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阿赞的名单-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33章 阿赞的名单

    虽然我理解杜勇的为难,但我也要为自己打算,他这把名单一卖,会把我们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招来的不仅仅是麻烦,很可能是杀身之祸!

    我瞪着杜勇就是不撒手,杜勇有些没辙,把笔一扔不耐烦道:“好了好了,不记就不记,我怎么认识了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倒霉。”

    我说:“老杜,你现在还把我当朋友,证明你有情有义,你可不能成为黄老邪那样只认钱的人。”

    杜勇哼笑道:“有情有义?你还有脸说这词,有情有义你还出卖我,在我背后捅刀子?”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把真相说出来了,免得误会越来越深,我将麻香跟我说的事都给说了,杜勇背对着我站在窗台前默默的听着,还不停的抽烟。

    等我说完杜勇慢慢回过了头,冷笑说:“我不傻老弟,麻香对我怎么样很清楚,但你知道我是个什么人吗?”

    我沉默不语,杜勇的情绪上来了,激动的吼道:“我是个嗜赌如命的烂赌鬼,赌瘾已经深入骨髓,根本戒不掉了!我冒死来清迈挣钱为了什么,是为了赌资,是为了还债,我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哈哈哈。”

    杜勇发出大笑,从他的笑声里我听出了一丝悲凉的味道,我说:“赌瘾而已,我相信你有毅力肯定戒得掉,我不信这世上有什么戒不掉的瘾!”

    杜勇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哽咽道:“麻香跟我在一起只会重蹈覆辙,你懂不懂?我不想害她,我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你也是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坐台却无能为力,你有什么感受,这都是我害的,我是个混账东西,我无法原谅自己,不值得,我不值得麻香这么对我。”

    杜勇滑坐到了地上,痛苦的揪着头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杜勇,我有点明白他的心态了,一个人当年犯了错,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他的内心实际上很后悔、很自责,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他觉得回不到当初了,他无法面对麻香,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所以他选择了逃避,选择了继续堕落,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只有靠赌博来麻醉自己,把自己扮演成彻头彻尾的混蛋,只有这样他心里才能好过点。

    我深吸了口气说:“你为了解开血金蚕蛊来到东南亚,遍访名师解蛊,蛊没解掉却成了邪术界的百晓生,得到了整个泰国邪术界的肯定,这么有难度的事都让你办成了,我不信你连赌瘾都戒不掉,说到底你就是自卑,你真是条可怜虫,麻香爱上你这样的人真是可悲,为了你这样的人煞费苦心,把自己都熬成了一个怨妇,我真替她感到不值,你这个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

    杜勇无声的淌泪,嘴角扬着苦涩笑容。

    我站起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哼!”

    说完我转身要走,不过刚走到门口杜勇突然喊道:“等会!”

    我冷哼道:“怎么,还不让走了?要记你随便记好了,卖你的名单去吧,老子也无所谓了,就算身上的降头真的解不了,但至少老子勇敢面对过,没有做一个懦夫!”

    我打开了门锁,杜勇搭住了我的肩膀,沉声道:“我搜集的名单资料你会用得着,里面详细标注了汇聚在清迈的阿赞师傅的实力,只要有这份名单,任何阿赞师傅的能力都暴露在你们面前,你们能找到对方破绽,对你们会很有帮助。”

    我冷笑道:“想要我多少钱?”

    杜勇说:“白送。”

    我回头问:“你会这么好心?”

    杜勇扬眉道:“你不是说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吗?”

    我有些没回过味来,这家伙的情绪变化也太快了,刚才还一脸悲情这会又嬉皮笑脸,把我都搞的无语了。

    杜勇拉着我坐下,态度又认真了起来说:“麻香的事你别插手了,这是我们两个的事。”

    我不快道:“你当我愿意插手?我自己的事都顾不过来了,只是一时气愤说两句罢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关我屁事。”

    杜勇叹气道:“你不插手最好,我有自己的考虑,老实说你刚才的话多少触动我了,也许你是对的,但我要点时间去整理这些年来的烂账,实话告诉你,我这次来清迈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我在大大小小的赌场欠了好多钱,曼谷的赌场我都欠了,利滚利都算不清了,是笔巨款,我不想带着一屁股烂账见麻香,那跟当初有什么区别?自从麻香来了泰国后我就知道我们该有个了断了,是重新在一起还是就此不再见面,都是时候有个结果了,无论是哪种结果,我都希望先把这笔账还清。”

    我哼道:“这倒算是人话,把名单给我,我该回去了,免得驻地那俩家伙担心。”

    杜勇抄了一份名单给我,在递到我手上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刚才说驻地有两个阿赞师傅,除了阿赞峰还有个是谁?”

    我皱了下眉问:“是谁你也不能往上记!”

    杜勇点头说:“我明白,就是好奇而已嘛,看你这小心眼。”

    我想了想说:“听过阿赞鲁迪吗?”

    杜勇回忆了下说:“出自柬埔寨尸油鬼王古路柴门下,极少在泰国邪术界行走,也不接活,只是在曼谷黑市卖过阴料,在泰国邪术界没什么名气,还不如同样师出尸油鬼王古路柴门下的澳门阿赞力,阿赞力也在清迈,看样子师兄弟要碰头了。”

    阿赞力在清迈我倒是不意外,他之所以接王济民的活害廖师傅一家,也是因为能顺便来泰国打探这批阴料宝藏的消息,我倒是对杜勇搜集资料的能力很佩服,阿赞鲁迪在泰国鲜少露面,他都能搜集到一些资料,确实厉害。

    我看了看时间不早了,还要重新去购买干粮,提出要走了,杜勇也没留我,送我上了电梯才回去。

    我乘坐电梯下楼,一时好奇打开那份名单看了看,竟然在上面看到了好些熟悉的阿赞师傅,有几个还做过我的生意,不仅如此,我还在上面看到了阿赞湿这个仇家,这事真是难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