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第六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4章 第六感

    黄伟民颤声道:“阿辉,我这。”

    麻香挖苦道:“黄老板,看样子你是躲不过去了,就算那个什么老猫不找你警察也得找你了,刚才你说没开枪打死人,那这个人又是怎么死的,哈哈。”

    黄伟民狡辩道:“人不是我杀的,是那个阿天杀的,枪是他的!”

    麻香讪笑道:“我在屋外明明看到是你开枪的,居然还睁眼说瞎话,我真是佩服你这种不要脸的勇气。”

    黄伟民咽着唾沫,没心情搭理麻香了。

    这事确实不能怪黄伟民,谁也没想到凯这么倒霉,穿透地板的那一枪竟然直接打中了他的脑门,凯的无辜惨死让我很内疚,如果我们不找他他就不会死了,唉。

    我拽着黄伟民爬上去,把小满和阿天的尸体都给弄进了地窖,还擦去抢上的指纹放在阿天手中,这么一来就没后顾之忧了,转给凯的那笔账黄伟民用的是暗网账户匿名方式,警方根本查不到来源,倒也不用担心。

    弄好后我们把箱子抬到山下装车,麻香问我这些琥珀球有什么用,抢的这么激烈,我简单告诉她这些东西是阿赞师傅们都在寻找的极品阴料,价值非常高,而我需要这东西找人解降。

    麻香点点头表示理解,还说难怪清迈的情况不对劲,路上有很多纹身的阿赞师傅,虽然他们刻意掩饰,但她还是一眼看出来了。

    黄伟民发动了车子,咬牙切齿道:“妈的,反正得罪老猫了,老子豁出去了,阿辉,这批货我要分成!”

    我皱眉说:“这可是我拿来救命的,你好意思要分成?”

    黄伟民不痛快道:“少个十来个谁知道,就这么决定了,否则无法弥补我心灵上的创伤。”

    我想想就算了,黄伟民这次确实为了我付出了很多,他要是不怕惹来麻烦我也无所谓,就让他拿十来个吧,反正这批东西也没有具体数字,尸油鬼王古路柴不会发现有什么问题。

    “现在去哪?”黄伟民气呼呼的问。

    “清迈现如今聚集了很多阿赞师傅,带着这么重要的东西太危险了,肯定不能去清迈。”我迟疑了下说:“直接去芭提雅找尸油鬼王古路柴!”

    “这位大姐怎么办?”黄伟民问。

    麻香坐在车里不吭声,我想了想说:“让麻香跟着我们吧,万一路上遇到什么麻烦还有照应,她的蛊术很厉害,麻香你愿意吗?”

    麻香问:“能找到杜勇吗?”

    我点头说:“呆会我给杜勇打电话,让他去清迈山里找阿赞峰和阿赞鲁迪,把他们带到南邦府跟我们汇合,然后一起去芭提雅,这样你就能见到杜勇了。”

    麻香有些动容:“谢谢你罗辉,对不起,先前误会你了,只是这么做会不会伤了你们的朋友情谊?”

    我笑说:“刚才你出手相救,我帮你找杜勇算是报答吧,放心,杜勇其实已经想通了,只不过碍于面子和自尊心过不了心里那一关,这才一直躲着你,这次我给你们做个和事佬吧,你们两个总不能一直这么躲猫猫。”

    麻香点点头不在说话了,望着车窗外陷入了回忆。

    黄伟民有点搞不明白麻香跟杜勇之间的恩怨,小声问我麻香到底跟杜勇是什么关系,我回头看了下麻香,她没说不能提,于是我就把杜勇和麻香之间的恩怨简单说了下,黄伟民拍着脑门说:“原来杜勇每年端午前后回国的谜是因为麻香大姐啊。”

    夜越来越深,雨越下越大,我们驱车赶往南邦,路上我给杜勇打了电话,让他带阿赞峰和阿赞鲁迪到南邦府跟我们汇合,杜勇不明白什么意思,我只好把已经找到阴料宝藏的事给说了,但我没提及麻香。

    杜勇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差点让你断了财路,幸亏今天我出去跑了一天,把名单都卖的差不多了,反正也要离开清迈了就做个顺水人情吧,等着,我这就去找阿赞峰和阿赞鲁迪。”

    挂了电话后我松了口气,向麻香示意了下,麻香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黄伟民这时候突然语气凝重的说:“阿赞辉,后面那辆车起码跟了我们十几分钟了,而且距离保持的很好,像是技术型跟踪,感觉有问题啊。”

    我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确实有辆车一直尾随我们,由于雨太大,根本看不清是什么车,只能看到模糊的车大灯,我嘀咕道:“别是你疑神疑鬼吧?”

    黄伟民讪笑道:“以前为了去找按摩女郎躲李娇的跟踪,我都快练出第六感来了,反正我有这样的感觉,信不信由你吧。”

    我想了想说:“把车停下看看。”

    黄伟民立即将车停到了路边,但不熄火,就这么盯着后面的车子,很快那辆车就开过来了,一点停车的意思也没有,直接从身边呼啸过去。

    “人家只是跟我们同一条路罢了,你的第六感不准啊。”我说。

    “不能够啊,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的。”黄伟民纳闷的嘟囔,把车重新开了出去。

    虽然我很困了,但还是不敢合眼,毕竟车里的东西太重要了,我一点都不敢大意,只是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过了没一会黄伟民又说:“后面又来了一辆车,也像是在跟踪我们啊。”

    我不耐烦道:“这条路这么大,这么多车,来一辆你就说是跟踪我们的,你这么神经兮兮的累不累啊。”

    黄伟民脸色难看不说话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来了个急刹,因为惯性我差点撞到了挡风玻璃上,正想发火却看到黄伟民咽着唾沫,怯怯的指了指前方。

    我朝前方一看,只见不远处的路中间横着一辆车,这车就是刚才被黄伟民怀疑跟踪我们的那辆!

    我意识到了什么,扭头朝后一看,身后那辆车渐渐停下来了,也横在路中间。

    黄伟民苦着脸说:“我说什么来着,我的第六感超准的,我就说是技术型跟踪了,肯定是老猫的人,前后堵截,这下死定了!”

    我有些肝颤,没想到老猫的反应这么快,还不等我回过神阿天那部老旧的诺基亚手机突然响了,老猫打电话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