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绝境逢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2章 绝境逢生

    黄伟民马上反应过来,用工具敲打琥珀球弄出动静,配合我说的话。

    阿天吼道:“你们不要乱来,破坏了这批东西对谁都没好处!”

    烟雾不在飘下来了,我们暂时松了口气。

    这么一来我就踩住了他的尾巴,手中有枪也没用,只要我们不出去,他就奈何不了我们,黄伟民一边捂着口鼻咳嗽一边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这么耗下去对我们很不利,他们要是搬支援,到时候我们躲在这里也没用了。

    看样子今天跟踪我们的就这两人,要是还有其他人这会早现身了,老猫的人估计都在清迈,清迈离清莱不算太远,快的话一两个小时就能赶到,如果阿赞峰和阿赞鲁迪能赶来,至少时间对大家都是公平的,谁的人先赶到谁就能占到先机!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打算给杜勇打电话,但电话怎么也打不出去,一看才知道怎么回事,该死,这地窖里收不到信号!

    上面传来了打电话的动静,看来阿天向老猫汇报情况了,这是要搬人马过来了!

    黄伟民紧张道:“阿辉,现在怎么办,这么下去我们撑不了多久了。”

    我急的踱来踱去,可始终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就在我没辙的时候上头传出了小满惊慌失措的声音:“啊,天哥,救、救命啊。”

    小满好像在地上打滚,发出很大的动静,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和黄伟民很诧异,仰着头看地板,不知道什么发生了什么。

    黄伟民嘀咕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摇摇头说:“不清楚,好像出什么意外了。”

    阿天似乎看到了什么吃惊的事,倒吸了口气,惊呼道:“小满,你怎么了?”

    小满惨叫道:“救我天哥,快、快啊。”

    地板上传来剧烈的挣扎,激起粉尘脱落,一把手枪突然掉进了地窖,应该是小满在地上打滚不小心把枪弄丢了。

    我赶紧跑过去捡起来,有了枪在手我的底气就更足了,我也不管上头发生了什么,调整了呼吸,端着枪就要爬上去。

    黄伟民提醒道:“阿辉,小心有诈!”

    我顾不上许多了,这么好的机会总不能不搏一搏,我示意黄伟民先呆在下面以防不测,我则爬了上去。

    等我爬上来一看,小满在地上痛苦打滚,阿天就站在边上呆看着。

    我端枪指着阿天,阿天渐渐收了呆滞表情,端起枪指着我,嘴角扬起怪笑道:“你中计了。”

    我惊了下,试着扣动扳机,这才发现是把空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

    地窖里传出黄伟民痛心疾首的声音,他或许意识到有诈了,只是我们的反应时间太短,机会稍纵即逝,中了圈套也没办法,没想到这两人还挺诡计多端,居然演戏诱我上来,幸好我让黄伟民先呆在下面,不至于太被动。

    我把空枪给扔了,盯着阿天质问:“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跟踪我们,刚才听你们说什么猫老板,这都是他指使的?”

    阿天沉声道:“你没必要知道,让下面的人出来,否则我一枪崩了你!”

    我讪笑:“你敢开枪我马上让我朋友毁了那批东西!”

    阿天怪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要挟我了?小满,下去把下面的人给解决了,带上东西回去领功了。”

    小满还在地上打滚,像是根本没听到阿天的话。

    阿天皱眉呵斥道:“人都出来了还演什么,快点起来下去!”

    小满一边打滚一边叫道:“不是啊天哥,我是真、真的难受啊,身体内好像有很多虫子在爬,啊~~好难受啊。”

    阿天愣愣的盯着小满,我也觉得意外,只见小满在地上滚了一会后身体突然蜷缩,双眼暴突、双手呈鸡爪状,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整个人就僵住不动了,就像中了定身咒,接着更为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在肉眼看得到的情况下小满急剧的消瘦了下去,好像瞬间脱水了,变成了一具皮包骨的干尸,保持着僵住的姿态一动不动,就这么恐怖的死了!

    这一幕让我和阿天都看呆了,不住喘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我的脚下传来轻微震动,黄伟民用工具隔着地板在提醒我,我回过神看向阿天,他还呆呆的看着小满,显然没从这震惊的一幕中回过神来,我趁他不注意一下扑过去,按住他的手腕往墙上一磕,手枪顺势掉落,我大喊:“黄老邪!”

    黄伟民的头探出了地窖,环顾了一下,看到小满的死状吓的差点摔下去了,好在他马上镇定了下来。

    我用脚把边上的手枪踢了过去,黄伟民捡起手枪,哆嗦的指着阿天,叫道:“别动,不然我开枪了!”

    我死死压着阿天,咬牙道:“这把枪里该有子弹了吧!”

    阿天哼了一声,突然发力用脑袋直接砸向了我的脑门,我们的头骨相撞发出“嘭”的一声,我的脑子震荡了一下,顿时有点头昏眼花,双手松了下,阿天顺势一个翻滚,形势一下反转,我被他压在了身下,他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这家伙肯定是个练家子,双手十分粗糙,力道十足,就像钳子似的,掐的我都快窒息了。

    我痛苦的掰着他的手臂,吃力道:“开枪啊。”

    黄伟民明显没玩过枪,端着枪不住的哆嗦,迟迟不开枪,我也顾不上黄伟民了,只能使出吃奶的力气自救反抗,突然“嘭”的一声,子弹击中了我身边的地板,地板被射出了一个洞,冒起了白烟,我的耳膜都被震的生疼,产生了耳鸣。

    “啊,打偏了,对不住了阿辉。”黄伟民颤声道,跟着慌忙摆弄枪栓准备继续开枪。

    可能是第一枪的缘故黄伟民太紧张了,第二枪应该不会了,况且距离这么近,就算三岁小孩都不会再打偏了,阿天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突然抱着我朝边上滚去。

    我们两个在地上打滚,彼此掐着对方,黄伟民端着枪瞄来瞄去,始终不敢开第二枪,生怕打错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