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树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23章 树庙

    我本来是想以普通的正阴牌冒充人胎路过,这样会有点效果,多少能助力悠悠参加选秀,不说能进入决赛,哪怕只能进入正式的录制环节,赢得导师转身,她也有机会向全国观众展示自己了,如果用纯假货就只能靠悠悠自身的实力了,这个太不稳定了,没准海选都会被刷下来,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多少有点效果靠谱,于是选择了劣质人胎路过,让黄伟民报价。

    黄伟民说:“劣质的人胎路过要两千五人民币一个。”

    方瑶皱眉问:“假的还要两千五?”

    黄伟民不认识方瑶,纳闷的问:“这是谁,小阿娟呢。”

    我只好向他介绍了方瑶,黄伟民立即笑着拍起了方瑶的马屁,说自己最佩服的就是牌商方中华,把方中华当成偶像云云的,方瑶对黄伟民的嘴脸很不屑,压根不想搭理他,黄伟民说:“虽然是劣质的人胎路过,但里面多少会有阴料,我还是要找阿赞师傅制作的啊,所以两千五算很便宜啦方小姐。”

    方瑶不想听黄伟民继续说下去了,打断道:“你不用说了,两千五就两千五吧,一会我让罗老板给你打钱,你尽快货。”

    黄伟民答应了下来,我想了想说:“黄老邪,反正我也快去泰国了就不给你打了,直接去泰国给你。”

    黄伟民说那干脆等我去了泰国一起去请,免得我误会他从中捞钱。

    挂了电话后我们商量了下,决定让朱美娟去做说客说服悠悠比较合适,她口才不错又理性,相信能说服悠悠答应。

    这事到了这份上,已经不是方瑶单独在做这笔生意了,我跟她谈了下,她虽然不高兴但并没有多说什么,把三千块订金转到了店里的账上。

    转完钱后方瑶表示要回酒店了,临走前她还意味深长的盯着我看了半天,留下一句“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牌商”,不知道是褒义的还是贬义,我也懒得去管了。

    次日,我把店里的事交给了吴添和朱美娟后就前往了泰国,这次我到泰国不仅仅是请劣质人胎路过,真正的原因是为了我自己,那晚降头作让我意识到自己离死期不远了,虽然陈道长教了我一套法门,但也只是缓解,想要根本解决问题还是要找尸油鬼王古路柴,这次我可能会多呆一段时间,反正店里的事开始走上正轨了。

    我问黄伟民最近清迈那边有什么动静,他说自己只是个生意人对这些不太关心,只知道阿赞峰和阿赞鲁迪先后去了清迈几次,但又回来了,好像是为了调查什么,他因为生意上的来往去曼谷找过阿赞峰两次,得到的消息是清迈生了很多被阴法弄死的死人事件,他们一直在找那名出货的人,但还没什么消息,阿赞鲁迪也没说尸油鬼王古路柴什么时候会来泰国。

    我只好把这事放在一边了,转而问起了杜勇最近怎么样,黄伟民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都联系不上杜勇,这家伙就像人间蒸了一样,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就闭口不提了,让黄伟民带我先去把劣质的人胎路过请了。

    黄伟民说这种劣质人胎路过没什么阿赞师傅制作,但曼谷有个被华人捧出来的商业阿赞会制作,叫阿赞圭。

    我有点担心有没有效果,黄伟民让我放心,说阿赞圭虽然是被人捧出来的商业阿赞,能力很低,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法力,如果悠悠这歌手真有实力,相信还是有点作用的。

    我只能同意了,因为时间还早,要等黄伟民店里打烊才过去,我只好先留在店里了,李娇的房间已经被腾空,我顺理成章住了进去,躺在李娇曾经睡过的床上我不禁想起了李娇,也不知道她最近跟相亲对象谈的怎么样了,可能是旅途太疲劳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直到黄伟民来把我叫醒。

    黄伟民开车带我去曼谷,阿赞圭的驻地在曼谷西部的美功铁道市场附近,美功铁道市场非常有特色,一条铁道两侧摆满了摊位,卖什么的都有,摊位跟铁轨几乎是零距离,每当有火车经过的时候就会看到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老板会以最快的度将摊位的棚子收起,等火车过去在放下来,相当奇葩,这一幕在国内是绝对不可能看到的。

    我们穿过美功铁道市场的时候正好有火车经过,火车缓缓开过去,挨的很近,吓的我腿都软了,穿过铁道市场后就是一片树林,有一条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穿进树林,小道蜿蜒曲折,很快前方出现了一棵硕大的参天大树,这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树根都裸在地表上,盘在地上延伸出老远,树干起码要七八人合围才能抱拢。

    我琢磨这树起码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了,在这棵树的边上修着一座爬满藤蔓的小寺庙,大小就跟国内路边看到的移动公厕差不多,虽然这比喻很不恰当,似乎有亵渎神明的意味,但确实是这种感觉,最让人吃惊的是树的主干上还开着一个门洞,迎面就能看到树洞里有一尊木质雕像,树洞里的香火十分旺盛,进去上香的信徒络绎不绝。

    黄伟民介绍说树洞里的佛像是直接用树的内核雕出来的,佛像的顶端和底座全都连接着树,这佛像还起着古树传输养分的作用,让树不至于被挖空树干而枯死,这座树庙在这一带相当出名,很受这一带的泰国民众欢迎,求工作、求子、求姻缘都行。

    我有点咋舌,这工艺很了得啊,华人可真会搞事情,这么做无疑能加强树庙的神圣感和民众的信任度,在捧出一个商业阿赞,赚钱真是不含糊。

    我们进了树庙,果然看到佛像的头顶连接着树,整个底座也跟树是一体的,佛像上还长了青苔、甚至长出了枝叶,确实叫人震惊。

    我们又去了边上的小寺庙,这里其实就是阿赞圭的施法场所,里面摆满了各种形象的法冠和造型奇特的法器,甚至还能看到骷髅头域耶,正法、阴法的东西全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