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生死五分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5章 生死五分钟

    手机一直在震动,我盯着手机大口喘气,举棋不定。

    黄伟民突然反应过来了,说:“我懂了,你是猪啊,竟然把阿天的手机给带上了,这部手机被改装过里面肯定有定位系统,我说怎么这么快就被跟踪到了。”

    我拧了下眉,这次真是作茧自缚了,我只想着带上手机找机会试探老猫,却没想到里面可能装了定位系统!

    黄伟民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接啊,听听老猫说什么,眼下前后堵截车里的人却不下来,说明还没得到老猫的指示,兴许还有得商量。”

    我深吸了口气只好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出了老猫苍老的声音:“罗辉先生幸会啊。”

    老猫直呼我的姓名,看样子早就把我的底摸清楚了,我跟他并没交集,他什么时候盯上我的让我很纳闷。

    我问:“你是老猫?”

    老猫哼笑了声说:“看来你也对我的名头有些耳闻了。”

    我沉声道:“你想什么样?”

    老猫讪笑道:“罗先生倒是挺直爽的啊,既然这样那我也直说了,现在你们是什么处境不用我多说了吧,你们杀了我两个手下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车里的东西必须留下,只要打开后备箱,我的人就会把东西拿走,保证不会动你们一分一毫。”

    我打断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老猫压低声音道:“两辆车里坐的人全都是带枪的,我一声令下,保准把你们打成筛子,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

    说完老猫就给挂了,不给商量的余地。

    我开着免提,黄伟民和麻香也都听到了,黄伟民抓着头发很矛盾,苦脸说:“老罗,还是暂时保命重要啊,我可不想就这么交待了,家里有父母要赡养、还有老婆孩子。”

    黄伟民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毕竟任何东西都比不上命重要,这事说到底是我想找尸油鬼王古路柴解降,属于我的私事,他只不过是出于一点朋友情义才帮我,我害他错手杀了人他已经颇有微词了,现在还要他搭上性命,他不乐意情有可原。

    麻香盯着黄伟民哼道:“罗辉,你认识的这是什么朋友?贪生怕死、见利忘义。”

    黄伟民怒道:“这位大姐你公虾米(讲什么)?够了啊,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我跟罗辉的关系用不着你评价,你知道罗辉在泰国期间我帮了他多少忙吗?什么叫贪生怕死、见利忘义,人怕死是本能,我不相信这世上没人不怕死的,只不过我表现的更明显而已,这性格是娘胎里带的,我能怎么办,我要是见利忘义今晚就不会陪罗辉来清莱了,也就不会被堵在车里了!”

    麻香冷笑道:“真是不服你不行,明明是歪理却能说的义愤填膺,还挺有道理让人没法反驳。”

    黄伟民正要继续发飙,我低吼道:“好了别吵了,老猫只给了我们五分钟,别把时间浪费掉,还是想想怎么应对吧。”

    黄伟民和麻香不说话了,我平复了下心情说:“对不住了黄老邪,今天确实是我连累你了,等下做决定之前我先给老猫打电话,让他放过你和麻香,这事是我的私事,没必要把你们俩也搭上。”

    黄伟民见我这么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郁闷的把着方向盘不吭声。

    麻香插话说:“不用算上我,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你。”

    我没接话,车里陷入了沉默,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黄伟民终于憋不住了,猛的砸了下方向盘,冲着后视镜狠狠瞪了麻香一眼,对我说:“老大,你也不要说这话了,从门缝里看人把人都看扁了,没错我是怕死,但也不是没点血性,事情都到了这份上,你让我怎么脱身嘛,老猫都盯上我了,我还能往哪跑,豁出去了!”

    麻香嗤笑道:“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脱不了身了,没办法了才留下,要是侥幸能躲过一劫,还能带着这批货的提成离开,里外一算账你还是值的。”

    黄伟民恼火的盯着麻香,跟着一下蔫了,说:“不要瞎说大实话,戳穿人家心里的想法你很爽是不是,老杜也是够倒霉的,怎么摊上你这样的女人了。”

    这会已经过三分钟了,只剩下两分钟时间了,是打开后备箱还是等着被打成筛子只是一念之间了。

    麻香这时候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串小竹筒,说:“不用等到五分钟了,打开后备箱,把他们吸引下车,我来对付他们!”

    黄伟民吃惊道:“大姐,你拿这一串小竹筒当火箭筒使吗?人家可有枪啊,子弹的速度。”

    麻香打断道:“我见过枪,用不着你普及知识。”

    黄伟民悻悻的闭嘴了。

    我见识过麻香的厉害,她这一串小竹筒里装的全是蛊虫之王,每种蛊虫都有特点,杀人救人都很强悍,虽然如此但黄伟民说的也没错,枪是近身战的武器之王,况且两辆车起码有十来人,也就是说最少有十把枪,蛊虫能对付得了吗?

    麻香察觉到了我的犹豫,扬起嘴角说:“你太小看蛊虫的能力了,一只就够!”

    我和黄伟民面面相觑,黄伟民说:“大姐,我虽然听说过苗疆蛊虫的厉害,但从没见识过,一只蛊虫对付十来个人十来把枪,你可别吹牛啊。”

    麻香不爽的白眼道:“我警告你,在叫我大姐就撕烂你的嘴,喂你吃蛊虫,杜勇吃了我的蛊虫,来泰国找了很多阿赞法师都解决不了,你是不是也想试试?”

    黄伟民连忙闭嘴不说话了。

    麻香解下一个小竹筒放在座椅上,然后闭眼念起了咒法,只见小竹筒正在被血一点点浸透,黄伟民看的目不转睛,觉得很新奇,我倒是见怪不怪了,上次麻香给方瑶解蛊虫的时候我见过这法门。

    麻香念了一会经咒,拔掉了小竹筒上的塞子,一道白气冒出,跟着那条肥嘟嘟、通体金黄的金蚕蛊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