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泄药-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章 泄药

    小老板想了想说:“她以前虽然任性,但还不至于太过分,不过最近好像变本加厉了,有些东西要买就一定要买,不买就直接发脾气撒泼,我都拿她没辙,还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就是那方面的事,以前她比较冷淡,最近变的很生猛啊,本来都是我掌握主动权可现在反过来了。”

    小老板似乎想起了两人的床事画面,嘴角扬起了一丝淫笑,嘀咕道:“还挺享受的,其实她也没什么不好,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那方面能力也强,我不知道以前为什么看不上她这段时间我对她产生感觉了,嘿嘿。”

    我皱起了眉头问:“你现在什么打算?”

    小老板回过神说:“还能有什么打算,都到这份上了,自然是结婚啊。”

    我试探道:“那我刚才说的。”

    小老板笑了笑说:“辉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这佛牌的事太迷信了不能当真,顶多我回去让她不要戴了。”

    我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他从怀疑汤媛媛到质疑我的话可信度,不过短短的一瞬间,变化之快让人咋舌,除了是阴牌带来的影响外没别的可能了,这会我说什么都没用了,这阴牌的效果果然霸道。

    我叹了口气,这段时间怎么尽碰到男女之间那点邪门事了。

    照小老板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没到痴迷的程度,应该还来得及,跟小老板分别后我给黄伟民打去电话说明了情况。

    黄伟民说:“对你朋友来说情况还好,只要不跟那女人接触,不出半个月就能恢复正常,至于那女的照你说的情况来看,性情变本加厉,那方面能力增强,这都是阴牌催发的效果,灵物多半入体了,要不了多久她的行为就会超出常人难以承受的范围,变成精神病都还是轻的,严重的可能会致死,你只想救你朋友那这事简单,想办法隔离他跟那女的接触就好。”

    既然只是隔离那还好办,不过这事让我觉得奇怪,汤媛媛佩戴佛牌的本意肯定是为了留住小老板,她应该是知道佛牌效果的,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谁会笨的拿命去留住一个人,命都没了留住人有个屁用?

    想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汤媛媛没准也是个受害者,她或许并不知道这佛牌有这么霸道的效果。

    我问:“对了黄老邪,你知道这佛牌的来源吗?”

    黄伟民说:“像这种阴牌来源肯定是泰国,你发来的照片我分析过了,像是出自清迈的阿赞吉布之手,是个马来人,专门制作这种姻缘阴牌,他跟国内佛牌商有没有合作我不太清楚,不过据我所知国内很少有人倒腾这些阴牌,掰着指头数也能数到,北京的方中华,珠海的毛贵利,福州的张广发,那女的想在泰国直接购买这种阴牌的可能性很低,这边的牌商我都认识,有人出这种货我肯定知道,她极有可能是从这三人手中购买的,不过也不排除她是从港澳台地区购买的,那边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怎么,听你这话还想帮这女的?”

    我说:“随便问问,先把我朋友救下来再说吧。”

    挂了电话后我马上琢磨起如何隔离小老板跟汤媛媛了,在短时间内说服小老板是不可能了,那就只有强制隔离了,可问题是强制隔离等同于绑架,实施起来很困难,首先需要一个可以长时间关着小老板的地方,其次还不能惊动警察,这几乎不可能办到,小老板明天大婚,如果不出现,他家里人肯定会以为他出了什么事,跟着就会报警,弄不好我他妈还成绑架犯了,这法子行不通。

    正当我纠结有什么法子可以隔离小老板时,酒店楼下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我凑到窗边看了看,好像是酒店住客突发疾病被送去抢救了,看着闪烁的救护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法子,住院!

    这是目前最好的法子了,先把小老板弄进医院,在想办法以传染病的名义隔离起来,这样问题就解决了,我看了看时间,刚才小老板说过,他会亲自把伴郎服送到酒店来给我,这是一个好机会,想让他住院就要用最快的办法了。

    我匆匆出门去找中药房,幸好找到了还没打烊的中药房,进去就让老板给我来半斤番泻叶,老板吃惊不已问我要这么多干什么,我说家里老人常年便秘,多买点备用。

    买到番泻叶后我回到酒店,本来打算全倒进电壶烧,但怕搞出人命只放了三分之一进去,效果应该也不差。

    没多久小老板就给我送衣服来了,我给他到了水,小老板可能来的急,口渴难耐,一大杯一会就下肚了,也没察觉出有什么问题,只是说这茶怎么那么涩。

    在我试衣服的时候他就发作了,进了厕所就没出来,哎呦哎呦声不断的传出,我故意询问他怎么了,小老板虚弱无力的问我那是什么茶,怎么喝了拉肚子,我一问三不知,只说是泰国带回来的茶叶,估计过期了。

    可能分量下的太重了,小老板没多久就撑不住了,说要虚脱了让我赶紧给他叫救护车,这还用他说,在他进厕所的时候我就偷偷叫救护车了。

    救护车来了后我陪着小老板去了医院。

    小老板拉的都快虚脱了,跟医生沟通、尿便送检什么的全是我在干,我偷偷去了感染科,强忍恶心从感染科的公厕里取了点样本换掉,也不管到底有没有传染病菌了,至少这里的样本几率更大一点。

    运气还不错,化验报告一出来医生就说小老板得了霍乱,直接就被送进了隔离病房,连我都跟着遭罪,接受了隔离检查。

    我对这法子很满意,小老板这情况肯定是结不成婚了,就算汤媛媛要来看他,也要穿上隔离服,还呆不了多长时间,这影响就小多了。

    小老板的手机在我手上,我看差不多了就打算通知他家人,不过刚拿起手机一个备注为“小汤圆”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应该是汤媛媛的昵称,也是时候会会这汤媛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