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血金蚕-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01章 血金蚕

    两人来到了城市,学着城里的小情侣过起了同居小日子,虽然住的是出租屋生活清苦,但两人能在一起感情比蜜甜,俨然就像对小夫妻。

    杜勇为了让麻香过上好日子,一天打好几份工,他想早日让麻香住进高楼里,正因急于求成让杜勇铤而走险了。

    杜勇虽然身材矮小,但却是山野出身,有一股子蛮劲,老板拖欠他的血汗钱被他堵在巷子里暴揍,只能乖乖掏钱,这一幕被刚巧路过的道上大哥看在了眼里,主动跟他套近乎,把他带上道,重金聘请他去地下赌场当打手,对付出老千和赖账的赌客。

    杜勇当了赌场的打手,收入确实翻了翻,不过离他的梦想还差很多,在赌场里他每天都看到有人哭有人笑,那些疯狂的赌客孤注一掷,在开牌的一瞬间就摇身一变,从穷光蛋变成了有钱人,这一变化让杜勇顿时着了魔,他想跟这些人一样一夜暴富,他开始参与赌局,从小赌变成了大赌,从大赌变成了烂赌。

    结果可想而知,赌博这东西十赌九输,杜勇很快就债台高筑,欠了赌场很多钱,道上大哥看在他是自己人的份上,给了他更长的还款期限,可惜杜勇还是还不上,道上大哥可不是吃素的,找上了门来,麻香这才如梦方醒知道发生了什么。

    道上大哥讨债无果,让人把家里的东西全给砸了,还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带麻香去夜总会坐台抵债,杜勇那个时候已经深陷泥潭,就像走火入魔了一样,竟然答应了道上大哥的要求。

    麻香心如死灰,被迫去夜总会坐台替杜勇还债,她忍受着不怀好意男人们的毛手毛脚,忍受着被灌醉后的呕吐,忍受着各种羞辱,只想尽快帮杜勇把债还清,她以为杜勇经过这次的教训不会在赌了,但她错了,等她刚把这边的债还清,杜勇回头又在别的赌场欠下了赌债。

    麻香跟杜勇摊牌了,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戒赌重新开始,要么分手从此不再有任何关系,杜勇几乎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分手,麻香彻底崩溃了,本来她只是想吓唬杜勇,以此让他戒赌回到自己身边,但杜勇的选择让她心灰意冷。

    苗女对情格外忠贞,况且杜勇还是麻香的第一个男人,她始终希望杜勇回到自己身边。

    麻香打开了草蛊婆传给她的信物,一个小木匣,里面装着草蛊婆穷尽一生心血炼出来的血金蚕!

    血金蚕蛊是金蚕蛊的变种,比普通的金蚕蛊还要强,在练成金蚕蛊后还要草蛊婆继续进行特殊饲养,以横死人的血进行七七四十九天的饲养,在这四十九天中血金蚕随时可能毙命,因为人的怨气跟毒虫的阴气属于不同种类,就像有排斥反应一样,需要草蛊婆精心饲养,稍有不留神血金蚕就会死掉。

    麻香趁杜勇酣然大睡的时候,悄悄把血金蚕放在了杜勇的嘴里,杜勇卡住喉咙一下被呛醒,咳嗽的时候喉门大开,一下把血金蚕咽了下去。

    杜勇很清楚麻香不会给他吞什么好东西,质问麻香给他吞了什么,麻香什么也不说,杜勇非常愤怒,跟麻香发生了激烈争吵,杜勇说了很多狠话,甩手打算离开。

    不过在杜勇离开的时候麻香说了句:“五月五端阳日,毒气盛,生不如——死!”

    杜勇愣了一会后扬长而去,从此在麻香的生活中消失了,但麻香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知道杜勇端午节前后肯定会回来找自己,于是收拾东西回了家乡,潜心做了草蛊婆。

    第一年的端午节杜勇就找上门来了,他已经知道自己中了麻香的蛊,逼迫麻香给他解蛊,但麻香宁死也不答应,她只为杜勇缓解痛苦,除非杜勇戒赌一辈子留在苗寨陪着自己。

    此时的杜勇已经把赌博当成了人生,不让他赌还不如死了算了,他宁愿不解蛊也要继续赌,两人就这么卯上了,谁也不服软。

    杜勇告诉麻香,他就不信这世上没有人能解得了血金蚕,他跑遍全国各地去找解蛊高人,不过没有收获,杜勇后来去了东南亚,打听到龙婆和阿赞师傅本事很大,也有解蛊的本事,所以选择了在泰国定居,开始收集龙婆和阿赞师傅的资料,一个个的去试,可结果还是一样,血金蚕仍是没有解开,他迫不得已每年端午前后都要回国找麻香一次,来缓解痛苦,要不然血金蚕一旦发作,端午节那几天浑身就会犹如针扎、犹如火烧、犹如电击、犹如百虫噬骨,人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

    在泰国定居多年,杜勇习惯了泰国的生活,就这么扎根下来了,他相信总有一天能解开血金蚕。

    麻香说到这里我对杜勇这人有了更深的了解,难怪他整天正事不干,不是泡在赌场就是泡在ktv里搂泰国妞,麻香当初帮他还债去坐台,应该是伤到了他的自尊心,他这是要找补回来,他之所以这么熟悉泰国的龙婆和阿赞师傅,还用星级对他们进行评分,原来是自己全都一个个试过。

    两人的事让我很意外,我开始有点同情麻香了,两人走到今天这一步,主要的错在杜勇,虽然他的初心是想让麻香过上好日子,但他不该靠赌博梦想一夜暴富,如果赌博真的能一夜暴富,这世上就没有勤勤恳恳的劳动者了,如今他变成了烂赌鬼,只能怪他自己。

    老实说这事麻香也有错,我知道她对杜勇下血金蚕,是想让他受不了折磨,从而戒赌回到自己身边,但她用这种强硬的手段,无疑让杜勇更反感,越是被强迫越是要反抗,越是不愿受到控制,这就是男人。

    其实从杜勇的行为我也感觉得出来,他烂赌已经不受控制了,就像毒瘾一样,他躲着麻香是不敢面对麻香,不敢回首往事,不想拖累麻香,在他的内心深处或许无法原谅自己当年对麻香做过的一切,这才选择了逃避。

    这事经过了这么多年,麻香率先绷不住了,女人毕竟是心软的动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感情,很是唏嘘。

    说完后麻香忽然问:“能不能帮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