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人马齐整-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7章 人马齐整

    黄伟民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就狠狠踹向车子,大骂:“日本车真他妈不靠谱,撞成这样安全气囊都不弹一下,准是二手市场的混蛋拉查坑我,还说是朋友,回去非教训他不可。”

    敢情是二手车,难怪关键时刻掉链子了,差点要了我们的命,幸亏路边是松软的田地,黄老邪这么有钱居然开辆二手车,太抠门了。

    我朝公路上看去,那车好像也撞到护栏上了,引擎盖还在冒白烟,我和麻香对视一眼跑了过去,只见车里四人全毙命了,浑身都是血,死状很惨,金蚕蛊竟然趴在其中一人身上,吸食伤口的血液,肥嘟嘟的金色肉身都变成了血红色,很瘆人。

    麻香取出竹筒念了咒法,金蚕蛊展翅飞回了竹筒。

    我感慨道:“真是厉害,十来个人都被金蚕蛊弄死了。”

    麻香说:“这算什么,你还没见过处于狂暴期的金蚕蛊有多厉害,一支部队都奈何不了它。”

    我不禁有些咂舌。

    黄伟民跑过来了,探头朝车里看了眼吓的急急后退,失声道:“完了完了,又死了这么多人,这回算是彻底把老猫得罪了,在泰国怕是待不下去了啊。”

    麻香鄙夷的白着黄伟民,说:“老猫很快会收到消息,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我将司机的尸体拉出来,上车试了试,但车打不着火了,黄伟民叫道:“你还试什么试,人家连手下的手机都装了定位系统,这车里肯定也装了啊大哥。”

    说着他就跑回田里,钻进自己车里发动,车子还真就发动了,只不过车轮陷在泥泞的田里打滑,我和麻香见状跑过去推车,幸好这车动力不错,很快就开出了田地。

    上车后黄伟民说:“大路是不能走了,走乡道吧,快把那该死的手机丢了!”

    我把手机丢在了田里,黄伟民就将车子开了出去。

    路上黄伟民不停的抱怨,说这一趟出来真是打破了他所有的原则,弄死了人不说,还搞的受伤差点死了,这还不算完,连车都破损成这样让他肉疼,最麻烦的是得罪了老猫,他的店都有可能开不下去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心灵和**遭到了双重伤害。

    我和麻香都不接茬,毕竟他说的是实情,这趟出来确实让他损失惨重,要不是我让他查什么暗网,就不会有这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此我还有点内疚,这次要是能安然无恙,该好好谢谢他。

    车玻璃几乎都碎了,雨水从四面八方飘进来,让人很不舒服,幸好前挡风玻璃还完好无损,不至于太难受,我们坐着四面透风的破车艰难到了南邦,找了个僻静地方把车停好,我给杜勇打了电话,杜勇说人已经接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就能到南邦了。

    不过他过了半小时才赶到了,当他看到麻香时很不自然,怨恨的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接受了现实,问:“这是出车祸了?”

    黄伟民从车里下来,诉苦道:“要是出车祸就好了,保险还有的赔。”

    黄伟民把我们怎么和凯搭上,去祖屋拿东西发生的事以及在路上遇到的事给说了,杜勇拧起眉头嘀咕了句:“老猫?”

    我意识到了什么问:“你认识?”

    杜勇说:“干这行没人不知道老猫的,不过他比较神秘我从来没见过,几天前他有个手下给我打过电话,就是被你们弄死的那个阿天。”

    我有点吃惊,老猫的人怎么联系过杜勇?

    杜勇说:“其实我来清迈最大的原因还是这个电话,阿天告诉我猫老板想请我帮他调查汇聚在清迈的阿赞师傅名单和能力。”

    我皱眉问:“你答应了?”

    杜勇说:“老猫在圈内知名度很高,整个泰国都是他的商业寺庙,培养了不少商业阿赞,生意做的很大,虽然老猫从来没露过面,但做生意挺讲诚信,他找人办事的价格往往高过别人,在加上当时我在躲。”

    杜勇看了麻香一眼,说:“当时我在躲她,所以考虑了下就答应了下来,反正我也要把名单卖给别的阿赞师傅,前后两头赚,阿天给我打了一笔订金。”

    黄伟民阴阳怪气道:“老猫盯上我们该不是你干的好事吧?”

    杜勇哼道:“别拿我跟你相提并论,我可不是为了钱能干出这种事来的,我是有底线的,老猫怎么盯上你们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得罪了他很麻烦。”

    阿赞峰和阿赞鲁迪在后备箱里看到那批琥珀球了,两人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什么,黄伟民凑过来说:“他们该不会起了心思想趁火打劫吧?”

    我摇头说:“不至于。”

    黄伟民说:“那可未必,你别忘了他们也是阿赞师傅,这批货对他们同样有吸引力。”

    虽然黄伟民的担心不无道理,但以我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来看,两人不是这种人,他们要是对这批货起了心思早就有所动作了,绝不会等到现在,黄伟民这是以生意人的角度去揣度他们了。

    我想起阿赞峰临来清迈前的眼神,总之我选择相信他!

    阿赞鲁迪过来说有了这批货尸油鬼王古路柴肯定会帮我解降了,事不宜迟,要马上前往芭提雅找他,免得夜长梦多,我们都同意了,只是黄伟民这破车濒临散架,能撑到南邦来已经是万幸,想要开到芭提雅恐怕很难了。

    杜勇猜到我的顾虑了,说:“我在南邦有熟人,你们等着,我去搞辆车。”

    说完他就调头离开,麻香生怕杜勇跑了赶紧跟上去。

    先前因为老猫的人追杀,弄的我们神经高度紧张,现在跟大家汇合上了,又有了阿赞峰和阿赞鲁迪两个能力不低的阿赞师傅坐镇,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我们在原地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杜勇开着一辆皮卡过来了,麻香坐在里头,脸上残留着泪痕,看样子是哭过了,杜勇表情木然,不知道他们谈过什么了,不过看他们情绪稳定,应该只是平静的聊了聊没起冲突,看来他们的关系有机会破冰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