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乌贼流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07章 乌贼流泪

    阿赞尼克说:“当然有办法了,否则我不是白来了,比较麻烦不代表没办法,这事要分三步走,首先要用经咒镇住阴灵,让你舅舅清醒过来问问情况,其次搞清楚这阴灵的诉求,最后完成阴灵诉求进行超度,这事就能解决,你舅舅就能恢复健康了。”

    我笑道:“这就像本山大叔说的把大象装进冰箱分三步走。”

    阿赞尼克好奇道:“把大象装进冰箱要分哪三步,为什么要把大象装进冰箱,装的进去吗?”

    我笑了下,阿赞尼克不懂内地人的笑话也正常,于是跟他解释了下,阿赞尼克忍俊不禁,说很有意思的笑话,还问我本山大叔是谁,我只好跟他介绍了下赵本山。

    言归正传后阿赞尼克盘坐到了床上去,取出一尊哈奴曼猴神法相放在床上,双手掌心向内对着自己,姿态就像怀里抱了个大西瓜,念了几分钟的经咒后小舅忽然有了反应,呼出一口恶臭之气,眼皮慢慢张开了。

    阿赞尼克示意我抓紧时间发问,然后就闭上眼睛继续诵经。

    我坐到了床沿上,小舅睁开眼睛看到了我,抬手一下握住了我,我顿时一颤,他的手冷的就像冰块似的。

    “小辉,好久没见,你回来啦,我感觉好累,浑身都没气力,他是。”小舅挤出一丝笑容,气若游丝的说,他看到了盘坐在床尾的阿赞尼克,露出狐疑表情。

    现在也没时间跟他解释,我说:“承勇小舅,其他的等你恢复了我好好跟你解释,现在时间紧迫,你先告诉我从你出海打渔到回来那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不要漏掉每一个细节,因为这关系到我们能不能救你。”

    小舅无力的点点头,望着天花板出神,慢慢打开了话匣。

    小舅说那天正好是禁渔期解禁开渔的日子,村里有开渔拜妈祖的传统,那天村里在山顶的天后宫举行了盛大的开渔仪式,拜完妈祖后十几条渔船一起浩浩荡荡的出海了。

    小舅的这艘渔船是五个人一起合伙的,他们在渔业部门规定的海域里拖网捕捞,在海上度过了六天,并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要说有什么特殊的事那就是出海第一天,他们的船老大捕到了一只大乌贼。

    这只乌贼个头很大,感觉都快要成精了,放在夹板上很大一坨,船老大本来想犒劳大家,用这只大乌贼做一顿美味海鲜大餐,但在动手宰杀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奇怪的事,也不知道是看错了还是真的,这只大乌贼竟然流眼泪了!

    船员们看到这情况后都很吃惊,小舅说动物上了年头也会产生灵性,今年头一次开渔,又刚拜了妈祖,杀这么一只年长的大乌贼好像不太好,就发发善心给放了吧。

    船老大放下了刀,几个船员商量了下,觉得小舅说的有道理,就把这只大乌贼给放生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就没什么特殊的事了,一切跟往常一样,然后满载鱼虾蟹而归了。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七天的傍晚了,当时小舅还没什么事,直到吃完晚饭在看新闻联播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了不舒服,感觉自己发烧了,接下来他的神志就不清了,再次醒来就是见到我了。

    这只大乌贼的事让我想起了张金玲变成“蛇”的事,两件事很像,她是因为吃了带有怨气的蛇胆才变成了那样,可问题是小舅不仅没吃大乌贼,还把它给放生了,是在行善积德,即便大乌贼有灵性也不会缠上他,而且阿赞尼克说阴灵有诉求,也就是说这阴灵是人类,并不是动物,所以这件事并不是小舅变成这样的原因。

    我让小舅仔细想想还有什么特殊的事,小舅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把我给急的抓耳挠腮,不过这时候小舅突然问:“不知道手被割破算不算特殊的事?”

    小舅抬起了手,打开右手掌给我看了下,只见他的手掌里有很长一道疤痕,但已经结痂了,他说这是他在鱼舱里分拣鱼类不小心被割破的,当时流了很多血,幸好船上有医药箱,处理了下就没事了,他们在船上经常受伤,所以见怪不怪了,不算什么特殊的事。

    阿赞尼克突然睁开了眼睛说:“时运低、阴性体质、触碰阴物、无意中得罪了阴灵、福报不够等等,都会成为被阴灵缠上的原因,但其中还有一种最直接被阴灵缠上的原因,那就是人的体液,体液跟阴灵本体接触,如果那阴灵有怨气,百分之八十会被缠上,不管福报有多深厚都没用,血属于体液,在中国传统观念中精血更有人分身的说法,你舅舅很可能就是血液跟阴灵本体接触了,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我若有所思点着头,觉得阿赞尼克说的有道理。

    小舅吓坏了,哆嗦道:“你说什么?我被我被鬼缠上了?!”

    我连忙示意小舅别激动,说:“承勇小舅,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真的,不过你别担心,这位是台湾来的法师,能力很强,他能帮你驱除阴灵,这阴灵并不想害你,所以你只是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不然你早被阴灵折腾死了,这阴灵有诉求,只要我们搞清楚怎么回事,你就没事了,尼克法师好不容易把你弄醒,正在查事呢,你一定要冷静,否则我们帮不了你。”

    听完这么说小舅才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毕竟是普通人,听说被鬼缠了怎么可能不害怕,小舅不停的吞咽唾沫,嘴唇颤抖,非常害怕。

    我想起阿赞尼克刚才的话里提到了阴灵本体,也就是阴灵肉身尸体的意思,小舅是在鱼舱里割破手掌流血的,难道说他们的渔船上藏着尸体?!

    我小声问阿赞尼克是不是这个意思,他点点头说差不多。

    我看向小舅正打算问问,却发现小舅闭上眼睛,再次陷入了昏迷,阿赞尼克吁了口气说:“他因为害怕晕过去了,这经咒只能克制一次,在念就不起效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