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鸡飞狗跳-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14章 鸡飞狗跳

    经过这次的事老妈对我做的生意给予了肯定和支持,不过她又担心起纹身会不会对我找对象造成影响,说村里王叔的女儿阿蓉小时候喜欢跟我玩,兴许能接受,又说山头老彭家的阿芳在上海工作,没准对这种时尚能接受,听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我跟朱美娟八字还没一撇,也不好跟她说免得她老是惦记,本来我想多呆几天陪陪她,但她这样我有点受不了,只好借口店里有事“逃”了。

    没想到一语成谶,我刚坐上动车吴添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店里出事了,我吓一跳,店里这才没消停几天怎么又出事了?

    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是方瑶闹的。

    方瑶还住在明珠豪生酒店里,这几天每天都会去店里一趟,先是对装修不满意,说很low,要找设计师设计的时尚点,然后又说吴添刚订的柜台不适合摆佛牌,说要重新做那种里面装射灯,框架钛金的,接着又指责朱美娟业务不熟,对阴牌都不了解,还说店里又不是孤儿院,怎么能随便寄养芭珠吃闲饭,总之每天都有新花样,店还没重新开张就已经被她弄的鸡飞狗跳了。

    我头顿时就都大了,方瑶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也不知道是不是忌恨用蛊虫折磨她,所以用这种法子报复我们。

    经过几个小时的动车我到了武汉,一下车就火急火燎赶去店里,发现方瑶已经带了个娘炮设计师,翘着兰花指对店里的格局指指点点,说这要拆那要拆,朱美娟和芭珠站在一边根本不敢插嘴。

    看到我回来朱美娟如释重负,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过去问:“老吴呢?”

    朱美娟小声说:“刚才方瑶找他支取设计费,吴老板躲到刘胖子的办公室去了,跟刘胖子在那下军棋,方瑶还不知道我们跟刘胖子的友好关系,这大小姐可真麻烦,一来就把我们数落了个遍。”

    我皱眉说:“老吴不是跟方中华谈好了吗?方瑶在店里的行为都要听他的,怎么都骑老吴头上去了?”

    芭珠说:“不好使哦,吴老板根本不是方瑶姐姐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败下阵来了。”

    我有点咋舌,吴添这么能说都被方瑶三言两语给pk了,这方瑶确实不好惹啊。

    这时候方瑶看到了我,过来就把我拽了过去,说要给我介绍设计师认识,说是什么拿过全国大奖的设计师,我客气的跟设计师打招呼后把方瑶拉到边上说:“方小姐,你能不能别瞎折腾啊?”

    方瑶翻了个白眼说:“罗老板,我这怎么是瞎折腾,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看看这店的装修就跟上世纪八十年代似的,灯光还这么暗,对了回头要把灯也全换了。”

    我苦笑道:“佛牌店又不是服装店,不需要时尚的设计,我这是故意做旧的,给人一种寺庙的古朴感,灯光昏暗是为了营造出神秘气氛,全给改了岂不是驴唇不对马嘴?再说了,你爸才投了多少钱,根本不够你这么折腾啊。”

    方瑶不以为然道:“我当是什么大事,大不了追加投资呗,我们方家是要做大事的,你这搞的跟过家家似的怎么行。”

    我说:“方老板追加投资我们也要按照相应比例追加,但我们不像方老板那样财大气粗,实力有限啊,方小姐,我们还是低调点好,毕竟是冷门生意,这么大投资要多久才能收回成本,我知道你们方家有钱,想把生意做大,可店面升级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还要符合规律不是?”

    方瑶坐在沙发上双手叉在胸前不说话了。

    我想了想说:“你作为方老板的代表确实有权给意见,但这么大的事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你说对吧?这店四个股东,既然你有不同意见,那我们举行个股东会议,如果能半数通过就按你的意思办,这样够民主吧,免得你说我偏袒吴老板。”

    方瑶白眼道:“你少来,你们俩是穿一条裤子的当我不知道?还有泰国那个黄老板,估计也跟你们一伙的,还开什么股东会议算了,不装了不装了,凯文,我们走!”

    方瑶气呼呼的起身招呼娘炮设计师离开。

    看着方瑶跟设计师走后吴添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心有余悸说:“这小魔女太厉害了,完全招架不住啊,还是老罗厉害把她弄走了,她这每天过来闹一出,我可受不了啊。”

    我笑说:“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嘛,怎么说不过方瑶?”

    吴添说:“我能说是能说,但是讲道理啊,可这小魔女压根不讲道理,找方老板投诉感觉又不太合适,会把关系搞得更僵。”

    我说:“其实她根本不是想装修,她故意刁难你们是另有所图,按照股份比例老方只要投五万就行但他给了十万,另外五万是赔偿我们店里造成的损失,这让方瑶心里不爽,她被我们折磨的进了医院,还要给我们赔偿,是你你能咽得下这口气?这店她爸也有份,不好用别的手段折腾了,所以用这种法子,想拿回他爸赔偿给我们的那五万块,那个设计师明显是她认识的朋友,你真是没点眼力见啊,我一说开股东大会她就没辙了。”

    吴添一拍脑门说:“这么一说还真是啊,我怎么没想到,那你说怎么办,难道真的退钱给她?”

    我摇头说:“这钱我肯定不会退,没必要怕她,她要是在乱来直接告诉老方就行了。”

    提起方中华我才想起阿赞尼克的活还没结算,我给方中华打了个电话。

    方中华说只收八千,我很清楚这个价根本没赚头,阿赞尼克光是冒险从台湾过海一趟就不止这个价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给店里的联名账户转了八千,让朱美娟做了账,顺便跟吴添和朱美娟说了我回老家发生的事,他们听完后都很唏嘘。

    我们正在做账门口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添辉泰国佛牌专营店是这不?怎么啥玩意没有,还有佛牌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