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孤注一掷-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17章 孤注一掷

    每当她获悉哪个城市有歌唱节目的选秀时,就会提前两个月过去,在酒吧驻唱赚取费用,当做选秀期间的费用,当然了她只能唱那些比较通俗的流行歌曲,连酒吧都接受不了她那种唱法。

    这几年悠悠几乎什么节目都参加了,像什么《超级女声》、《中国最强音》、《完美声音》、《声动亚洲》、《我型我秀》、《天籁之声》等等,但从来没有一次能像第一次那样直接进入决赛了,不仅进不了决赛就连海选都过不了,评委们往往只是等她开口唱了一句就皱眉头,直接把她给刷下来了,悠悠也不生气,她觉得是这些评委不懂欣赏,收拾行李继续到下一站去。

    我有点明白第一次她是怎么进决赛了的,估计是那编导为了制造舆论话题导演的,可惜舆论话题没制造出来还触到了台领导的底线,说白了悠悠进决赛可能有黑幕,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悠悠之所以出现在武汉,是因为武汉赛区要举行《中国好声音》的海选了,她现在就在江滩的酒吧驻唱攒费用,白天没事她就去跆拳道馆发泄发泄,刚巧碰上吴添在鞋里发名片,起初悠悠并没在意,回到酒店把名片随手扔在那。

    晚上睡觉的时候悠悠辗转难眠,回顾了自己这一路来的选秀历程,她有些累了,不想在这么漂泊下去了,急需一个快速证明自己的法子,《中国好声音》作为一档在国内知名度很高的歌唱选秀节目,包容度高,各种类型的选手都能接受,最重要的是今年的评委里还有一个以唱摇滚为主的评委,这让她看到了曙光,觉得今年将是她最好的机会,如果加上佛牌的帮助或许能实现梦想,多年的选秀让她疲于奔命,她需要一次就成功,因为可能以后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所以她拿起了名片,上网认真查阅了下资料,挑选了效果最为霸道的人胎路过,不成功便成仁!

    因为离我们的佛牌店很近,她没有打电话咨询直接就过来了。

    听悠悠说完后我总算明白她为什么选人胎路过了,她要为梦想孤注一掷了!

    我想了想说:“既然有懂得欣赏摇滚的评委,那你直接去参赛就行了,干嘛要请佛牌?”

    悠悠苦笑道:“我已经决定了,如果这次不成功我就回老家种地,再也不唱歌了,人家评委高高在上,海选很难接触到,下面的小评委全都是垃圾,压根不懂金属摇滚,我想要让真正的大评委听到我的歌声,就必须先把前面的关给过了,虽然我不知道佛牌有没有效果,但我愿意赌一把。”

    我开始理解悠悠了,人在绝望的时候很容易钻牛角尖,劝是没用的。

    悠悠皱起了眉头说:“你们问了这么多,先后三个老板来谈了,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没有我就走了!”

    方瑶吁了口气说:“有,不过价钱不低。”

    我已经无法阻止这笔生意了,人追求梦想并没错,我有点不忍心扼杀她对梦想的渴求,所以选择了沉默,算是默许这笔生意了。

    悠悠问:“到底多少钱爽快点。”

    方瑶说:“三万五。”

    悠悠拧了下眉:“一个死胎儿要这么贵?”

    方瑶解释道:“相信你在网上论坛也了解过了,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死胎儿,是需要多道工序处理的,网上论坛肯定不会解释的那么详细,我给你介绍下,首先。”

    我见芭珠又在那竖着耳朵听,生怕吓到她给她造成阴影,轻咳提醒方瑶注意别说的太吓人,但方瑶不以为然,还冲我白了一眼说:“罗老板,你喉咙不舒服就去看医生啊,咳嗽什么,不跟顾客详细介绍产品怎么做生意?”

    我有些无奈,朱美娟反应了过来,招呼芭珠过去,要带她去隔壁刘胖子那里玩,芭珠不太高兴想留下来听,不过朱美娟还是把她给拉走了。

    芭珠走后方瑶接着说:“一个人胎路过的制作过程极其复杂,泰国的阿赞师傅首先会找没有经过母体产道胎死腹中的死胎,最好的人胎路过是胎龄满六个月且母子俱亡的,然后要在七天之内用加持过的木料作为燃料,进行烤制,让胎儿脱水变成干尸,就像烤全羊,这个过程中还要不断诵经加持,以便经咒束缚住胎灵,之后将死胎绑上经线在加持七七四十九天,这还不算完,最后还要阿赞师傅加持一百零八天,这才算真正的制作完成,阿赞师傅要花几个月的时间去加持经咒,耗费的时间和法力都是不可估量的,所以不是简单的一个死胎,三万五的价格算是便宜了,我们北京总店有现货,背景雄厚,团队专业,所以价钱便宜不少,要是你去别家请他们只能从泰国现请,绝对不是这个价,还要等阿赞师傅经咒加持百来天,据我所知《中国好声音》武汉的海选好像还有十来天就要开始了吧?”

    悠悠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觉得这个过程瘆得慌还是不耐烦,反正我和吴添已经听的起鸡皮疙瘩了。

    吴添小声说:“这个小魔女居然知道的这么多,制作过程从她嘴里说出来好像稀松平常老方也真是的,让一个女孩接触这些东西。”

    悠悠这时候站了起来,环视我们说:“我现在没有这么多钱,不过我能在十天之内挣到这笔钱,你们进货就是了。”

    方瑶摇头说:“悠悠,口说无凭可不行,万一我们请来了人胎路过,你不要我们不是白折腾了?”

    悠悠握了下拳说:“我肯定会要的,请相信我。”

    方瑶讪笑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没这样做生意的,这东西不好运输,可能会触犯国内的法律,所以我们要通过特殊渠道,要是没个保障我很难答应你啊,这样吧,你能走进我们的店,肯定是打算请的,身上肯定带钱了,有多少全留下当做订金好了。”

    悠悠眼珠转动,有些犹豫,看样子她身上并没带多少钱,肯定没想到人胎路过会这么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