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最后的阻拦-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59章 最后的阻拦

    我给方中华打去了电话,这个时间他应该在睡觉,响了半天他才接了。

    这么晚了还打扰他我先表示了抱歉,方中华客套的说没关系,还说我这么晚打电话肯定是有紧急的事,让我直接说事。

    要不是方中华借钱给我我也拿不到这批救命阴料了,事到如今我对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把这事的来龙去脉都说了。

    方中华听完后说:“罗老弟你糊涂啊,这么大的事怎么现在才说,你早点告诉我我可以派人手帮你啊,泰国我熟的很。”

    我回道:“方老板,这是我的私事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况且你借钱给我已经帮我大忙了。”

    方中华说:“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不是,咱们既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又是朋友,你有机会化解体内的阴灵,我定当鼎力相助,这年头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你啥也别说了,车你要几辆都有,你去唐人街的石龙军路找一家中华足底指压按摩店,我的办事处就设在这家店里,我给办事处的负责人打个电话,你去了报我名字就行,我让他招呼几个人护你去芭提雅。”

    我说:“借车给我就行了,就不劳烦你的人护送了,免得连累他们,我跟两个阿赞师傅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事。”

    方中华迟疑了下说:“那好吧,你们在哪,我叫人直接送车过去。”

    我说:“这大半夜的就不劳烦你的人送了,我自己过去取就行。”

    方中华说:“好吧。”

    挂了电话后我让大家伙在原地等我,我和杜勇打车去了唐人街。

    路上杜勇顾虑重重的说:“虽然我知道方中华这牌商,他在牌商里的口碑倒是不错,但我并不是太了解这人,你把这事都告诉了他,这人可靠吗?”

    我点头说:“我跟他接触了几次,人是真不错,现在我跟他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算朋友吧,要不是他借钱给我,我都没办法拿到这批阴料宝藏了。”

    杜勇说:“你比较了解他,可能是我多虑了,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人性这东西非常复杂,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内心怎么样我们没办法了解,以后你干什么最好多留个心眼,毕竟人心叵测,这是我的忠告。”

    我有些感动,如果不是拿我当朋友杜勇不会说出这番话来,我点头说谢谢你的忠告,我会小心的。

    我们到了唐人街找到了那家店,由于是半夜店都关着门,但门口有个泰国人在那等着,估计是方中华打电话叫来的,我和杜勇下车一问确实如此,对方把车钥匙交给了我们,指了指路边的一辆车,一看居然是辆价值不菲的福特房车,想起这一路上我们已经毁了两辆车了,先是黄伟民的丰田皇冠,在是杜勇借的皮卡,要是把方中华这车也给毁了,那我可赔不起。

    我正想给方中华打电话杜勇却阻止了我,说:“算了别打了,这车就挺好的,能坐的下我们这么多人,里面也舒适,能让大家得到很好的休息,方中华既然借给你就不担心受损,别想太多。”

    我只好同意了。

    杜勇的车技比我好我让他开车,我们回到原地接上大家,黄伟民上车后直夸这车嘚瑟,然后坐在那摆弄舒适的座椅休息。

    我们不敢停留免得夜长梦多,当即朝着芭提雅的方向就进发了。

    这车的动力是真好,马力很强,加上深夜的公路车辆稀少,一路风驰电掣畅行无阻,路上也不见阿赞师傅拦路,很快我们就到了芭提雅。

    到了芭提雅射击林场附近后我的心总算放下来了,老猫的人和阿赞师傅们应该是拦不住我们了。

    我们抬着箱子下车,来到了那隐藏的树洞前,由于箱子太大抬不进树洞,我只好把那些琥珀球都分开,每个人用衣服包上一二十个带上,黄伟民问我要十个分成,我也给他了,他把自己那份先收好藏在了车座位下面。

    正当我们想顺着树洞进入林场的时候,第一个爬下去的杜勇却退了出来。

    我问怎么了,杜勇神情凝重的说:“这树洞里全是虫子,人根本进不去,你确定平时都是从这里爬进去的?”

    我诧异道:“对啊,我和黄老邪都来过好几次了,这条密道是阿赞鲁迪挖的。”

    阿赞鲁迪意识到了什么,爬进树洞看了下,但没一会他也表情难看的爬上来了,说里面确实很多虫子,而且他还感应到这些虫子全是阴法培养的降头虫,要是被叮上一口很麻烦。

    听阿赞鲁迪这么一说我们立即紧张了起来,这明显是有人刻意为之,在阻拦我们进林场驻地了。

    黄伟民颤声道:“会不会是尸油鬼王古路柴弄的啊?”

    我摇头说:“他没有理由这么弄。”

    杜勇环顾四周沉声道:“那就只能是别的阿赞师傅了,有人发现了这条密道,在做最后的阻拦,大家小心了,这人肯定就藏在附近!”

    我心中有些震惊,尸油鬼王古路柴就在驻地里,这人胆子居然这么大,敢在外围动手,说明他能力不低,否则绝不敢这么做。

    麻香走到树洞前说:“是什么降头虫,我的蛊应该能对付。”

    阿赞鲁迪应该猜到麻香在说什么了,摇头说即便破解了也没什么用,这人藏在暗处跟我们作对,肯定盘算好了,必有后招,树洞密道狭窄,要是我们进去了很容易两头受堵被困在里面。

    我琢磨了下确实是这个道理,这树洞密道就像风箱,一旦进去就是老鼠钻风箱,要是对方守住两头,完全能把我们堵死在里面,确实不能轻易进去。

    黄伟民焦急道:“都到门口了却不能进去,那该怎么办?”

    阿赞鲁迪想了想说这些降头虫他倒是好对付,奈何不了他,他可以先进去探个虚实,通报尸油鬼王古路柴,我们几个全都留在外面等候,以防有什么事发生。

    这样也好,于是阿赞鲁迪自己一个人下去了,我们先回到了车里等着,大家都在猜测这个拦路的阿赞师傅是谁的时候车顶上忽然传来了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上面,发出一声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