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取阴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28章 取阴料

    幸好当地人埋尸不像国内那么深,只挖了一会就碰到了尸体,尸体被一块黑色裹尸布裹得严严实实,脖子、腰以及脚踝处被绑着尸线。

    阿赞峰示意我先把尸线解下来,我颤抖的将尸线解下,尸线好像是尼龙制作的,有点像渔网的材质,阿赞峰将尸线收起,又示意我去掀开裹尸布,我一点点掀开裹尸布,就像在剥粽子,很快尸体就露了出来。

    当看到女尸的脸时吓得我一哆嗦,五官都已经变形了,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外力撞击,脑壳也扁了一个坑,能造成这种伤势的不是从高楼摔下来就是车祸了,这附近没有高楼,村口倒是有条公路,不出意外是车祸造成的,肇事司机肯定跑了。

    阿赞峰拿出剪刀,剪下一大块裹尸布收起来,取出一团经线绑在女尸的脖子上,将另一头系在公鸡的爪子上,盘坐下来点上黄蜡,将域耶端出放在身前,单手按在头盖骨上就开始诵经。

    坟地上刮起了阵阵阴风,烛火摇曳,吹的我脊背都发凉了,我咽了口唾沫,紧张的环顾四周,生怕看到恐怖的东西。

    只见那无头公鸡受到经咒的影响显得很暴躁,扇动翅膀想扑腾起来,可惜鸡爪被经线扯着根本飞不起来,它甚至还发出了沙哑的打鸣声,听上去很小声,可能部分喉管还没有被砍掉,跳着跳着它突然僵在那了,脖口处顿时飙出黑血,都飙出两三米的高度,就跟喷泉似的,我赶紧后退生怕被这血溅到了。

    无头公鸡飙了一会血后就蔫了,倒在地上抽搐两下就一动不动,应该是死了,阿赞峰停止了诵经,说阴灵回到本体被他凝到了头盖骨上,跟着他扶女尸坐起让我动手取尸油。

    我从背包里拿出罐子、小刀,端着黄蜡去烤女尸的下巴,在烛火的映衬下女尸的样貌更加瘆人了,我都不敢正面看,把目光转向别处,手都在发抖,阿赞峰呵斥我镇定点,让我正面应对,这种事以后还要经常面对,我要学会习惯。

    我只能转过头来盯着女尸下巴,尽量不去看她的脸。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尸臭味,女尸下巴逐渐被烛火烤黑,我拿小刀戳了下,软化了不少,继续烤了一阵子下巴上总算凝出了一滴油,我把罐子凑上去接,随着下巴被烛火越烤越软,下巴就像是橡胶似的变得很软,还耷拉了下来,尸油越凝越多。

    取尸油的过*是太煎熬了,一个多小时就跟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等女尸下巴彻底被溶脱落的时候,阿赞峰才把尸体放了下来,我坐在那不住喘气,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朝罐子里看了看,尸油才只有薄薄的一层,顶多只有十来毫升的样子,难怪尸油价格会比黄金还贵了,确实贵的有道理。

    我将罐子封存收好,阿赞峰示意我把尸体重新埋上,取头盖骨要等尸身彻底腐烂了才行,我巴不得快点结束,手脚并用赶紧将土填回去了。

    弄好后阿赞峰还把那无头公鸡的尸身给火化了,烧出骨架后他将骨架敲碎成粉,装进**子带走,我问这无头公鸡的骨粉又能干什么,他说这只无头公鸡被阴灵附过身,体质又阴,也是很好的阴料,他可以制作公鸡牌,用来催邪财也不错。

    我若有所思点点头,佛牌这东西是没有一个统一标准的,大自然万物都能成为材料,只要有灵性任何东西都可以制作佛牌,一旦你独创的佛牌被推广开来就会成为常态的供奉物,渐渐被世人熟知,名声也会大噪,就好比拾到金佛牌的创始人是一名叫坤潘的警长,能避险挡煞,只要你戴着拾到金佛牌,子弹射向你都会悄然改变轨迹,据传坤潘警长亲手制作的拾到金已经被炒到了很高的价格,存世量稀少,一块拾到金佛牌都能换一辆奔驰车,令人咋舌。

    入动物骨头的佛牌我也听说过,比如古巴杰士纳的蜘蛛牌,龙婆神尼的鳄鱼牌,再比如狐仙牌入的就是年限很长的狐狸灵,传闻国内的一线女星范冰冰就戴狐仙牌,有强力助事业和人缘的功效,要不然演一个金锁丫鬟怎么就能出这么大的名?最近还传她的公司偷税漏税,事业遭到了重创,人品也受到了质疑,没准是狐仙牌失效或者反噬了,不过没有证据谁也不敢乱下判断,传闻只能当做传闻听,当不得真。

    阿赞峰又让我弄了点坟头土装起来,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我离开。

    今晚的收获颇丰,收集了尸线、裹尸布、坟头土、尸油、公鸡骨粉,过段时间等尸体腐烂了他还要来用经咒束缚这女大灵,敲头盖骨做宾灵牌,这些材料不仅可以制作佛牌还能用来下降,就看怎么用了。

    回到驻地后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了,我困的不行想好好睡一觉,但阿赞峰却没有丝毫困意,表示要加持阴料,我也懒得管他了,倒在外屋干草铺就的床上酣然入睡。

    只不过没睡多一会门外就传来了叫门声,仔细一听好像是瑞拉的,她又回来干什么,难道孩子还没好?

    我打开了门发现瑞拉就跪在门口,她直接跪着进来了,跪在后堂阿赞峰的施法室门口哭诉着什么。

    我大概听明白怎么回事了,查潘昨晚去卖榴莲后早上没有回来,联系也联系不上,没想到刚刚暖武里警察局给瑞拉打来了电话,让她去一趟警察局,好像查潘几天前开车去暖武里的路上撞死了人,暖武里的巡逻警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查潘的货车车头保险杠凹陷下去了,还在上面发现了少许血迹,警察产生了怀疑,于是连人带车全给扣了带回去调查,结果证实了车头上的血迹属于人血。

    查潘目瞪口呆,不相信自己撞到了人,说这血是晚上开车撞到小动物造成的,因为那条公路附近经常有横穿马路的动物经过,他都习以为常了,当时他赶着去暖武里出摊,所以撞了动物后也没停车,怎么可能撞到人?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