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夺命金蚕蛊-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6章 夺命金蚕蛊

    金蚕蛊显得很慵懒,动的很少,背上那道血线若隐若现,不像给方瑶治病那次这么明显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见麻香咬破手指,将血涂到了金蚕蛊的背上,血渐渐被吸收,金蚕蛊蜷缩了起来。

    麻香将金蚕蛊弄到了左手掌心里,盖上右手掌心,收在腹部位置继续念咒,就像电视剧里的高手练气功心法似的,跟陈道长教给我的筑基培元心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这要搞多久,快到五分钟了。”黄伟民焦急的看着时间说。

    记得上次麻香折腾了半个小时,这次的情况肯定不能搞这么久,麻香应该知道这个道理,我示意黄伟民别急。

    果然没一会麻香就停止了念咒,打开了手掌,只见金蚕蛊背上的血线明显了起来,颜色深红,看着还有点血腥,金蚕蛊扭着头,显得很机灵,比刚才慵懒的状态好多了。

    麻香吁了口气说:“泰国的湿热气候让金蚕蛊很不适应,加之它有冬眠习惯,这会在国内都冬眠了,劳驾它帮忙还比较麻烦,不过对付这么多人非金蚕蛊不可了,我把它的状态调理到最佳了。”

    黄伟民咽着唾沫说:“金蚕蛊我倒是知道,可这条金蚕蛊就小指头那么大,爬得这么慢,就算毒性再强,也没法对付那么多人啊,人家有枪,一枪就给打烂了。”

    “用飞的就行了啊。”麻香冷冷道,跟着用手指轻轻戳了下金蚕蛊的背,一声令下,金蚕蛊的腹部突然出现了一道线状缝隙,从里面突然伸展出了五彩斑斓的一对翅膀,这对翅膀还呈现半透明状,让人吃惊。

    黄伟民目瞪口呆道:“绝了,蚕居然长翅膀了。”

    麻香说:“没文化,蚕本来就有翅膀,蚕的成虫是蚕蛾,化蛹后就能飞,金蚕蛊只不过隐藏了这个属性,还啰嗦什么,赶紧打开后备箱!”

    黄伟民回过神按下了按钮,后备箱盖子慢慢的打开了,后面那辆车里的人看到了这一幕,以为老猫跟我们谈妥了,从后座下来了两个人朝这边过来,打算将箱子抬走,由于雨太大看不到他们的样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手中没有持枪。

    等他们靠近后,麻香抬头看了眼,示意道:“打开天窗。”

    黄伟民将天窗打开,大雨一下就落进来了,只见麻香亲启嘴唇念动了经咒,金蚕蛊快速振动翅膀,慢慢的从她手心升起,肥硕的身体被带起,看起来非常笨拙。

    麻香瞪了下眼,金蚕蛊突然蹿离手心,划出一道金色光影,冲破大雨阻碍,一下飞出了天窗。

    麻香不停的念咒,金蚕蛊在大雨中上下左右快速飞舞,人的肉眼根本跟不上金蚕蛊的速度,只能看到它划出的一道道金色残影,能够在大雨中留下残影可见这速度有多快,子弹没准都没金蚕蛊飞的快,简直让人咋舌!

    老猫的两个手下在动手抬箱子了,压根没注意到金蚕蛊,只见金蚕蛊围绕他们打了会转,其中一个人发现了,伸手去挥,结果自然是只挥到了残影,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见他的脖子上渗出了血来,金蚕蛊不知道什么时候咬了他的脖子。

    这人发现流血了,伸手去摸脖子,没想到脖子上飙出了一道血线,吓得他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紧跟着他身上更多的地方都渗出了血,皮肤上出现了很多伤口,同时飙血,相当恐怖!

    这人惨叫着倒在地上打滚,把另外一个人都看傻眼了,他伸手朝腰间摸去,顺势拔出枪来瞄准,可惜怎么瞄都跟不上金蚕蛊的速度,只能胡乱开了几枪。

    金蚕蛊好像被枪响声激怒了,突然冲刺飞到了他身边,围着他从下到上的转了一圈,眨眼功夫他身上就开始飙血,就像个筛子,我们压根就没看到金蚕蛊是怎么咬他的,只看到围着他转圈圈,这速度太惊人了!

    两人倒在地上惨叫打滚,雨水化开血,地上蔓延开来大片的血水,令人胆寒。

    “我靠,好强的蛊虫啊!”黄伟民张大嘴巴愣道。

    两辆车里的人看到这一幕了,全都从车里下来了,端着枪,分成两路,一路去对付金蚕蛊,一路朝着我们过来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撞开那辆车!”我大喊道。

    “啊,不行啊,我这车是很贵的日本车。”黄伟民颤声道。

    “一辆老掉牙的日本皇冠能有多贵,你是要车要是要命?!”我吼道。

    黄伟民没辙,只能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啊~~~。”黄伟民大叫了起来,只听“嘭”一声,车子剧烈晃荡,车头拦腰撞上了前面横在那的车,一下就把这车撞的漂移开来,与此同时黄伟民这车的车头也被撞的引擎盖翘起,车大灯都脱落了,把黄伟民给心疼的不行,本能的把速度降了下来。

    这时候车上突然传出叮里叮当的声响,那些人朝车子开枪了,突然“啪”的一声,后窗玻璃被子弹击中,一下炸裂粉碎了。

    “还不快开车!”我大叫道。

    黄伟民哆嗦了下赶紧踩油门,我猫着身子回头看去,那些人开始朝着轮胎发射了,还有两个人上了车打算开车追我们了,血泊中已经倒下了五六个人,这金蚕蛊虽然厉害,可惜对方人多。

    我正看着车子突然晃了下,一下就失去了平衡,黄伟民猛打方向盘想把车子控制住,可能打的太急了,车子失去了控制,黄伟民骇然不已,车子都朝着路边的田里冲去了!

    “啊,控制不住啦,死了死了。”黄伟民大叫了起来。

    他刚叫完,车子就撞上隔离护栏,直接把护栏都给撞断,车子飞出去栽进了田里,我们几个被震的前仰马翻,我的头磕在了坚硬的胶壳上,疼的不行,车上的玻璃全碎了,黄伟民的头撞到了方向盘上都磕出了血来,麻香只是手臂被擦破,流了点血,好像没什么事。

    我们赶紧打开车门,吃力的爬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