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蛊毒魔蝎-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49章 蛊毒魔蝎

    只见麻香取出了竹筒放在地上,然后退了开来,念动咒法,竹筒顿时被血浸透,塞子被顶了下。

    黄伟民好奇道:“你又要招金蚕蛊了?”

    麻香说:“对付这些低等级的降头虫根本用不着金蚕蛊。”

    话音刚落竹筒的塞子一下被顶开,里面钻出了一只蝎子,这蝎子个头很小,也就比一只蟑螂大不了多少,毫不起眼,但仔细一看却是只通体暗红的蝎子,跟普通呈褐色或黑色的蝎子不一样,翘起的尾针又长又尖,比那些降头蝎的尾针有气势多了。

    在麻香的咒法驱使下这蝎子爬向了成群的降头蝎,速度很快,它个头虽小,但却丝毫不畏惧降头蝎,爬过去就用尾针扎,一扎一个准,降头蝎挣扎了下,伤口就冒起黑烟,当场蜷缩像是烧焦了一般,看的我和黄伟民目瞪口呆。

    黄伟民吃惊道:“这是什么蝎子,你怎么练的,个头不大却这么猛,尾针上是不是带硫酸?”

    我说:“这不是硫酸,应该是蛊毒。”

    麻香说:“没错,这蝎子从一出生就被我封在养蛊器皿当中,每天要跟蛇、蟾蜍、壁虎、蜘蛛进行厮杀搏斗求生存,还要喂食我的血和中毒而死的人骨粉,足足五年才能达到这种效果,蛊毒魔蝎,杀人不见血,扎一下伤口立马就开始溃烂,什么药都克制不住,几分钟内就能让人浑身溃烂而死,扎在四肢上必须马上当机立断砍断四肢,否则必死无疑。”

    黄伟民咽着唾沫说:“这、这他妈也太吓人了,那要是扎在脖子上岂不是没得救了,砍脖子是死不砍脖子也是个死,横死都是死啊。”

    麻香哼笑道:“没错,所以你最好嘴巴别那么贱得罪我,我身上带的蛊虫随便一只就能让你死的很难看。”

    黄伟民赔笑道:“嫂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哪有嘴贱。”

    麻香白眼道:“你叫我什么?”

    黄伟民意识到失言,赶紧把嘴给捂上了。

    这时候我看到那蛊毒魔蝎已经杀出了一条血路,降头蝎死伤了十几只,围在德猜边上的降头蝎见此情景全都爬到了一起,朝蛊毒魔蝎爬去,德猜赶紧趁此机会跳出包围圈,爬回了我的肩头,不过它仍惊魂未定,缩在我肩上,看样子它很害怕这些降头蝎,我轻抚着它的脊背进行安慰,心说真是老鼠吃大象,一物降一物,没有谁是天生就无敌的。

    蛊毒魔蝎靠着小小的身躯,很快就打的降头蝎溃不成军,蝎尸满地,剩下的那部分已经不敢在靠向蛊毒魔蝎了,悄然爬进公路边上的灌木丛,消失不见了。

    麻香念咒将蛊毒魔蝎召回了竹筒收起。

    我对着灌木丛用泰语大喊出来,没一会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这人穿着白衣白裤,手臂、脖颈上都是纹刺,手腕上还戴着大大的黑曜石手链,定睛一看,是澳门的阿赞力!

    “原来是你在搞鬼!”我皱眉道。

    “这家伙怎么还在泰国?”黄伟民诧异道。

    麻香狐疑道:“你们认识?”

    黄伟民说:“是,上次我和阿辉接了个活,遇上了这家伙,他把曼谷唐人街廖氏中医馆给整惨了,最后被我们堵在巷子里,还狗急跳墙跑了,没想到现在又送上门来了。”

    阿赞力咬牙切齿瞪着黄伟民,说:“我来泰国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批阴料宝藏,有人报销路费,就顺便接了个活,上次是不想跟你们纠缠,这次可就不同了!”

    黄伟民有些后怕,悄然往后退了两步,笑道:“上次一个阿赞峰你都搞不定,更何况这次我们有两个阿赞师傅,还有国内的苗疆蛊师在场,刚才你也看到她的蛊虫有多厉害,少狂妄了!”

    阿赞力嗤笑了一声,朝麻香瞟了眼,说:“没想到在泰国也能碰到国内的蛊师,还是个有达久手法的女蛊师,这蛊蝎练的还不错,很有当年苗疆蛊王达久的影子,但也仅仅只是影子而已。”

    麻香露出了骇然表情:“你认识达久?他在哪里?!”

    阿赞力笑而不语,不愿多说了。

    我好奇道:“麻香,这个苗疆蛊王达久是谁?”

    麻香沉声道:“苗疆学蛊之人都知道的一个传奇蛊师,是最近十几年内苗寨里最出色的蛊师,很多炼蛊的法门都是达久创新的,我这蛊毒魔蝎和金蚕蛊的源头就是达久,是我师傅融合了达久的手法,不过达久五年前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他遭到了很多蛊师的追杀,有传闻说达久的蛊之所以这么厉害,是因为手上有蚩尤流传下来的神器蛊炉,任何蛊虫放进蛊炉里封存修炼,练出来的蛊虫比普通法门练出来的蛊虫要强悍百倍。”

    我有些咂舌,麻香这金蚕蛊和蛊毒魔蝎都已经很厉害了,强悍百倍那是什么概念!

    麻香情绪有些激动了,厉声问道:“达久究竟在哪,快告诉我!”

    阿赞力还是笑就是不吭声。

    我扯了扯麻香示意她冷静点,说:“麻香,你这是干什么,你该不是也想得到什么神器蛊炉吧?”

    麻香说:“不是,我对神器蛊炉没兴趣,我只是要完成师傅的遗愿,她在临终前告诉我无论如何要把达久找出来,想办法把他杀了,不然她死都不会瞑目,至于为什么师傅没告诉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时候阿赞峰过来了,看到阿赞力嘴角扬起怪笑,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是看到了自己的“猎物”又回来了,感到兴奋。

    果然阿赞峰说让我们都回到车里,阿赞力交给他来对付,正当我和黄伟民想退开的时候,麻香突然张开双臂,站到了两人中间,摇头说:“不行,我还没问到达久的下落,不能杀他。”

    阿赞峰听不懂,但从麻香的动作也大概猜到是什么意思了,不痛快的皱起了眉头。

    只见阿赞力的嘴角微微上翘,浮现出一丝得意,我一个激灵明白过来了,麻香这是中计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