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大胆想法-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22章 大胆想法

    悠悠过来后告诉我们她今晚还要跑几个场子,慢摇吧、清吧、演艺秀场、大剧院但凡有演出机会的地方她都接了活,一直要唱到凌晨两点,一个晚上下来能挣两千到三千,十天就能赚到钱请人胎路过了,她说现在要马上赶去下一个场子了,问我们要不要跟场,我们表示吃不消就不去了。

    朱美娟问:“悠悠,你这唱一晚上吃得消吗?”

    悠悠苦笑道:“为了有机会展现真正的自己,吃不消也得撑着,没时间跟你们聊了,走了。”

    悠悠告辞了我们,背着吉他拦了出租车朝下一个场子赶去。

    看着远去的车子我吁了口气,沉吟道:“大家都看到了,悠悠挺不容易的,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或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做这笔生意,不知道大家想不想听听?”

    “想。”朱美娟和芭珠异口同声,吴添斜眼看着方瑶说:“你有什么大胆的想法也行不通啊,得看人家方大小姐的意思了,这生意是她做的,咱们可做不了她的主。”

    吴添的冷嘲热讽让方瑶很不爽,她狠狠瞪了吴添一眼,凝眉问:“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我说:“悠悠的演唱实力我们都听到了,音色很有特色极具感染力,我觉得她只要不唱接受程度不高的金属摇滚,就用这种方式演唱,通过海选是没问题的,就算海选的评委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好赖不分,相信这点没人反对吧?”

    大家全都点了点头。

    我接着说:“可惜我们不是悠悠,她对金属摇滚有着近乎执着的追求,挺看不上这种普通的流行演唱方式,说白了她这是钻了牛角尖。”

    方瑶见我有条不紊,不耐烦道:“麻烦你说重点。”

    我深吸了口气说:“我想请个假的人胎路过给悠悠!”

    方瑶吃了一惊,皱眉说:“罗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砸自己招牌吗?我们方家可从不卖假货给顾客!”

    吴添也很震惊说:“老罗,你不是一向很讨厌卖假货的嘛,怎么。”

    朱美娟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了,在那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嘀咕道:“罗哥的意思是不想害了悠悠吧?”

    我点点头,跟着说了我的想法。

    这三万五的钱我们照赚不误,但不卖真的人胎路过给悠悠,免得害了她,只给催运能力一般的正阴牌去冒充人胎路过,这样就不会造成严重后果了,相信有正阴牌的力量加持,在加上悠悠的演唱实力,完全可以在选秀中走得更远,等她见到了决赛评委,就能在评委面前和全国观众面前展示金属摇滚了,不仅完成了梦想还没有害了她,我们的生意也做成了,一举多得。

    虽然这么做从商业角度来说有点在坑悠悠的意思,但对悠悠绝对没坏处,如果我们真的给悠悠请了人胎路过,无疑是把她害了,悠悠是个二十来岁正在逐梦路上的女孩,我不想让反噬后果很严重的人胎路过把她的一生都给毁了。

    听我这么说大家全都沉默了。

    吴添哼笑道:“老罗,你这胆子够大啊,这是要造星啊,我是无所谓了,反正这生意又不关我们的事。”

    我知道吴添的意思是要问方瑶的意见,我看向了方瑶,这想法能不能实现确实要看她的意思了,方瑶盯着我一声不发,神情凝重,估计是想起刚才悠悠在舞台上的表现了。

    许久方瑶才问:“你能保证悠悠不发现是假的吗?你能保证不影响到方家的声誉?你又能保证悠悠在海选的时候会用通俗演唱法去演唱?”

    方瑶的三个问题着实让人难以招架,不过她能这么问至少说明她心地不坏,不是那种只为了利益不顾别人死活的人,或许跟我们一样被悠悠感动到了,对我的想法有些动心了。

    我早想好了说辞,说:“老实说我无法保证,但悠悠根本没接触过佛牌,也不认识圈内的牌商,更不懂人胎路过的真假分辨,她能分辨出来的几率很低,我们可以冒险一试,悠悠只知道是从我们店请的佛牌,不知道方家是谁,不知道方家在店里有股份,退一万步讲就算悠悠发现是假货,也只会找我们店的麻烦,根本不会扯上方家,又怎么会影响方家的声誉?至于海选用通俗演唱法就要靠我们去说服她了,让她隐忍一时先把前面的关给过了,到最后在爆发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我相信为了梦想她会答应。”

    方瑶说:“就算这都说得通,但悠悠在网上论坛应该看到过人胎路过是什么样子的,咱们就算造假也要造的像样子,你能不能造,吴老板能不能造?”

    这个问题倒是把我问住了,这还确实是个难题,这时朱美娟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说:“你们好像都忘了我们的股东里还有一个造假专家了。”

    “黄老邪?!”我一下反应了过来。

    “靠,还真是,怎么把他给忘了。”吴添也回过了神。

    方瑶对黄伟民并不了解,一头雾水,朱美娟只好把黄伟民是个什么样的人跟方瑶做了介绍,还说他的佛牌店里全是假货,那些佛牌造的比真的还真,开店多年居然一帆风顺,可见他的造假手段有多高明了。

    方瑶松了口气,不过转而说起了风凉话,说我们竟然找这样没品的人来做合伙人,一副很鄙视黄伟民的样子,不管她怎么说这件事还真只有黄伟民能帮得上忙了。

    为了打消方瑶的顾虑,我当着她的面给黄伟民打了电话,还按了免提。

    我问黄伟民能不能做个假的人胎路过,黄伟民惊道:“呦呵,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的大圣人罗辉居然要卖假货啦!”

    我不快道:“别冷嘲热讽的挖苦我,情况有点复杂,我们卖假货的目的跟你完全不一样,赶紧告诉我到底能不能做?”

    黄伟民说:“你也太小看我了,一个人胎路过而已有什么难的,你是要完全没效果的纯假货人胎路过,还是要多少有点效果的劣质人胎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