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祖屋地窖-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0章 祖屋地窖

    黄伟民叹气道:“阿辉,实在对不住了,我也有难处啊。”

    我挥手道:“算了我理解,别说这个了,钱都有了先顾好眼前吧。”

    我赶紧回复血腥凯丽说可以给定金,让他把公司名字和账户发过来,这么一来我也不怕他坑了这十几万不给货了,毕竟公司跑不了,开的账户也是他的名义。

    血腥凯丽发来公司账户和名字,他的泰文名比较长,但翻译过来里面有个凯字,难怪取个网名也有凯字了,我就称呼他为凯了。

    我让黄伟民操作电脑把钱打给了凯,这事就成了。

    我们约好在凯的南邦府公司附近碰头,然后一起前往清莱山区的祖屋拿那批货。

    黄伟民本来不想掺和进这件事,但对方认的是他,没办法他也只能前去了,而我满身纹身刚好可以扮演验货的阿赞师傅角色。

    黄伟民把店交给手下的泰国女店员,就驱车带我赶赴南邦府。

    兰纳王朝在泰国历史上是个控制泰北地区的王国,十三世纪孟莱王定都清迈,但清莱也是兰纳王朝的势力范围,所以这批货出现在清莱山区并不奇怪,这反而对我更有利,阿赞师傅们全都聚集在清迈,他们决然想不到这批宫廷古巴大师的阴料宝藏会在北部的小府城山区里。

    经过几个小时的驱车我们到达了南邦府,刚进城区我就被这座独特的小城吸引了,路上竟然跑着许多马车,黄伟民说南邦是泰国唯一保留马车当交通工具的省府,缅甸风格的庙宇众多,也有很多有能力的龙婆,价格也不高,改天店里进佛牌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这里的龙婆。

    我们在一条古色古香的商业街上接到了凯,凯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人很瘦,皮肤略黑,可能因为公司缺钱的事给急的,人很憔悴,胡子拉碴的。

    上车后黄伟民介绍我是他的合作伙伴,叫阿赞辉,是个华裔阿赞,泰国人对阿赞师傅很尊敬,凯也不例外,主动恭敬的朝我鞠躬,双手合十行礼。

    我们到达清莱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还下着小雨,在凯的带领下我们进山去了他的祖屋,祖屋位于山腰处,虽然很残破,但还挺有特色,是一栋人字屋顶木质结构建筑,但部分位置浇筑了水泥,看着就像一栋小别墅,如果翻修翻修没准真能卖不少钱,难怪凯想变卖了。

    凯带我们进了屋,里面一片漆黑,散发着潮湿木头的气味,他说这里没电,只能用蜡烛,于是找来烛台点上蜡烛照明。

    屋内的家具很古朴,都是木质的,因为被凯打扫过,看着还挺像样,就是潮气太大了,即便这些木质家具涂了防腐漆也没用,家具都出现了发霉变烂的迹象。

    凯带我们进了杂物房,地上铺着一块地毯,凯掀开地毯下面露出了一块四方的门板,上面还上着一把锁。

    凯拿钥匙打开锁掀开门板,下面有一架木梯,凯端着烛台先爬下去了,我和黄伟民紧随其后。

    这地窖还算蛮大了,有二十来平米的样子,里面的东西都被白布盖上了,黄伟民问能不能掀开看看,凯没拒绝,只说最好别看,因为没什么好看的,都是些废铁,还挺吓人。

    凯越这么说我们越好奇,我掀开了白布,发现是一些造型古怪的东西,有的像是中国古代的战车,上面镶满了铆钉,还带着发黑血迹,看着有点瘆人,有的像是大炮的炮膛,上面刻着精致的花纹,还能看到鎏金的痕迹,完全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我下意识的伸手一碰,一股冰凉气息顿时传导进体内,让人很不舒服,我马上明白这东西上可能附着阴气,示意黄伟民别乱动,免得感染到阴气。

    这些造型古怪的东西可能是用来惩罚犯人的刑具,当年的宫廷古巴大师掌管着生杀大权,孟莱王要杀谁,大多是由古巴大师来执行。

    除了这些古怪刑具外,还有不少叫不上名来的工具堆放在那,这些工具都带着尖锐的金属头,就像武器,让人不寒而栗,多半是辅助的刑具,我甚至还看到了类似中国血滴子那样的罩头刑具。

    这些东西锈迹斑斑、残破不堪,跟废铁没什么两样,难怪凯看不上这些东西了,如果这些东西真是杀人刑具,也是值钱的阴料,可惜凯不识货。

    凯有些焦急,示意我们赶紧看看那箱子琥珀阴料。

    我们走过去凯打开了箱子,在烛火的映衬下一箱子的琥珀器官顿时让人毛骨悚然,凯双手合十冲我行礼,示意我验货。

    我能肯定这就是阿赞师傅们要找的阴料宝藏了,根本不用验货,我一时有些发懵,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找到了这批阴料宝藏!

    黄伟民清咳示意我“验货”,我回过神,装模作样的将手放在琥珀球上“念经咒”,反正凯也听不懂,我将李白的静夜思反复念了几遍,然后说是真货。

    凯松了口气让我们把剩下的钱给他,然后就可以抬上东西走了。

    起初给他的十几万是为了顺利的找到这批货,现在见到东西了又肯定了是真货,我自然不可能再给他钱了,也只能硬抢了,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厚道,但没办法只能这么干了。

    黄伟民这时候过去抬了抬箱子,示意有点重,叫凯帮忙先抬到外面去,然后在付钱,凯没戒心当即弯腰去抬箱子,我则悄然迂回到凯的身后,打算将他打晕。

    就在我要下手的时候上面的屋里突然传来了推门声,凯警觉的直起了身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只能收手了。

    黄伟民问凯还有谁会来他的祖屋,凯茫然的摇摇头,说除了他外没有人会来了,说着他就要出去看看,我觉得不对,立即阻止了他,然后亲自爬上木梯,探头朝外看去。

    杂物房的门半开着,能看到外屋的情况,只见外面一片漆黑,只能看到两道黑影站在屋中环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