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救兵翁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63章 救兵翁沙

    “有转机了,是老方的人。”我说。

    杜勇松了口气说:“看来方中华察觉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了,你怕连累人家不想用他的人,但他却不想你出事,所以在我们取车的时候叫人暗中跟踪我们了,以防不测,幸亏他想到周到,否则今天难逃一劫了。”

    麻香见此情景停止了念咒。

    黄伟民抹了把泪也看呆了,脸上慢慢浮起笑容,说:“老婆,这下你不会改嫁了。”

    麻香说:“有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了,罗辉,这个方中华倒是个人物啊,在泰国也招揽了不少道上的人啊。”

    杜勇接话说:“确实是这样,老猫是泰国当地的华侨,在泰国的势力很大,几乎没人敢跟他作对,但方中华也不弱,在泰国做了几十年的佛牌生意,人脉关系老树盘根,认识的阿赞师傅和黑白两道的人也不少,算是能跟老猫匹敌的人物了,这两人在这个圈子的局外算是双雄了,平时井水不犯河水,这次方中华派人过来跟老猫卯上了,这是头一遭,他为了罗辉不惜跟老猫作对,这个代价有点大了,罗辉能跟他成为合作伙伴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否则今天就真像黄老邪说的要交待了,我没想到方中华把罗辉看的这么重,在借车前我还提醒罗辉人心叵测,看来是多虑了。”

    老猫的手下看对方带的这些家伙事像是要打仗,多少有些胆怯了,那些阿赞师傅也收了架势,不敢轻举妄动了。

    老猫的脸色十分难看,他似乎认识带头的人,用泰语叫了对方的名字,原来方中华办事处的负责人叫翁沙,老猫问方老板的人怎么也插手管这件事了。

    翁沙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只是按照方老板的指令办事,不管对方是谁,一定要救下我们,因为我们是方老板的朋友。

    老猫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们一眼,说:“没想到你们跟方老板还有关系。”

    翁沙的脾气很不好,不耐烦的催促老猫做决定,是就此离开还是要大干一场随他选,老猫相当恼火,咬牙切齿的瞪着我,说:“今天算你运气好,没想到你还有方中华这个靠山,我可不是怕了他,而是觉得没必要再把事情搞大了,回去告诉方中华,今天这档子事没这么容易完结,井水恐怕已经流进河水了,以后他在泰国的办事处、以及跟他长期合作的阿赞师傅、龙婆僧要是出了什么状况,可别怪我没提前打招呼,你们给我小心点,别哪天再落到我手里!”

    老猫说完就朝手下挥手,示意撤退,同时他还让人把阿赞峰和阿赞鲁迪的包给扔了过来。

    杜勇惊了下,喊道:“慢着,还有东西没留下!”

    老猫回头看了杜勇一眼,冷哼了声,什么都不说就径直离开,杜勇正要追上去翁沙却拦住了他的去路,摇摇头说杜老板东西不能要回来了,我们不能做的太绝,总要给老猫一点面子,否则方老板就彻底跟老猫杠上了,方老板不想真的得罪老猫。

    杜勇还想说什么却被我叫住了,我无奈道:“算了,能保住大家的命就不错了,至于这批阴料宝藏我不强求了。”

    杜勇说:“可是可是你要这些东西保命的啊。”

    我叹气道:“这一路以来为了这批阴料宝藏,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无辜的凯、那些被蛊虫杀死的人、麻香差点死了、阿赞鲁迪受了重伤,如果阿赞峰和他还被暗算够了,我不想再因为我连累更多的人了。”

    黄伟民听了我的话后也很感触,说:“唉,真是不是你的东西就没法强求啊,我想要分成,可到头来是个零,瞎忙活一场,这次有命活着就不错了,只希望老猫不要搞我的店就好了。”

    麻香问:“那你怎么跟尸油鬼王古路柴交待?这体内的阴灵到底还解不解了?”

    我苦笑说:“走一步看一步吧,老天爷既然这样安排了我也没办法,尸油鬼王古路柴要是不解无所谓了,这都是命,就当体内的孕妇灵是癌细胞吧,能活多久算多久,你看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也没见发作,算了,不去强求了。”

    麻香无奈的叹了口气。

    翁沙跟我们行礼说自己要告辞了,大半夜召集这帮弟兄也不容易,要不是方老板说事态紧急,他也不会这么干了。

    杜勇好奇的问翁沙是不是当年曼谷的黑老大,因为以前曼谷有个很出名的黑老大也叫翁沙,红极一时,是曼谷的地头蛇,手下有上万人分布在曼谷的各个街市,连警察都奈何不了他,只不过后来被仇杀给杀死了。

    翁沙笑笑说不是同一人,只是名字一样,这名字在泰国很常见,就像中国人的什么磊、刚、勇之类的一样,跟着他话锋一转说要马上离开了,带着这么多人和这些特殊的装备,招摇过市很不好,他要在天亮前赶回去。

    我们向他行礼表示了感谢,翁沙带着人一下退入树林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我说:“翁沙刚才笑的很不自然,他在撒谎,他应该就是当年的那个黑老大,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杜勇点头叹道:“我早发现了,他的手臂上还有当年由他一手创立的帮会成员标记,虽然被洗掉了,但轮廓还是看的很明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他成为方中华曼谷办事处的负责人肯定是有原因的,算了,追究这些没意义,看看阿赞峰和阿赞鲁迪怎么样了吧。”

    两人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睡死了一样,我问杜勇要怎么办,是不是让麻香招蛞蝓出来帮帮忙,杜勇说没这个必要了,况且蛞蝓主要治疗外伤,对于化解**不管用。

    这么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他们药效过去自行醒来了。

    等了十来分钟后两人终于一先一后的醒了,杜勇把发生了什么解释给他们听,两人面面相觑,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