰国夫妇直到看着棺材远去了才露出难过表情,丈夫拥抱着老婆安慰着什么,表情逐渐有些愠怒了,只见他大步流星朝我们走来,虔诚的跪在阿赞峰面前说话,阿赞峰频频点头,因为学过简单的泰语,居然能听个大概,这泰国丈夫要阿赞峰帮他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