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借钱-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39章 借钱

    血腥凯丽发了一串省略号,应该是觉得这样不太好,要么是怕黑吃黑,要么是怕我们报警,这人还挺怕事,一般胆小的人都做不成大生意,难怪公司在他手上经营不善要倒闭了,这人恐怕还不知道现在整个东南亚的法师都在找他,要是知道肯定吓尿了。

    黄伟民将脚搁到了桌上抖着,胸有成竹的说:“你信不信,这家伙已经急钱急疯了,只要随便出个价,能让他公司度过难关肯定就答应了,唉,真是太可惜啦,我要是真的买下这批货就发财啦。”

    我挖苦道:“那你倒是买啊,又没人不让你买。”

    黄伟民摇头道:“不敢,买了就砸手里了,现在什么形势根本没法出货,要是让那些阿赞师傅知道这批阴料宝藏在我手里,我就死定了,再说了这批阴料宝藏能换来尸油鬼王古路柴帮你解降,我不会那么没义气的啦。”

    我哈哈笑说:“你得了吧,你这家伙还会讲义气,你就是怕死!”

    黄伟民白了我一眼不吭声了,这时候血腥凯丽发来了消息,说如果全要最多每个在降五千泰铢,也就是两万五泰铢一个,一百来个算二百五十万泰铢,当面交易就当面交易,不过这批货在他清莱山区的祖屋里,需要跟他过去取。

    我让黄伟民赶紧答应,可他说演戏要演全套,免得到时候临门一脚人家产生怀疑,那不是白折腾了,于是让我打字回复,说两百五在中国民间是个不太好的数字,大概是傻叉的意思,干脆两百万成交,行就马上过去交易,不行拉倒。

    黄伟民这么说无疑是透露了我们中国人的身份,也算是给对方提前打个预防针,免得见面发现我们是外国人产生顾虑。

    血腥凯丽果然问我们是不是中国人,我打字说是。

    他说难怪这么狡猾了,中国人做生意确实厉害,还感慨他的公司跟中国人做生意就没挣到过钱,账面上看着是赚的,可最后一算账发现根本不赚钱。

    我和黄伟民有些想笑,这只能怪他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怪什么中国人狡猾。

    我听说泰国前十的首富当中有七八个都是华裔,也不知道那个老猫是不是这七八个里的华裔,他垄断了泰国的商业寺庙,培养了不少商业阿赞,大把大把的捞钱,资产少不了,不知道是个什么人物,可惜那天没看到正脸。

    随着聊天的深入血腥凯丽松口了,答应了两百万泰铢的价格,他还告诉我们他是做广告公司的,大多做户外的广告,不少中国商人在泰国的户外广告牌都是他公司做的,按照中国人的规矩要收取百分之三十的定金,先汇款,如果同意就当面交易,不行这生意就别做了。

    黄伟民愣住了,我白了他一眼说:“演砸了吧,两百万的30%就是60万泰铢了,这钱谁出?”

    黄伟民哼道:“你问的不是废话嘛,是你要这批货又不是我要,当然是你出了。”

    我有些无语,这钱确实该我出,只是这么多钱我一时半会上哪去弄,也只能找黄伟民借了。

    黄伟民见我一直盯着他看就明白我在想什么,站起说:“我靠,你可别打我主意,我可没这么多钱。”

    我说:“换算成人民币就十二万多点,你在泰国卖了这么多年假佛牌,连十几万的积蓄都没有鬼才相信!还说讲义气,谈到钱你就我靠了,别这么小气先借来用用,又不是不还你。”

    黄伟民急了,说:“阿辉,我不是我相信你啊,实话说这钱我确实有,但每个月的净利润我都要按时汇到国内,给我老婆保管的啊,这个月快到月底了,这钱马上要汇回去了,要是借给你我就死定了,李娇这才刚走没多久,我要是月底又不汇钱回去,老婆非怀疑我在泰国搞什么名堂不可,她非杀了我不可,你可别害我啊。”

    我盯着黄伟民,他指着电灯苦着脸说:“我对灯发誓说的是实话了,要是骗你就让我出门被车。”

    我打断了他,说:“算了不勉强你了,我自己想办法,临门一脚了总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武汉的店正在转型升级,店里的钱肯定不能动,想着想着我忽然想起了方中华,现在也只有他这个土豪能帮我的忙了,十几万对他来说就是九牛一毛,只是这才刚合作没多久就找他借钱有点不太好,但为了保命也只能硬着头皮了。

    我翻出方中华的号码打了过去,提出以私人名义跟他借点钱,会尽快还给他。

    方中华说钱都是小事,借给我随便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他问我是不是在泰国遇到了什么麻烦。

    泰国方面的事我也不好跟他多说,只说遇到了点小麻烦。

    方中华听出我不愿多说了,并没有多问,爽快答应借给我,让我提供账号,不消几分钟就把十几万给打了过来,还说他有办事处在曼谷,雇的都是泰国当地人,这几个泰国人在当地的关系很硬,如果真的遇到钱不能解决的麻烦可以去他的办事处,找这几个泰国人帮忙,他打声招呼就行了。

    我说没必要麻烦了,这钱能解决问题了,几番道谢后我把电话挂了。

    我长吁了口气,总算把问题解决了。

    黄伟民说:“方中华真是大方啊,十几万说借就借了,跟他合作很占便宜啊。”

    我哼笑道:“你想的太简单了,如果可以我才不想找方中华借钱,你的做事方式跟方中华不是一个量级的,他才是老狐狸你知道吗,你知道台湾的阿赞尼克吗?”

    黄伟民摇摇头。

    我跟他说了阿赞尼克是如何被方中华的怀柔手法控制,继而帮他卖命的事。

    黄伟民听完咽了口唾沫说:“这种笼络人心的手法确实高明啊,你这是怕借了他的钱就欠他的情了?”

    我点头说:“不光是欠情的问题,我怕因为这事影响我以后做生意,怕被这事掣肘,要看方中华的脸色,不过眼下也只能找他借了,你又没钱借给我。”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