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血腥凯丽-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37章 血腥凯丽

    黄伟民点开了他的个人资料,但资料是空白的,账号等级是最初级的,黄伟民说这是个注册没多久的新号,只能发一张图片,这人可能想到了在暗网卖这批货,于是发上来试试,然后被乃密看到了,两人这才建立了联系。

    我心说幸亏大多数阿赞师傅都不上网,更别说是隐藏这么深的暗网了,他要是在市场上卖早就引起关注了。

    我问黄伟民能不能联系上血腥凯丽,黄伟民说这图片都是两个多月前的了,这人可能卖了一两个给乃密后出于某种原因就不卖了,估计都不上暗网了,不过可以试试,因为暗网论坛有发私信功能,还能像qq一样隐身,说着他就给血腥凯丽发了私信。

    让人激动的事情发生了,我和黄伟民面面相觑,血腥凯丽竟然马上就回复了,他一直在隐身状态!

    黄伟民立即进行了咨询,血腥凯丽可能看到黄伟民的账号比较高等级,也没什么戒心,直说这个人眼琥珀早就卖掉了。

    黄伟民问还有没有其他的货,他想要这批货。

    这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黄伟民是做什么的,要这些东西干什么,明显是在试探虚实了。

    黄伟民说自己是开佛牌店的,需要大量阴料制作佛牌,而且还跟不少阿赞师傅有联系,想买这些东西,然后转手卖给阿赞师傅赚一笔。

    血腥凯丽半天没有回复,黄伟民猜到对方在犹豫什么了,于是从电脑里找出几张店里的实拍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他拿着佛牌,拍来展示给游客看的,我心说这家伙还自己做模特,佩服佩服。

    黄伟民把自己的脸部做了马赛克处理,然后把照片发了过去,以证明自己确实是开佛牌店的。

    血腥凯丽仍没有回应,正当我们有些没辙的时候,他突然一张一张的发来了照片,消息不断的闪动,把我们都搞懵了,只见每张照片里都展示着一样阴料,什么琥珀心脏、琥珀人胆、琥珀耳朵应有尽有,足足有十几种。

    血腥凯丽说这只是一部分,他手里还有很多,因为账号等级太低,只能发一张图片,所以并没有都发上去,只是发了一张试试,他问黄伟民能不能都“吃”下,他感觉这些东西不太吉利,不想留在手里了,想一次全出手!

    黄伟民赶紧回复没问题,价钱方面怎么说。

    血腥凯丽说他不要虚拟币,就要泰铢,一个三万泰铢,一共有上百个!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竟然有这么多,我回过神让黄伟民赶紧答应他,然后想办法约他当面交易。

    黄伟民这时候反倒不急了,起身去泡茶,把我急的不行。

    黄伟民泡好茶倒上,悠闲的喝了一口,赞叹道:“这国内带来的武夷山大红袍真香啊,阿辉,你也来一杯?”

    我哪有心思喝茶,示意他赶紧,免得血腥凯丽跑了。

    黄伟民不以为然道:“你急什么,我问你你做一笔大买卖会不会先考虑清楚?”

    我点点头,黄伟民说:“这不就是了,我要是立刻就答应反倒容易引起怀疑,你没看出来吗他这是急着出手了,暗网的虚拟币币泰铢值钱多了,但他不要却要泰铢,我故意吊吊他胃口,可以套到更多的消息,明白了吗?”

    我有点回过味来了,这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和黄伟民两人坐在电脑前悠闲的喝茶,血腥凯丽见半天没回复果然急了,问人还在不在,还说要是“吃”不下这么大批的货,就按照承受能力“吃”一部分,价格好商量。

    黄伟民这才放下茶杯,用两根食指戳着键盘打字,告诉血腥凯丽确实有点太多了,手头上没这么多钱,但可以“吃”下一大半,说的就像真要买这批货似的,老实说我还挺佩服他做生意的才能,难怪卖假货这么多年都没出事了,这都是因为他的谨慎。

    血腥凯丽说那也行,问怎么交易。

    黄伟民又不搭理他了,故意晾下血腥凯丽,继续靠在椅子上喝茶,大概三分钟左右他才回复说刚才店里来了顾客,他去忙去了,顾客真难缠,耽误他做大生意,让血腥凯丽多担待,血腥凯丽回复了一个笑脸表情,说没事。

    我在边上只想笑,这家伙太能搞事了,弄得更真的一样。

    黄伟民回复说谢谢理解,怎么交易倒是小事,主要看怎么方便,他也信任暗网上的兄弟,只是他不知道这批货有没有问题,怕是假货,因为阴料这东西不像普通商品,可以用肉眼就能分辨出真假来,而是要看到实物,还要阿赞师傅用法力感应是真是假。

    说着黄伟民就抛出了这番话的真实目的,问货源到底是哪来的。

    血腥凯丽不回话了,黄伟民也不在意,跑去店外照看店里的生意,让我先盯着有动静就叫他。

    我比黄伟民可急多了,坐在电脑前焦急的盯着屏幕。

    几分钟后血腥凯丽回消息了,说这批货绝对真实可靠,是他爷爷留给他的遗物,他从父亲那里得知自己家族在十三世纪兰纳王朝时期,是宫廷里的古巴大师,地位显赫,但随着兰纳王朝的覆灭,他们家族也没落了,这批本该被销毁的阴料因为祖上古巴大师的不舍,所以给偷偷珍藏了下来,他们祖上几辈人都还是古巴大师,成天跟邪门的阴料打交道,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后辈们都不愿学了,到了他父亲这一辈更是厌恶这一行,觉得太阴邪了,他爷爷经常把家里搞的阴气森森,为此他父亲跟他爷爷老是吵架,后来他父亲离家出走去了南邦府过新生活,从此不再跟他爷爷来往,他父亲来了南邦后开了家公司,娶妻生子。

    血腥凯丽一直生活在南邦府,本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因为他父亲从来没跟他提过爷爷,直到爷爷去世的消息传来他才知道了自己家族的事。

    父亲带他回了位于清莱山区的老家,办完丧事后他父亲继承了爷爷留下的祖屋,山区的祖屋也不值钱,父亲就给锁了一直放在那不管,回南邦继续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