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弱智阴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10章 弱智阴灵

    我赶紧过去扶起了小舅。

    小舅一脸茫然,云山雾罩的环顾鱼舱问:“我怎么来船上了?”

    看到小舅没事我松了口气,将整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很震惊,赶紧爬到地漏洞口探头朝下看,这一看顿时缩了回来,脸色难看的喘着气:“妈的,谁这么混账!”

    我问小舅这段时间他的合伙人有谁有不寻常举动的,小舅想了想摇头说:“跟平常一样没什么两样啊。”

    照小舅这么说这人的心理素质应该很好,杀了人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有一点让我很费解,凶手杀了人为什么要将尸体扔在排水仓里,大海是个绝好的抛尸场所,尸体大可以往大海里一扔,神不知鬼不觉,也不会像这样被发现了,但凶手没有这么做。

    我想起了小舅刚才的反应,问阿赞尼克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阿赞尼克摇头说:“我只是把阴灵从你舅舅体内驱逐出来回了本体,并没有进行超度,她目前很抗拒被超度,一定要得到害她的人的道歉,还要跟家人团聚,得到家人的供奉,比较不好办啊。”

    “这事只能报警了!”小舅说。

    阿赞尼克摇头说:“目前报警不合适,得把她超度了在报警,否则她怨念不散,可能会连累到家人。”

    我问:“那该怎么办,阴灵没说凶手是谁吗?”

    阿赞尼克说:“她刚才跟我他心通了,不过她并不知道凶手是谁。”

    这让我很不解,阿赞尼克说:“死者生前应该是个自闭症患者,说的难听点就是个弱智,所以跟她感应沟通起来比较困难。”

    小舅吃惊道:“鬼还有弱智的?”

    小舅把我想问的给问了,我也很好奇,阿赞尼克笑说:“泰国数术对这方面的考究不多,这个问题可能要从道家角度去分析,幸好我平时看了不少道家典籍,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道家说人有三魂七魄,其中有一魄叫灵慧魄,也叫伏矢魄或者末那识,掌管的是人的智慧和思想意识,位于人的眉心位置,人与人智商的差别跟灵慧魄的聚散有很大程度的关系,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先天的可能是因为轮回投胎的时候出了差错,导致灵慧魄弱,后天的。”

    我接话说:“后天的就是强烈刺激导致的,比如惊吓过度。”

    阿赞尼克点头说:“没错,这阴灵之所以很反常,跟她丢失了灵慧魄是有关系的,我感应到她是先天就缺灵慧魄,出生的时候应该就这样了。”

    我对阿赞尼克很佩服,居然还懂这么多道家知识,小舅可能听不太懂,坐在那挠头显得很郁闷,又不敢插话,最后无奈的说:“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总之这事要赶紧报警啊,船上有个死人过两天怎么出海打渔啊,我就指着这个养家糊口呢,我老婆肚子都大了,压力很大啊。”

    我想了想说:“或许这事真的可以先报警。”

    阿赞尼克看向了我,示意我往下说,我说:“我们的目的只是把小舅救回来,既然他人没事我就放心了,实际上尼克法师的活已经干完了,只不过事情做到了这份上,总不能就这么不管了,送佛也还要送到西。”

    阿赞尼克使劲点头说:“我欣赏你的说法,送鬼和送佛道理是一样的,积德行善。”

    我接着说:“至于查凶手我们不擅长,折腾起来也怪累人,还是交给警察比较合适,毕竟他们有技术,能快速锁定凶手,警方查明了死者身份,肯定会跟死者家属联系上,不管是向死者道歉还是跟家人团聚得到供奉都解决了,我们只要见缝插针,找个机会化解她的怨气超度她就行了。”

    小舅说:“对嘛,就该这么解决的。”

    我们三人商量了下,决定让小舅报警最合适,毕竟他是这船的股东之一,发现船上有问题报警很合理,小舅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人不笨,说辞他也想好了,因为最近预警说有台风登陆,所以他深夜下来看看新船固定好了没有,花了这么多钱买的新船比较担心,谁知道在鱼舱里闻到了尸臭,感觉不对劲就爬下排水仓看了下,结果发现了尸体。

    这套说辞得到了我和阿赞尼克的认可,就一致通过了。

    我和阿赞尼克先离开了船,跑到礁石后面躲着,小舅报了警,没多久就看到一辆警车从远处朝码头方向开过来,停在了码头附近。

    两个派出所民警登船查看后,可能觉得事态严重,估计向区里的上级汇报了,半个多小时后好几辆警车呼啸而来,码头海滩上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我看没什么问题了就带着阿赞尼克先回了小舅家,小舅妈和老妈都打算往村口过去了,估计是听到了警笛的声音。

    看到我们回来却不见小舅,小舅妈非常担心,迎上来问我小舅在哪怎么样了。

    事已至此我只好把真实情况向她做了解释,小舅妈得知小舅恢复正常喜极而泣,当即要跪谢阿赞尼克,阿赞尼克连忙扶起小舅妈说:“大嫂你怀着身孕不要这样,再说我也受不起,我是收钱办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小舅妈感激的拉着阿赞尼克的手道谢,跟着抹泪朝山顶方向鞠躬拜谢妈祖的保佑。

    老妈脸色惨白说:“这事真是邪门了,船舱里怎么会有死人。”

    小舅需要跟警察去录口供,没这么快回来,我们只能先回家等着了,小舅妈卸下了压力很疲劳,老妈陪着她去卧室休息了,我和阿赞尼克坐在客厅里聊天等待。

    凌晨三点多,那些离开的警车又回来了,这次他们把小舅送了回来,还去村里抓走了一个人,动静惊动了不少熟睡的村民,附近的几户人家都亮起了灯,打开窗子观望。

    小舅着急忙慌的回来,进门就说:“出大事了,这次真是出大事了,警察在那袋子上提到了指纹,一匹配就出人的照片了,我一看,妈的,原来这事是我们的船老大郭贵山干的!郭老大平时看着挺忠厚的,没想到居然干出了这么混账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