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入股利弊-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02章 入股利弊

    我示意麻香直说。

    麻香犹豫了下说:“我要去找杜勇,希望你不要告诉他这事,我知道你是杜勇朋友,这么做让你很为难,但我不是想害他而是想救他,他要是再这么一直赌下去,就永远无法回头了,还有我这些年不是不为他解血金蚕,而是那个时候能力不到家,根本解不了,毕竟是上一代草蛊婆独门的炼蛊法子,直到最近我才研究出了心得,应该可以把血金蚕解了,所以想找到他试试,可他根本不愿见我,到处躲着我。”

    麻香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我心里很清楚,只有深爱杜勇她才会这样,得知麻香不是想害杜勇后我经过考虑,选择了站在麻香这一边,说:“杜勇是我朋友没错,但我这人是站在理这一边的,况且作为朋友,如果不做出为朋友好的选择,那还算什么朋友,你放心,我答应你。”

    麻香感激的道了声谢。

    我吁了口气说:“我理解你这些年过的很压抑,不过以后千万别用打芭珠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了。”

    麻香轻抚着芭珠的脸颊,默默点了点头。

    我当着麻香的面掏出了手机,给杜勇打了个电话,按下了免提,杜勇好像还在睡觉,声音沙哑无力。

    我说:“我已经把麻香支走了,你不用去别的国家躲她了。”

    杜勇顿时松了口气说:“唉,真是太感谢你了老罗,回头来了泰国我请你喝酒搂泰国小妞。”

    我哑然失笑说:“真是本性不改,对了老杜,你跟麻香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这么怕她躲着她,你知道这几天我为了把她支走,花了多少心思吗,你要是还不告诉我就太不够朋友了,以后有事别他妈找我帮忙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杜勇才叹气说:“好吧我告诉你,其实我跟她没什么深仇大恨,相反她还是我的恋人,这都是陈年往事了本来不想提,我烂赌你是知道的,当年她在我身上下了很难解的蛊,每到端午节前后就受尽折磨,非常痛苦,我恨她,不过也理解她,这次我之所以让你去找她解蛊虫,也是想通过你去探望她一下,好让我知道她还好好的,当年我烂赌欠了高利贷,走投无路才把麻香给卖了,让她被大哥带去了夜总会,可我那时候无法自拔了,这件事让我一直无法面对,将自己的女人卖去夜总会坐台,这是男人的屈辱,我无法原谅自己,一看到她就不知觉的想起这件事,根本无法面对她,只能选择逃避,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这下你满意了?”

    虽然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还是装出唏嘘的样子说了他两句,这才把电话给挂了,麻香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悲痛哭声了,杜勇对我说的这番话,应该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让她很激动。

    麻香跑进了卫生间嚎啕大哭,真是让人心酸。

    许久麻香才从里面出来了,情绪平静了许多,她说:“还有一件事我想麻烦你,希望你能答应。”

    “你说。”我示意道。

    “我要马上启程去泰国找杜勇,带着芭珠不方便,我想让你照顾她一段时间,不知道行不行?”麻香说。

    我说:“芭珠这么乖,没问题,她可以跟我女朋友住一间房,房间还是很大的。”

    芭珠拉着麻香的手哽咽道:“姨娘,不要丢下我。”

    麻香摸了摸芭珠的头说:“姨娘不是要丢下你,而是去外国一趟。”

    麻香安慰了半天芭珠才同意了,麻香开始收拾东西了,还让我给她订了张机票。

    我带着芭珠离开了宾馆去了店里,朱美娟在店里扫玻璃,看到芭珠身上都是伤痕有些心疼,问了我怎么回事,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朱美娟,朱美娟一口就答应了,还非常高兴,说自己跟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都没什么话题,刚好缺个可以说话的伴,有芭珠的陪伴太好了。

    我问芭珠那些蟑螂到底是不是麻香弄的,芭珠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我故意生气说她都知道撒谎了,芭珠尴尬的低下了头去。

    麻香的事总算告以段落了,也不用提心吊胆了,我松了口气,心说杜勇你可别怪我出卖你,我也是为了你好。

    中午的时候吴添回来了,我们在附近的餐馆叫了几个小菜到店里吃,吃饭的时候我把方中华想入股的事告诉了朱美娟,三人一起商量了下该怎么办。

    朱美娟作为旁观者看的比较清楚,意见也会更客观,她端着碗想了想说:“其实我觉得这不是个坏事。”

    吴添皱眉说:“小美,你是怎么想的?方中华那只老狐狸都想把我们的店给吞了,这怎么不是坏事?”

    朱美娟说:“吴老板,这年头都有白纸黑字的合同,想吞一家店哪有那么容易,既然他要入股,就要按照我们的要求来做,方中华财力雄厚,他一旦入股,这店面的档次肯定会再上一个台阶,也不用这么扣扣搜搜的节省费用了,你就不用连监控都省了,到时候方中华的资金进来,你在店里装几个监控都行,还有,你仔细想想我们现在的进货渠道在哪,远在泰国,如果方中华入股我们可以直接从北京进货,不比从泰国进货方便吗?运费不比泰国便宜吗?方中华虽然狡猾,但做事还算厚道,应该不会用假货坑我们,反观黄老板这人你根本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货里掺入假货,弄得人胆战心惊,最重要的事驱邪生意这个大头,黄老板的人脉怎么跟方中华比?有方中华出面什么泰国法师请不动,还用得着罗哥中泰两地跑吗?方中华在泰国肯定有办事处,他一个电话,法师眨眼就来国内了,泰国形势这么复杂,只是他的助手阿龙出马,就已经把泰国新一代的鬼王阿赞湿给请来了,这次张哥的事,他还请动了国内知名道观里的道长,难道你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