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中国好声音-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21章 中国好声音

    老实说我对悠悠的歌唱水平还是挺期待的,当即洗漱好带着芭珠就去找吴添汇合了,我们简单吃了顿饭就去了约好的酒吧。

    我们去的时候方瑶已经坐在舞台对面的卡座里了,在那悠闲的喝着橙汁吃着水果,看到我们过来哼了一声扭过了头去。

    “方大小姐来挺早啊。”吴添刚想坐下方瑶却指向了舞台边上,说:“可别乱坐,这是我私人开的卡座,那里才是悠悠给你们安排的散台。”

    吴添抬起屁股,不爽道:“坐一下会死人?”

    方瑶并不搭理他,吴添还想理论但被我劝住了,我看了看那边的散台,位置就在t型舞池边上,台子上摆着啤酒、饮料、小吃以及果盘,来听歌绝对是vip位置了,就像演唱会的第一排。

    吴添只好悻悻的去散台坐下,芭珠对酒吧的环境很好奇,四下观望,显得很高兴,不过她没高兴多久就有安保人员过来找我们,示意我们把芭珠带出去,说酒吧禁止未成年人进来,我们只能配合,不过朱美娟正打算带芭珠出去的时候悠悠出现了。

    我们几个均是眼前一亮,只见悠悠的打扮跟上次在店里见到的很不一样,上穿一件简单的修身五分袖白衬,下穿黑色七分小脚牛仔裤,脚上登着一双高跟鞋,扎着马尾,妆容素雅,清纯气息扑面而来,把我们都看愣住了。

    “这真是悠悠?”吴添眼睛都直了。

    “原来她还有这样的一面。”我也很吃惊。

    “这样看着舒服多了,明明挺漂亮一个女孩为什么要打扮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朱美娟也感慨道。

    “她的心里住了一只野兽,我们看着觉得舒服,可她肯定觉得不舒服,只不过是在配合酒吧的要求。”我说。

    悠悠跟安保人员交涉了下过来说:“这是家慢摇吧,十点以后会进入嗨场,八点到十点是歌手驻唱热场,我尽力了,这个小女孩只能呆到十点。”

    “够了,反正我们只听你唱,多谢。”我向悠悠道了声谢,悠悠挤出笑容显得很疲惫和无奈,然后说要去准备今天的演唱了让我们自便,今天那桌散台上的酒水是她签的单,免费供应。

    我们坐在那吃着喝着,一直等到了七点五十分左右,人渐渐多了起来,上座率已经接近了七八成,这家酒吧的生意倒是不错,我想起了林总的酒吧,问:“老吴,最近有没有听刘胖子说林总和蔡彪的事?”

    吴添说:“听胖子提了一嘴,好像各自顾各自的生意去了,没怎么折腾了,两人虽然知道是对方在使坏,但都没挑明,商人就是商人,总归要以利益为主,打累了就停了,要是继续折腾下去是两败俱伤,他们都是大人了知道权衡利弊,对了,听说林总离婚后跟酒吧跳钢管舞的搞到了一起去。”

    我苦笑了下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了。

    酒吧里的灯光暗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炫彩的舞台灯光,轻音乐响起,芭珠吃着西瓜新奇的看着四周,dj拿着麦克风说了些开场白,大概是在介绍演唱歌手的身份,第一个出场的就是悠悠,dj介绍她是南宁电视台某某歌唱比赛的第四名,然后虚构了一些她的资历,总之把她说的像是个腕似的,来酒吧玩的客人大多不在意这些,只要歌手长的漂亮唱的好就捧场。

    舞台上被放置了一把椅子,架了一支麦克风,dj喊麦示意大家鼓掌,但现场的掌上稀稀拉拉的。

    很快悠悠就抱着一把木吉他上场了,她坐到了椅子上,自然的翘起二郎腿,抱着吉他搁在腿上,dj开始放伴奏,悠悠弹拨了一下琴弦,打开了嗓子:“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永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她,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我们彻底被震惊了,我端着杯子都忘记喝了,芭珠停止了小吃货的模式,拿着块西瓜皮愣住了,吴添和朱美娟的反应跟我们差不多,再一看方瑶也听的入了神,悠悠唱这种舒缓的歌曲一点也不差,甚至比一些明星都唱的好,尤其是她那略带沙哑的嗓音,极具特色,很有感染力,给《爱的代价》这首歌注入了不一样的元素,听着相当伤感,我注意到还有人眼眶里闪着晶莹的东西。

    酒吧这个地方有各色的人群,平日里压力很大,晚上会来酒吧发泄掉,悠悠的歌声或许击中了他们内心柔软的部分。

    现场有人自发打起了拍子,大家也都自然的合着拍,芭珠歪着脑袋随着音乐左右摇摆,很是可爱,悠悠一曲唱毕,现场爆发出了掌声和呼哨声,有人大喊再来一首。

    驻唱歌手通常都会唱两首以上,悠悠也不例外,只见她将吉他递给了工作人员,从支架上取下麦克风,扯下发卡皮筋,一头狂野的长发散落,她将衬衫衣角扎在腰间,露出肚脐和小蛮、腰,dj马上放起了一首烂熟带着骚气的舞曲音乐《要抱抱》,悠悠配合着音乐随意扭动了两下,现场的气氛马上就起来了,大腹便便的油腻中年人叼着香烟起立欢呼,现场呼哨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芭珠看的眼睛都直了,估计是在山里没听过这种类型的歌曲。

    两首歌演唱完毕,悠悠谢幕下台后又上来了一个男歌手,同样也是“资历颇深”,我们已经没兴趣听了,来到了酒吧外面,方瑶随后也跟了出来,我们站到了一起等悠悠出来。

    在等待期间方瑶主动找我们说话,说起了悠悠的演唱水平,我们破天荒的意见统一了,如果悠悠不唱金属摇滚也是一名有实力的流行歌手,要是用这水平参加海选,没准能走的更远,只可惜我们不是悠悠,没办法左右她的想法。

    这时候悠悠出来了,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或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做这笔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