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新娘戴阴牌-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3章 新娘戴阴牌

    这毕竟是人家的**我也不好多问,只是在心里感慨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是玩出来的祸,不过我觉得小老板这也不能算是祸,毕竟有个人那么爱他也是好事。

    小老板直接把我送到了他要办婚宴的五星级酒店里住着,因为他要忙着准备明天的婚礼,我也没敢耽搁他太长时间,就让他走了。

    从上飞机到现在没怎么吃过东西,已经饥肠辘辘了,洗完澡后我就去了酒店的自助餐厅吃饭,吃完出来我刚想回房间休息,却看到小老板包下的宴会厅正在布置婚礼现场,婚庆公司的人正在宴会厅门口挂巨幅婚纱照,我产生了好奇心,想看看小老板的老婆长什么样,于是就站了过去。

    小老板的老婆叫汤媛媛,长的还不赖,不过这婚纱照好像照的不是很好,看着有点别扭,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汤媛媛脖子上戴的一条项链不协调,破坏了整幅婚纱照的美感,按理说化妆师会进行合理的搭配,等婚庆公司把其他小幅的婚纱照挂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不止是这张是这样,全都是一样,所有的照片里都戴着相同的项链!

    这让我觉得很奇怪,眯起眼睛凑近一看大吃一惊,这哪是什么项链分明就是佛牌。

    这佛牌是金色的,估计是以黄金打造,上面浮雕出了一个造型奇特的佛像,凝神一看,压根不是佛像,而是一匹马上坐着一对男女,女性人物呈现出身子后仰将双腿张开的姿态,男性人物则双手搂着女性人物的腰,做出挺身子向前的姿态,一看就知道是房事姿势了。

    在雕像的两侧有两节很细的玻璃管,比吸管粗不了多少,一根里面装着黄色液体,一根里面装着灰色的土,雕像的上方还镶着一块灰白色的物体,比当年那种一分硬币还小。

    根据黄伟民给我普及的佛牌知识,我隐约觉得这佛牌不对劲,如果是从庙里请的佛牌,大多是有龙婆加持后留下的喷数,也就是生产批号,可这上面并没有,看造像的形制又不像正神,好像是一种阴牌。

    我有点拿捏不准,就给拍了下来,然后发微信给黄伟民看,还问是不是阴牌,我看有马还问他是不是马食能佛牌。

    黄伟民没多久就打电话过来了,语气凝重说:“这不是马食能,这佛牌你是哪拍来的?”

    我照实说了,黄伟民立马说:“你朋友怕是逃不出这女人的五指山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祸害死!”

    “怎么了?”我一下紧张了起来。

    “你看的没错,这的确是块阴牌!”黄伟民说。

    黄伟民跟我讲了怎么回事,他说这叫燕通佛牌,也别称和合佛牌,上面的造像是燕通法相,燕通本是缅甸一带的爱情神,法相大多都是男女合抱姿态,但也有些特殊的,就像我发的这种直接展现房事场景的,佩戴这种佛牌能促进夫妻和睦、造就魅力、增强爱人的忠诚度,本来是一种正牌,但部分黑衣阿赞为了增强效果,会入灵和使用阴物,这就变成了阴牌。

    这块阴牌上的白色物体应该是死人骨头,两根玻璃管内的物品分别是尸油和坟头土,都是阴邪物。

    黄伟民还说阴牌大多是挂在腰上的,像照片里直接挂在近心和头的位置很危险,很容易让阴牌里的灵物入身。

    我骇然不已,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小老板刚才说的话,他说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就答应了结婚,直到现在都像是在做梦,现在想来这或许是受到了这块阴牌的影响,小老板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他出事,忙问:“黄老邪,有什么办法化解吗?”

    黄伟民反问:“你是想帮男的化解还是女的?”

    我脱口道:“当然是男的啊,那女人这么歹毒化解个屁!”

    黄伟民说:“那等你搞清楚影响到什么程度了再说,保持联系。”

    挂了电话后我马上给小老板打电话,小老板接起电话我就听到了嘈杂的声音和鞭炮声,我让他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小老板说他在祠堂祭祖不能离开,等完事了在给我回电话。

    我不知道他们家祠堂在哪,没办法只能回酒店等了。

    晚上的时候小老板终于回了电话,不等他开口我就直接问:“小老板,婚纱照我在酒店看到了,为什么汤媛媛的脖子上戴着那条格格不入的项链,你知道那是什么项链吗?”

    小老板说:“你说那块金牌吧?那天拍婚纱照的时候我让她换了,看着太别扭了,就连摄影师、化妆师也说很难看,让她按照婚纱搭配换了,可她就是不换啊,还说是她奶奶特地在江西农村给她打的金牌,有护身作用,女孩但凡订婚后就要戴这种金牌,任何时候都不能取下来,是他们老家的风俗,既然是风俗我也不好说什么了,本来我想后期让影楼给p掉的,但我们仓促决定结婚,很多事都堆在了一起,后来我就忙忘记了,反正只是个形式也就无所谓了,怎么了辉哥有问题吗?”

    我冷笑道:“问题大了去了,江西老兄真是冤枉背锅了,这哪是什么江西农村风俗,汤媛媛在骗你,这是条泰国佛牌,而且还是很邪门的阴牌,你没仔细看过吗?”

    “啊?”小老板有点吃惊:“根本没正眼看过,这段时间都忙晕头了谁还在意这些细节,我听说过佛牌,但不知道长什么样,辉哥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说:“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不方便,你在哪我去找你。”

    小老板把地址告诉了我,到了后我约他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了,我将这阴牌的危害告诉了他,听完后他就懵住了,好半天才说:“难怪那段时间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老是浑浑噩噩瞌睡连天,原来是辉哥,这阴牌真有这么厉害吗?”

    我问:“汤媛媛最近有什么不对劲吗?又或者有什么反常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