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台湾阿赞-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06章 台湾阿赞

    在等待了不到四个小时我的手机响起了,接起来一听是个说话带台湾腔的老兄,声称是开快艇的,他说已经到附近海域了,因为天太黑,小岛屿众多,很难分辨的清具体地点,现在在附近海域盘旋,让我拿着手电发sos信号,他看到了就会靠岸。

    我找小舅妈要了个手电就跑去了码头,正规的码头肯定不能靠岸,于是我跑上海滩,爬上隐蔽的礁石区,用手电打起了sos信号。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快艇马达的声音由远而近,随着快艇靠近,我看到了船头上站着一个人,这人穿着一袭白衣,脖子上系着红色的围巾,出乎我预料的是这人很年轻,顶多三十来岁,高鼻梁、深眼窝、浓眉大眼,皮肤白净,有点混血儿的意思,他还剃着光头,是个光头大帅哥,不过有一点很奇特,人家阿赞师傅都是刺符在身上或者脸上,而他居然是刺在头顶,整个光头上都是刺符,这让他的形象大打折扣。

    我朝快艇上扫了眼,上面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一个开船的中年人了,那这光头肯定就是阿赞师傅了,没想到阿赞师傅也有这么白净和这么帅的,打破了我对阿赞师傅固有的印象,就是不知道能力怎么样,不过方中华介绍的肯定不会太差,我倒不担心。

    上岸跟我接上头后他盯着我的纹身打量了老半天,但并没有多问什么,这时候快艇径直开走了,我诧异的问他怎么回去,他让我别担心,等事情解决完了方中华会派人来接他走。

    他摘下围巾塞进包里,笑说深夜的海上风太大了,扛不住,没办法只能戴上围巾驱寒。

    在去小舅家的路上我跟他聊了廖,他叫阿赞nike(尼克),还真是个混血儿,中葡混血,父亲是葡萄牙人,母亲是台湾人,他父母是在澳门旅游的时候一见钟情的,至于其他的我也没好意思多问,毕竟是人家的**,我转而问起了他的法门。

    阿赞尼克说他早些年在泰国修法,师承泰南一座寺庙的龙婆,据说这位龙婆是泰国九大圣僧之一的龙婆通属嫡系徒弟,修的是正宗的哈奴曼猴神法门,传闻九世泰王身上的哈奴曼猴神刺符就是龙婆通属亲手纹刺,其后他将银针丢入湄南河,不再给善信刺符了,所以这个法门的传承相当难得,如果是真的那法力很强大。

    阿赞尼克在泰南这座寺庙修了五年的法,回台湾后在家修行,当了白衣阿赞,在台湾主要做哈奴曼古法刺符,以及避险挡煞的法事,能加持哈奴曼猴神牌以及正邪坤平牌,驱邪法事虽然不是太擅长,但也没问题,他还跟我开玩笑说自己很受台湾黑势力团伙竹联帮欢迎,竹联帮的老大甚至要求每个加入帮会的成员都要找他刺符,这么一来出去砍人就能避险挡煞,所向披靡。

    我哑然失笑,难怪他刚才一直盯着我身上的纹刺打量了,敢情是专业做纹刺的,同时我也明白了孙玉梅老师的哈奴曼猴神牌出自哪里了,就是出自阿赞尼克的手!

    我故意问他看出我身上的纹刺有什么不同,他说阴神纹身很多阿赞师傅都会纹,是用来控灵的,但我不是控灵而是为了镇压,这回答我很满意,至少说明他能力不低。

    我对阿赞尼克光头上的刺符很感兴趣,问怎么纹在头顶了。

    阿赞尼克说他学这个本来只是一时感兴趣,后来入了迷就跑去泰国学习,没想到深入修法难免感染到阴气,要以刺符进行镇压,他都打退堂鼓了,但最后还是咬牙坚持住了,还说当年他年轻长得又帅,比较受女孩子欢迎,所以不太愿意弄这些乱七八糟的纹刺在身上和脸上,以免影响形象,最重要的是他母亲是个很传统的中国人,不喜欢他纹身,所以他只好让师傅给纹在头上了,想着将来长出头发就看不见了,没想到被这么一纹头发都不长了,无奈只能这样了,为了掩饰他常年戴着帽子,以免被母亲发现,后来母亲过世他就大大方方的展示给人看了,也好让人家知道他是阿赞师傅。

    阿赞尼克转移话题问起了事主的事,我把小舅的情况简单向他做了介绍,他立即表示要马上看看。

    我们加快了脚步到了小舅家,我妈看到阿赞尼克头上的纹身有些害怕,把我拉到角落里,说:“阿辉,你怎么尽接触这些有纹身的人,看着挺凶的,这法师怎么这么年轻,是不是真有本事啊,可不能拿你舅的命开玩笑啊。”

    有些事解释起来费劲,我只能安慰老妈别担心我有分寸,我怎么可能拿自己舅舅的命开玩笑,她这才放心了些。

    阿赞尼克让我妈和小舅妈在外面等候,然后我俩进了屋。

    阿赞尼克站到了床边,看了小舅一眼,眉头顿时皱起,他将右手按在小舅脑门上,念了段经咒,小舅立即感到了不适,表情痛苦,发出呻、吟声。

    阿赞尼克收了手点头说:“没错,的确是惹了脏东西回来,还比较麻烦。”

    我好奇的问是怎么回事。

    阿赞尼克无奈道:“阴灵一直寄生在你舅舅的体内,但没有伤害他,只不过阴灵本身是阴物,散发出来的些许阴气导致你舅舅变成了这样,它的本意不是想害人,如果想害人你舅舅早嗝屁了,我以经咒跟它感应了下,这阴灵是有诉求的,如果不能完成它的诉求,它就会一直躲在你舅舅体内,刚才我催动经咒试着强行祛除,没想到它顿时恼怒,开始释放阴气侵入你舅舅的五脏六腑,所以强行祛除行不通,很可能会导致你舅舅直接毙命!”

    我懂阿赞尼克的意思了,他的意思是要完成阴灵的诉求才行了,可问题是小舅现在昏迷不醒,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怎么去完成阴灵的诉求?

    我咽了口唾沫问:“尼克大师,你有办法解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