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人胎路过-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15章 人胎路过

    我们回头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打扮很朋克风的女孩,这女孩化着浓浓的烟熏妆,梳着美国黑人很流行的脏辫,右耳上戴满了各种耳钉,大热天的竟然还穿着带锥形钉的紧身皮裤,也不嫌热得慌。

    女孩双手插在裤袋里,拇指还在有节奏的敲着袋口,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发现她的左耳里塞着蓝牙耳机,估计在听音乐。

    “佛牌店当然有佛牌卖了。”吴添连忙挤出笑脸迎了上去。

    女孩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吴添,说:“是这吧,真是服了你们,居然能把名片塞进鞋里。”

    吴添恍然大悟,哈腰道:“不好意思,我们没钱做广告只能这样到处发了,你是那家跆拳道馆里的顾客吧,我看大家都把鞋子脱在场馆外就顺手塞进去了,多多体谅啊。”

    朱美娟忍俊不禁嘀咕:“真佩服吴老板,真是没他想不到的方式。”

    我笑说:“这就是吴添的厉害之处,脸皮够厚、无孔不入。”

    芭珠小声问:“大叔,这姐姐怎么这么吓人,这妆化的就像死人一样,好好的耳朵上全是耳钉,裤子上那些钉子又是什么意思,防色狼的吗?”

    我笑着解释说这是一种风格,叫朋克,是欧美国家传过来的一种打扮风格,在国内比较少见,倒是能在一些摇滚乐队里看到这种风格。

    吴添把女孩请到了会客区,朱美娟主动去倒茶,既然这活是吴添拉来的,就由他主导好了,我坐在边上听着就好。

    朱美娟把茶水送过来后,吴添搓着手尴尬的说:“不好意思店里打算装修升级,所以有点乱,不过不影响做生意,请问怎么称呼?”

    女生大大咧咧的葛优躺在椅子上,说:“夏文婷。”

    这么文静的名字跟这女生实在不搭,听着怪别扭的,可能她自己也觉得别扭,补充说:“还是叫我悠悠吧,这是我的艺名。”

    “艺名,你是从事艺术工作的?”吴添好奇道。

    “唱歌算艺术吗?”悠悠反问。

    “当然算了啊,不知道悠悠小姐想请什么类型的佛牌,虽然我们店里还没摆出来,但。”吴添话没说完悠悠就打断道:“老板你不用介绍了,在来之前我就在网上论坛看过佛牌的介绍,有没有人胎路过?”

    我惊得一颤,这女孩一来就要这么猛的顶级阴牌,着实让人吃惊。

    吴添不懂人胎路过是什么东西,向我看来寻求帮助。

    我皱眉说:“美女,你是从网上哪个论坛看到人胎路过的,上面是怎么介绍的,这东西有多邪门你知道吗?”

    悠悠不屑道:“你管我是从哪个论坛看到的,就说有没有吧,没有拉倒,大不了我去别处请,又不是只有你们一家卖佛牌,真是的。”

    悠悠说着就要起身,吴添连忙示意她坐下,说:“悠悠小姐你别急啊,有话好好说嘛,这位罗大师是我佛牌店里的专业顾问,他比较懂这些东西,这么问主要是想搞清楚你请这种佛牌的目的,因为这东西属于阴牌,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要对每个顾客负责你说是不,你先喝杯茶消消火,我跟罗顾问聊两句,你稍等。”

    悠悠这才不痛快的坐了下来。

    吴添把我拉到了角落里,苦口婆心道:“老罗,你问话的时候能不能语气别这么重,弄得好像警察在录口供似的,顾客是上帝你不知道吗?”

    我说:“这女孩一脸天真,提到人胎路过一知半解,明显不懂这东西的厉害之处,一来就要请人胎路过,这是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我能不急嘛,我们做生意要讲原则,总不能把顾客往火坑里推啊。”

    吴添苦着脸说:“老大,你说的都有道理,可你没看到她的态度吗,这是明显冲着这什么人胎路过来的,话说回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你这么紧张?”

    我说:“你还记得业余球员赵威吗,他请的就是路过,也叫碌葛,他请的是佩戴型的路过佛牌,效果都不算霸道的,就被里面的婴灵捧杀,赵威现在是什么下场不用我多说了吧,人胎路过比这还要邪门,是顶级阴牌。”

    我正说着忽然发现芭珠就站在我边上竖着耳朵好奇的倾听,我示意她到边上去,芭珠悻悻的走开了。

    我接着说:“泰语路过的解释是一切死于母体内的动物包括人的胚胎,是不经过产道就夭折的,这种死于母体内的胎灵带着对世间的依恋充满的怨恨与怨气而离世,灵力非常强大,效果霸道禁忌非常多,一旦触犯反噬会来的非常猛,八成是要人命的,那个时候我不是特别熟悉,所以听了黄老邪的把那块佩戴路过请给了赵威,这才把他给害成了这样,这次这女孩还是要请供奉型的人胎路过,我说什么也不会让她请了,我们是做生意赚钱,不是收买人命!”

    吴添被我这么一说也有点害怕了,咽了口唾沫问:“那打发她走?看她的样子像是铁了心要请人胎路过了,就算不找我们请肯定也会找别人请啊,结果还不是一样,便宜别人还不如。”

    我挥手打断吴添,说:“她找谁请我们管不着,最后会有什么后果我们也眼不见为净,毕竟能请到真的人胎路过的牌商国内屈指可数,武汉这地方除了我们应该没别人能请到了,大多是假货,让她去找别人请也好,假货至少灵力没那么强,死不了人,这生意我们别做了,免得担惊受怕。”

    吴添叹了口气说:“上门的生意你又往外推,唉,不过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既然这么危险那就算了吧,我跟她说说。”

    方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调头回来了,这会就站在门口,看到我和吴添在边上说话,又看看坐在会客区的悠悠,冷笑道:“两位老板可真会做生意啊,居然把顾客晾在一边,在扯什么淡呢,还不接待顾客?!”

    吴添正要解释,方瑶已经走过去坐到了悠悠对面,主动询问悠悠的需求,我顿时感觉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