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上钩-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38章 上钩

    后来他父亲因病去世,公司交到了他手上,但他因经验不足和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公司面临倒闭,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清莱山区的祖屋,虽然当年祖屋不值钱,但这几年泰国的房地产蓬勃发展,房价水涨船高,清莱山区的那栋祖屋已经多少值点钱了,如果变卖应该能让公司度过危机,于是他去了祖屋,祖屋多年不曾住人脏乱不堪,没办法他只能动手打扫,以便能卖个好价钱。

    正是因为这次打扫他在祖屋里发现了一个地窖,地窖里异常的潮湿阴森,他大着胆子进去,发现里面全都是他爷爷或者是太爷爷当年留下的东西,有很多恐怖的刑具不说,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他猜测这里很可能是爷爷的施法室。

    地窖里的东西大多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唯独有一口尘封的箱子完好无损,上面还上着锈迹斑斑的锁,他找来东西把锁砸掉,发现是满满一箱子琥珀球。

    他用烛火一照,吓的倒吸了口凉气,里面居然有颗人眼球!

    这些东西这么阴邪,本来他打算直接扔到山里算了,免得放在这里被买祖屋的人发现了不太好,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毕竟是祖上留下来的,就这么扔了好像不太好,他想起父亲提过的事,自己的祖上是宫廷古巴大师,没准这些东西出自兰纳王朝的宫廷,可能会值点钱也说不定,如果这些东西能卖钱就不用卖祖屋了。

    这些东西太恐怖了,他不敢拿到市场上卖,也不知道该找什么人出货,而且他还怕惹来警察很麻烦。

    后来他去酒吧喝酒,听到两个小混混在那高谈阔论暗网里的交易,通过暗网的虚拟币交易进行卖毒,警察根本就查不到交易的证据,到时候把虚拟币卖给别人换钱,就神不知鬼不觉了,他听进去了,于是花了点钱找小混混打听了暗网,回到公司就登上暗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那个人眼琥珀发到了专门交易这类阴邪东西的暗网论坛上,还在图片上标注了十三世纪兰纳王朝宫廷古巴加持的字样。

    他坐在办公桌前等着,不过一直无人问津,贴子很快就沉了。

    我心说真正有能力的阿赞师傅不上暗网,而上暗网的大多是那些找刺激的人,根本不识货,多半以为他在卖假货,无人问津也正常。

    正当他有些失望,打算把注意力转回变卖祖屋上的时候,突然有人私信联系了他,表示想买人眼琥珀,问他多少钱,而这个买家就是乃密了。

    他很激动,但拿不准价格,想起是十三世纪的东西年头不短了,多少值点钱,于是随口开价十万泰铢,没想到乃密根本不还价,只问能不能用虚拟币交易。

    他不知道虚拟币比泰铢值钱就拒绝了,说要泰铢现金。

    乃密考虑了下让他提供银行账号,他将信将疑的提供了公司的银行账号,没想到钱很快就打进来了,他马上按照乃密的要求把货发到了曼谷的邮局里。

    这钱来的太容易,让他意识到这批货的价值了,如果每个都能卖十万泰铢,一百来个就是一千万泰铢,这笔钱都能把他的公司买下来了,帮公司度过难关自然不在话下!

    我换算了下,一千万泰铢大概是两百来万人民币,确实不少了,这也反映出血腥凯丽的公司至少值两百万人民币,在泰国算是规模不小的公司了。

    乃密的十万泰铢对公司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他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买,可惜暗网论坛新账号只能发一张图片的规定让他很无奈,没办法他只能每天都登陆着暗网,守株待兔了。

    等了一段时间乃密又联系了他要货,还是按照老法子收钱发货,这次发货后乃密就再也不联系他了,他很失望,因为失去了一个客户。

    我心说乃密都挂了,当然没办法找他买货了。

    不过血腥凯丽并没有放弃,还是在暗网上守株待兔,时间一长他就没耐心了,公司又急钱周转,他琢磨要是在碰上乃密这样的客户,就尽量让人家全都要了,价格低点也没关系,只要换成钱至少能让公司度过难关,他就这么等到了我们。

    看完血腥凯丽发来的消息后我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对不起了泰国小老板,我们不是真的想买而是想抢!”

    血腥凯丽自然听不到我说的话,只是一个劲解释这批货绝对货真价实,非常值钱,要不是公司遇到了过不去的坎急着用钱,他绝不会这么便宜就处理掉。

    我冷笑了声,心说这东西在普通人看来根本不值钱,还是邪门东西,倒是在阿赞师傅手上是宝贝,可惜这泰国小老板根本不知道黑市存在,又不敢拿到市场上卖,说白了在他手上就是有价无市的废品,扯什么值钱不值钱,乃密这个客户是他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他已经很幸运了,要是拿到市场上卖,这会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我把黄伟民叫了进来,黄伟民看完血腥凯丽发来的消息,扬眉说:“你看看,该说的不该说的他全都说了,要是照你的方式问准保屁收获也没有。”

    我笑说:“还是你行,把这些人的心理都摸透了,对方已经被你牵着鼻子走了。”

    黄伟民得意道:“那当然,老黄我纵横泰国多年什么人没见过,这泰国小老板怎么跟咱们中国商人比?”

    我说你别得意了,赶紧想想该怎么回复人家。

    黄伟民转了转眼珠,伸出两根食指在键盘上戳字,我取笑他这种打字方式,黄伟民无奈的说没办法,以前他老婆在泰国的时候他偷摸上暗网,不敢发出太大动静,就这样戳字,结果养成了习惯,要是嫌慢那他口述我来打也行。

    我说可以,于是把他推开,由他口述我开打字。

    黄伟民让我回复,价格再低点他可以一口“吃”下,不过有个前提,需要带阿赞师傅当面验货,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