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筑基培元心法-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20章 筑基培元心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被冻醒了,发现竟然在一个冷库里,周围堆满了西装鸡、**鸡排等冷冻食品的纸箱,墙上结着厚厚的冰霜,冷气犹如云雾一般在地上飘着,我身上也结了霜,坐起摸了下额头,别说发烧了冷的都快麻木了。

    “醒了啊。”陈道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下意识的回头,只见陈道长盘坐在冷库角落里,身上落满了冰霜就像个雪人,只见他做了个气沉丹田的手势,身上的冰霜瞬间就消融蒸发,冒起阵阵白雾,看着就像个神仙。

    不用说也知道是陈道长救了我,赶紧过去跪在他面前道谢,陈道长示意我起身,笑盈盈道:“用不着跟我道谢,你我有缘,这是你的造化。”

    我不懂什么造化不造化的,只知道今天算是命大。

    陈道长示意我盘坐到他身边去,说要教我呼吸吐纳的法子,对气息进行调理后才能出冷库,我按照陈道长的法子进行呼吸,很快就感觉舒服多了,身上也有了热气,大概半个小时后陈道长收了架势说:“好了,刚才我已将道门筑基培元心法传授给你了,日后你一旦高烧发作便可遵循此法进行打坐,不消片刻便能退烧,如若你平时没事也能进行修习,我保你发作的次数会越来越少,症状也会减轻。”

    我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不住的向陈道长道谢,陈道长摆手谦虚的笑笑,说:“我说过了,你我只是有缘罢了,用不着道谢。”

    我问这里是什么地方,陈道长说这是长春观边上的一家冷冻食品批发店的冷库,老板是个信道之人,跟长春观的道长素来交好,所以慷慨的借了冷库给他使用,要不然我这邪门的高烧不退,需要到山里找阴气重的地方才能进行化解。

    我很好奇陈道长是怎么知道我这段时间会高烧发作的,他笑笑说这是玄门里的察言观色之法,能看出人的气色好坏,说白了就是看相,那天他看我印堂发黑,就知道我这几天必会发作,虽然他不知道我会不会来找他,但既然有缘就给我留了条后路,这才暗示了下。

    我再次道谢,陈道长拧了下眉说:“有些话说三次就没意思了。”

    我尴尬的笑笑,陈道长问起了我体内是怎么回事,我只好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陈道长听完后无奈的摇摇头说:“我刚才试着用道门手法想把你体内的孕妇灵驱除,但行不通,束缚这孕妇灵的经咒很强悍,确实只能找本人,不过我对那个阿赞峰师傅用阴神纹身的做法很不赞同,我理解他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但这种以毒攻毒的做法风险极大,阴神本身就带有阴法,对人体是有害的,会加速你身上的阳气流失,所以你才变的体质这么阴,甚至阴的都能看到灵体了,在加上他还教你用死人血克制,更是雪上加霜,虽然有暂时的效果,但长此以往只会加重你体内的孕妇灵灵力,一旦发作会一次比一次痛苦难受。”

    听陈道长这么说我心有余悸,无奈道:“阿赞峰是修阴法的黑衣阿赞,他只有这些邪门手段了,虽然对身体有害,但说到底他还是暂时保住了我的命,对他我还是挺感激的。”

    陈道长微微额首:“也确实不能怪人家,你以后不要用死人血克制了,就用我教你的筑基培元心法,这可是三丰祖师爷所创的心法,克制邪灵的效果显著。”

    我正要道谢陈道长横了我一眼,我赶紧把话咽了下去,陈道长哈哈大笑说:“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在冷库里呆了大半夜,你的朋友们都很担心,在外面估计都等急了,还是赶紧出去报个平安吧。”

    我起身向陈道长作揖行礼,这才打开冷库出来了。

    吴添看到我出来激动道:“陈道长好本事啊,老吴活生生走出手术室了,害我们这些家属瞎操心。”

    我笑了下,这个比喻倒是很恰当。

    朱美娟什么都没说,冲上来紧紧抱住了我,饱满的胸脯儿挤压的我都快喘不上气来了,她趴在我的肩头小声抽泣,我搂着她说:“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朱美娟没有说话,只是抱的更紧了。

    我安慰了老半天她才意识到还有陈道长、吴添、芭珠在看着,这才尴尬的松开了手,退到了边上。

    芭珠站在朱美娟身边,打着呵欠困得不行,我过去摸摸芭珠的头说:“今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上茅房我可能就交待了。”

    芭珠吐了吐舌头,说:“大叔,这要感谢你晚上带我去吃那家店的快餐啊,可能我水土不服,不习惯吃那些太辣的东西,拉了一晚上肚子,本来我晚上是从不起夜上茅房的。”

    吴添打趣道:“小芭珠,在城里那要叫卫生间或者洗手间知道嘛,实在不行叫厕所也行啊,别老是茅房茅房的,显得多没文化。”

    芭珠白了吴添一眼:“我本来就没什么文化,叫好听点难道就不是拉屎的地方了?”

    吴添被问的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只能说:“你赢了。”

    我们全都大笑了起来。

    从冷冻食品批发店里出来后陈道长把店给锁上,跟我们告辞表示要回观里了,我们集体向陈道长作揖行礼,陈道长欣慰的点点头,双手背后悠闲的晃荡着,顺着一条石阶山路朝上走去,嘴里还吟唱着道家诗词短句,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天都差不多要亮了,大家赶紧补觉打算上班,我则被朱美娟叮嘱不要去店里了,就在家休息一天,她还留下了芭珠照顾我。

    其实就算我想去也去不了,虽然陈道长帮我化解了危机,但身体还很疲软无力,也只能在家里休息了。

    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吴添的电话,问我身体怎么样了,我说已经恢复的生龙活虎了,他说那就一起去吃饭吧,吃完饭要去听唱歌,悠悠今天又去店里了,可能是为了让我们相信她赚钱的能力,想让我们尽快帮她请人胎路过,她邀请我们去她驻唱的酒吧听她唱歌。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