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救兵麻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3章 救兵麻香

    正当黄伟民举棋不定的时候,阿天突然松开了手,出现了跟小满一样的症状,身体僵住,跟着忽然倒地,双手在身体上乱抓,没一会他也迅速脱水,眨眼功夫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黄伟民跑了过来,浑身发抖,一下瘫倒地上,带着哭腔道:“死了,都死了,我可没开枪打死人,但老猫肯定会以为是我们把他的人弄死了,这下完蛋了,我在泰国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连老鼠都不敢得罪,现在一下把老猫得罪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阿辉,认识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这下真的要安了。”

    我镇定了下来,环顾漆黑的屋子,小满和阿天死的这么离奇,肯定是有人暗中协助我们脱困,我喊道:“什么人在动手帮我们,多谢了,能不能出来见见。”

    屋内没有传出动静,黄伟民哭喊道:“还谢什么谢,这哪是在帮我们,分明是在害我们啊,天杀的。”

    闪电划破天际,我忽然发现地上映衬出了一道人影,回头朝门口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

    “麻香?!”我认出了是谁惊呼道。

    麻香镇定的走了进来,看了看地上阿天的尸体,问:“怎么样,没事吧?”

    黄伟民呆呆看着麻香,骂道:“你他妈谁啊,瞎啊,这叫没事吗?”

    麻香冷哼道:“你怎么还有这样不堪的朋友?”

    我无奈的苦笑,介绍了下黄伟民,黄伟民瘫坐在地上气愤的碎碎念,我也懒得搭理他,问麻香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麻香说她在曼谷找到了杜勇的住处,但杜勇好像发现她了,收拾东西跑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没办法她只能滞留曼谷,她以为又是我透露风声给杜勇,后来想办法联系上了朱美娟,朱美娟告诉麻香我来泰国了,她更怀疑是我通风报信了,朱美娟告诉她我去曼谷丹嫩沙多水上集市找一个阿赞师傅学法了,麻香找去了,结果发现阿赞峰的驻地已经烧毁了,变成了废墟。

    我问麻香怎么不直接联系我,她说本来就怀疑我通风报信又怎么会联系我,我肯定不会告诉她杜勇在哪,而且她也不想难为我再出卖朋友了,所以选择了暗中找我,想用这种法子间接找到杜勇。

    通过不断的打听,麻香总算在水上集市打听到了我们的去向,有人看到我们朝清迈方向去了,于是她就追去了清迈,一直在清迈到处找我,结果发现我上了去罗勇的大巴,她只好又跟着我去了罗勇,当晚她就跟我坐了同一辆大巴,只不过她并没有让我发现,然后她就发现了黄伟民的佛牌店,一直埋伏在附近盯梢。

    看到我们准备开车离开,她怕追不上,就悄然把一只蛊虫放在了车里,利用她能控制蛊虫和感应蛊虫的能力,这才找到了这个地方来,躲在屋外目睹了我们被困在地窖里的情况,本来她不打算现身,但看我们没法解决,这才出手相救。

    小满和阿天都是悄无声息的中了她的蛊虫而毙命,麻香一念咒,蛊虫在他们体内疯狂繁殖吸血,瞬间让他们变成了干尸。

    我听的心有余悸,得罪这女人真是没什么好下场。

    黄伟民逐渐平静了下来,不快道:“这位玩蛊的大姐,你放虫子咬咬他们就算了,怎么直接把人弄死了,你把我害惨了啊,我得罪了老猫,以后在泰国可能混不下去了,这笔账怎么算啊。”

    麻香冷脸说:“好心救了你你还罗里吧嗦,是不是也想试试我的蛊?我的蛊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玩的!”

    黄伟民顿时蔫了不敢吭声了,我说:“你别没完了,人家麻香是好心救我们,没她今晚我们很难逃过一劫,老猫既然派人跟踪了我们,我们早就暴露在他的视线下了,就算我们没杀了他的人,你也一样惹上他了,动他的货你觉得他能放过你?”

    “都是你个阿赞辉给害的,让我查什么暗网,把我卷进这件事里来,我就是一个正经生意人,不想惹上邪术界勾心斗角的事,这下可好了,一捅就捅了马蜂窝,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家人赖着你,你要给我养父母、老婆和孩子。”黄伟民说。

    我嗤笑道:“行啊,既然你把老婆也托给我了,那我跟你老婆是不是也能睡在一张床上,嘿嘿。”

    黄伟民白眼道:“还敢占我便宜,你个畜生,连朋友妻都不放过,想得美!”

    我哼笑道:“不想你老婆被我占有那你就尽量别死,事情已经这样了还废什么话,赶紧下去把那箱子抬上来走人,刚才这个阿天已经给老猫打电话了,他的人马就要赶到了。”

    黄伟民龇牙咧嘴瞪了我一眼,这才从地上爬起去了地窖。

    我从阿天身上翻出手机,居然是一部很老旧的蓝屏诺基亚手机,好像还经过改装,我打开来翻了翻,通讯录里只保存了一个人的名字——猫老板。

    打开一看,号码都是隐藏的根本看不到数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技术,可见这个老猫做事十分谨慎,对手下有严格要求,早就未雨绸缪,这部手机多半也只能单线联系到老猫一个人,我犹豫了下,想打给老猫,试探他到底是怎么盯上我们的,但麻香阻止了我。

    麻香说:“你打给他他就知道手下失手了,这样对你们不利,还是趁他还没察觉前先离开比较好,这部手机带上,等离开了险境在进行试探。”

    麻香说的没错,于是我把手机给收起来。

    这时候地窖里传出了黄伟民的呼喊声,他的声音都在哆嗦,不知道又怎么了,叫他抬个箱子也这么费劲。

    我和麻香爬下地窖,只见黄伟民站在那盯着角落里,不住的咽着唾沫,我朝角落里一看,只见凯已经倒在了地上,双眼睁着,人已经死了,脑门上一个血洞在不停渗血,地板上一个子弹洞。

    我明白怎么回事了,刚才黄伟民无意中射的那枪打穿了地板打中了凯的脑门,要了他的命!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