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降头蝎-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8章 降头蝎

    杜勇搞来的是辆单排座的皮卡,除了司机座外就只有一个副驾驶座了。

    黄伟民一看这车顿时皱起了眉头,说:“老杜,你这是搞的什么车,我们坐哪?”

    杜勇说:“能搞到车就不错了,你还嫌东嫌西,少废话,要坐就坐不坐拉倒,再说了这么多人轿车也坐不下啊。”

    黄伟民还想说什么被我劝住了,我让他不要多说了,就让杜勇开车,麻香坐在副驾驶,去芭提雅还要很长时间,他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单独相处,我们也算是成人之美了,听我这么说黄伟民才悻悻的不吭声了。

    我们把那箱琥珀球抬上车斗,黄伟民把自己的车盖上了遮阳罩,说有空在回来弄回去。

    就这样我们坐在车斗里朝着芭提雅的方向过去了,幸好南邦没下雨,坐在车斗里吹着风倒也挺舒服的,我跟阿赞峰和阿赞鲁迪讲起了拿到这批琥珀球的经过,两人直皱眉头,表示不知道老猫是谁。

    他们不知道也正常,老猫虽然是做这行生意的,但毕竟是个局外人,真正的阿赞师傅未必知道他,也只有像黄伟民、杜勇这样的局外生意人知道了。

    眼下虽然摆脱了老猫的追踪,但我很清楚这只是暂时的,以他的实力很快就会卷土重来,我们杀了他那么多手下,又带着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从南邦到芭提雅起码要一夜,我预感到这一夜不会平静了。

    杜勇想的还挺周到,在车里备了防寒的毯子、一些罐头食品以及矿泉水,黄伟民吃了东西,用毯子把自己包的像个阿拉伯人缩在那睡觉,阿赞峰、阿赞鲁迪盘坐在那闭着眼睛打坐,我也用筑基培元心法调理心绪,陈道长教给我的这套心法不仅能压制我体内的孕妇灵,还能让人心神平静,让我受益匪浅。

    深夜的公路上几乎没有车经过,车子疾驰在前往芭提雅的路上,我睁开眼睛环顾着阿赞峰、阿赞鲁迪、黄伟民,加上驾驶室里的杜勇和麻香,这个夜晚因为我的事大家聚到了一起,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但已经让我很感动了,让我在异国他乡有了同伴,不在是孤军奋战,看着他们我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时车子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最后停了,但并没有熄火,汽车引擎的响动让我感到了不安。

    我探头问:“老杜,怎么停了,车坏了吗?”

    杜勇没有回话,只是把手伸出驾驶舱指了指前方,我爬上驾驶室顶,趴着朝前看,只见不远处的路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杜勇听到我爬到驾驶室顶上了,把远光灯打开了,我一下看清前面是什么东西了。

    只见前方大概五十米处,有一棵很大的树横在路中间,把我们的去路给阻挡了,但四周却看不到人,这条公路两旁并没有种树,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情况很明显了,这是有人故意为之!

    在这节骨眼上出现这种事,我只能想到是老猫在阻止我们去芭提雅了!

    四周是化不开的黑暗,总感觉有一大群人隐藏在黑暗里,让人心里发毛。

    阿赞鲁迪和阿赞峰发现了这情况,两人翻下车守在车的两侧,黄伟民睡的打呼噜,眼下没别的情况我也没叫醒他。

    “这是到哪了?”我跳下车问杜勇。

    杜勇盯着前方说:“还在泰国东北部的程逸府郊区,连一半路程都没到。”

    “老杜,你觉得这棵树。”我的话没说完杜勇就说:“不用觉得了,这树就是阻拦我们去路的,老猫势力这么大,我们的目标太大,行踪根本没法隐藏,暴露是迟早的事,只是这才到程逸就出问题,老猫的反应未免太快了,附近肯定藏着人小心点。”

    我点头同意杜勇的说法,只是总不能一直这么耗着,我想了想说:“这么耗下去不是事,敌明我暗对我们不利,我把黄老邪叫醒去把树挪开,把他们引出来,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下车,车子不能熄火,一旦有什么事你还可以直接开走。”

    杜勇神色凝重的点点头。

    我让阿赞鲁迪和阿赞峰守在车边保护那批琥珀球,以免被人趁机抢夺,然后把黄伟民叫醒去挪树,阿赞峰把德猜放到我肩头,让德猜当我背后的眼睛,麻香从副驾驶下来,表示要跟我们一起过去,我同意了。

    我们刚靠近那棵树德猜就躁动了起来,眼珠三百六十转动,这是感觉到阴气了,我示意黄伟民和麻香先不要靠过去。

    德猜从我肩头蹿下爬到了树上,在树的两头不断拱树干,伸出舌头朝树干缝隙里舔,只见树的两头突然涌出了大量蝎子,黑压压的一片,在车灯的照射下,这些蝎子黝黑发亮,竖着尾针,让人毛骨悚然。

    我心有余悸,多亏了德猜,要是我们就这么贸贸然上去挪树,准保被这些暗藏在树里的蝎子蛰到,这些蝎子让德猜的反应这么大,肯定是阴法喂养的降头蝎!

    我警觉的环顾公路四周,附近应该藏着阿赞师傅,也不知道跟老猫有没有关系,这会他还不现身,显然是想通过这些降头蝎先打乱我们的阵脚,然后伺机而动,我们只有解决了这些降头蝎他才可能会现身了。

    德猜似乎对付不了这些降头蝎,有些后怕的缩着,我吹呼哨招呼德猜回来,但德猜被这群降头蝎围困了,很紧张的在树干上打转,我还是头一次见德猜有这样的反应,这说明喂养这些降头蝎的法门很不简单,让德猜很不安。

    德猜试着起跳,但降头蝎警觉的竖起尾针,吓的德猜都不敢跳了。

    麻香说:“你师傅养的这只阴法蜥蜴胆子也太小了,蝎子又不会跳,它完全没必要害怕。”

    我说:“你别看不上德猜,它还是很有能力的,这段时间它帮了我们不少忙,黄老邪知道它有多厉害,论单打独斗德猜还没怕过谁,只是它毕竟是只幼年蜥蜴,就是个小男孩,又是阿赞峰圈养出来的,可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而且这些降头蝎用的法门应该能克制德猜,它有些害怕也正常。”

    “随便了,我不管这些降头蝎是什么法门,降头虫的鼻祖在这容不得它们放肆!”麻香冷哼了声,手按在了腰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