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躲入深山-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53章 躲入深山

    开了没多一会前面出现了一座石桥,桥下就是湍急的河流,我将车子在桥头停下,阿赞峰显然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我们下车一起把车子推进了河里这才往回赶。

    我和阿赞峰商量了下,觉得现在反正要躲在附近,不急着走了,还不如去协助阿赞鲁迪,阿赞峰示意我先去找杜勇和黄伟民,但我没答应,我也很担心阿赞鲁迪的安危,阿赞峰想了想可能觉得我跟在他身边他更放心,就同意了。

    我们快速朝刚才的地方赶过去,然后躲在了灌木从里观望。

    阿赞鲁迪和阿赞力还盘坐在那轻启嘴唇念经咒,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嘴角残留着血迹,斗法都斗的吐血了,让我很吃惊。

    阿赞师傅的斗法我见识过,没有架势、没有招式、没有法器,跟想象中的会风云突变、飞沙走石、狂风大作完全不一样,看上去就像枯坐在那没动,相当无聊,但我很清楚他们斗的是经咒的强弱,斗的是一种气场,越是这种斗法越是你死我活,输了的那方八成要死!

    两人斗的难解难分,分辨不出谁占了优势,我小声问阿赞峰到底谁占了上风,阿赞峰示意我看他们的呼吸,只见阿赞鲁迪的呼吸平稳,阿赞力的胸口起伏很快,看样子阿赞鲁迪稍微占了点上风。

    我有些焦急,问是不是可以上去帮忙,阿赞峰摇头说最好不要,这样会伤到阿赞鲁迪的面子,他之所以主动要对付阿赞力,或多或少有点想证明自己比阿赞力强的意思。

    阿赞峰还说这就像当年自己跟阿赞苏纳一样,同门之间也想分个高下,两人斗了不下几十次,最终还是没分胜负,不过两人也因此斗出了情谊,虽然离开师门后各自修法鲜有联系,但谁有难找对方帮忙都会答应。

    我想起上次阿赞苏纳帮我解决树精受重伤的事,心中很是感慨,也不知道阿赞苏纳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有些好奇,问阿赞峰是出自哪个阿赞师傅门下,阿赞峰笑笑并不说话,我只好识趣的不问了。

    这时候那边传来了动静,只见阿赞鲁迪突然喷出一口血,招架不住的倒在了地上,我和阿赞峰均很意外,明明他占到了上风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状况?

    阿赞力收了架势,站起来到阿赞鲁迪身边,手中捏了一枚暗器,这暗器跟刚才伤到麻香的一样。

    阿赞力扬起得意的笑容说作为我的接班人你太嫩了,说罢就扬起手中的暗器,要结果阿赞鲁迪的命,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有点按奈不住了,下意识的要冲出去帮忙,但却被阿赞峰一把按住,他摇摇头示意我别插手。

    我急的不行,阿赞鲁迪这都扛不住了阿赞峰还在犹豫什么,就在这时阿赞力发出了疑惑的动静,我回头一看,只见阿赞鲁迪躺在地上,右手握住了阿赞力的脚踝,阿赞力想要去挣脱就挣脱不开,阿赞鲁迪猛得睁开眼睛,大声念咒,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阿赞鲁迪身上突然笼罩了一层黑气,这黑气全都朝着他的右手汇聚过去,随着他念咒黑气全都渗入了阿赞力的腿里,他的腿在肉眼看的到的情况下快速的萎缩了!

    阿赞力大惊失色,想要动手发暗器,但根本就来不及,眨眼功夫他整个人萎缩成了干尸,轰然倒地,浑身蒸腾起大量黑气,说死就死了,脸上甚至还保持着惊恐表情,黑气逐渐蒸发,在阿赞力尸体上空形成了一张恐怖的鬼脸,就像魔鬼似的,我估计这画面只有我看到了。

    阿赞鲁迪这才松开了手,慢慢坐了起来,说了句你才太嫩了,然后从包里取出乃密的域耶头骨,念了咒法,黑气就像龙卷风一样打着转,汇聚到域耶头骨的天灵盖一下消失了。

    原来阿赞鲁迪用通灵术悄无声息的将乃密给招出来了,这招诱敌深入用的相当高明,不惜自损让阿赞力放松警惕,跟着发力一招夺命,阿赞鲁迪是躺在地上把阿赞力给弄死的,让我想起了“躺赢”这个词。

    阿赞峰这才带着我出去了,我看了看阿赞力的尸体,都有点不敢相信,刚才还活生生的跟我们斗智斗勇,没想到瞬间就变成了干尸,乃密的阴灵吸取精元的能力实在太恐怖了。

    阿赞峰扶起了阿赞鲁迪,我走过去夸奖他这招诱敌深入用的很好,阿赞鲁迪苦笑说什么诱敌深入,他是真的扛不住了。

    我很吃惊,没想到阿赞鲁迪不是诱敌深入,而是真的不是阿赞力的对手,杜勇的法力排行榜不准啊,什么三星顶天了,阿赞力的能力都超过了阿赞鲁迪。

    阿赞鲁迪说他得承认阿赞力的能力在他之上,因为他斗法用的经咒很邪门,不仅仅是尸油鬼王古路柴门下的古高棉经咒,还融入了其他门派的经咒,很难招架,阿赞力离开师门后显然又跟过别的阿赞师傅了,还把经咒融会贯通,自创了独门的经咒,要不是他性格高傲,一得意就忘形,在加上阿赞鲁迪突然想到尸油鬼王临时教给他的控灵法门招出乃密,今晚恐怕就要交待了。

    我把阿赞力的尸体拖进了灌木丛,这才跟阿赞峰一起扶着阿赞鲁迪进了山。

    黄伟民等在山上的路上了,看到我们扶着阿赞鲁迪过来,愣道:“搞什么,怎么又一个伤病号?阿赞力那家伙呢?”

    我把两人斗法的经过简单说了下,黄伟民无奈道:“唉,运气算不错,人没死万幸了,别说了,我和老杜找了个很不错的山洞作为藏身点,赶紧来。”

    黄伟民带着我们钻进茂密的树林,走了一阵子后钻进了一处挂满藤蔓的山洞,里面很潮湿,洞壁上都是青苔,杜勇就靠在洞壁上,麻香趴在他的腿上休息。

    扶着阿赞鲁迪坐下后我才松了口气,瘫坐了下来,虽然麻香和阿赞鲁迪受伤,但总算安然无恙,我们得到了难得的喘息机会。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