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认命不认命-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64章 认命不认命

    为了弄这批阴料宝藏,我们累个半死险象环生不说,还担惊受怕了两三天,就这么被老猫夺走了谁都不甘心,想要再从他手上拿回来根本不可能,我只能认命了。

    阿赞鲁迪很内疚,说这事都怪他当初不顾后果才导致这样的后果,等尸油鬼王古路柴回来,他一定尽力劝他帮我解。

    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尸油鬼王古路柴这么想要这批阴料,我没给他弄来他肯定不会帮我化解,我安慰阿赞鲁迪别自责了,谁也没想到老猫会这么耍手腕。

    这时候树林里传出了动静,我们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形高瘦,皮肤黑黄的男人出现了,这人十分瘆人,穿着破破烂烂脏兮兮的衣裤,身上都是纹刺不说,就连脸上也密密麻麻全是纹刺,看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恐怖的是他的手上还托着玻璃罐,里面是混浊的液体,液体里飘浮着一具焦黑婴尸,液体里似乎还飘着很新鲜的血液,让人毛骨悚然。

    黄伟民早被吓的不知不觉躲到了杜勇的身后去。

    麻香惊的嘴巴都咧开了,说:“这东南亚练邪术的人都好吓人,阿赞峰和阿赞鲁迪都算正常的了,他手上端的是不是婴儿尸体?”

    我猜到这是什么东西了,准是阿赞鲁迪说的魔胎!不出意外的话这人应该就是尸油鬼王古路柴了!

    阿赞鲁迪赶紧上前行礼,向尸油鬼王古路柴介绍我们,他很不友善的扫了我们一眼,问了几句话,阿赞鲁迪简单说了下,他很不高兴,朝我盯着看了几秒钟,才对阿赞鲁迪大声呵斥,说的都是柬埔寨那边的语言,根本听不懂,阿赞鲁迪低着头根本不敢回话。

    说完后尸油鬼王古路柴就气呼呼的爬上树屋钻进去,不再搭理我们了。

    阿赞鲁迪垂头丧气的过来说不行,尸油鬼王古路柴听说没拿到东西,还被泰国最有势力的商人夺走,相当恼火,无论如何都不会帮我化解,还说他刚刚用魔胎把老猫派来叫门的人给弄死了,魔胎需要进行加持,趁他不想搭理我们赶紧走,要是打扰他加持魔胎,他就要我们的命。

    麻香皱眉道:“罗辉费了几天的劲帮他弄东西,还把命差点搭进去了,他不仅没有半个字感谢,还脾气这么臭,谁也不想把东西拱手让给别人,这是没办法了。”

    黄伟民说:“还想叫人感谢,你别做梦了,像尸油鬼王古路柴这类人根本没有情商和智商,否则就不会这么轻易被老猫的人挑衅了,这类人只有利和弊、强和弱的意识。”

    麻香白眼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你看阿赞峰和阿赞鲁迪就有人情味多了。”

    黄伟民说:“那是因为他们不是从小就接触这些东西,都是半路出家,在成为阿赞师傅前也是普通人,可能你还不知道阿赞鲁迪在成为阿赞前是一名柬埔寨的商人,只因得罪了同行遭到人家报复,差点死了,为了活命他才当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助手。”

    麻香问:“那罗辉的师傅阿赞峰呢?”

    黄伟民摇头说:“这我就不清楚了,阿赞峰这人从来不提起自己的往事,不过我跟他接触比较多,多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有时候会说漏嘴,说自己二十五岁之前还根本不知道这行,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他就当了阿赞,人生一下发生了重大转折。”

    我说:“尸油鬼王古路柴多半是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这一行了,你们仔细想想就能理解了,如果孩子成天跟这些瘆人的阴料泡在一起心智会怎么样,必定产生心理问题,在加上修法往往是在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这些地方,成天每个人说话,不懂人情世故太正常不过了。”

    黄伟民急道:“罗老板,能不能别扯这些了,命是你自己的你赶紧做决定吧,是走还是怎么样,我们总不能在这耗着吧,我还要回罗勇啊,留在这里太危险了,谁知道尸油鬼王什么时候心情就不好了要大开杀戒,你看看他手上端的魔胎这么恐怖,阿赞鲁迪又对他毕恭毕敬,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他有多厉害了,我们不要去触这个霉头啊。”

    虽然我已经认命了,但能化解我体内孕妇灵的人就在眼前,机会太难得了,如果就这么离开了,下次在碰到尸油鬼王古路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许再也没机会碰到他了,我体内的孕妇灵也就无人可以化解了,所以这么走我真有点不甘心。

    我握紧了拳头盯着树屋,杜勇显然看出了我的不甘心,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罗辉,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机会,以后可能不会再有了,如果你愿意赌一把我陪你!”

    麻香点点头说:“机会就在眼前,换做是我我也不甘心,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和勇哥都愿意帮你!”

    黄伟民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咽了口唾沫说:“疯了,你们都疯了反正我是不陪你们疯了,我可不想死,走了!”

    黄伟民说走就走,我也没拦他,他有无数理由可以拒绝帮我,这两天他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我没任何理由在叫他留下了。

    看着黄伟民跑进树林消失不见,杜勇发出了冷笑:“我真鄙视他。”

    麻香说:“鄙视也没用,这家伙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就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阿赞峰和阿赞鲁迪察觉到我们几个在说什么了,阿赞峰迎上来劝我们不要乱来,就算要赌也要从长计议。

    阿赞鲁迪眉头紧锁,看看我们又看看树屋,应该也猜到我们想干什么了,他夹在中间确实很难做人。

    我问阿赞鲁迪,尸油鬼王古路柴多久才会离开泰国。

    阿赞鲁迪说不清楚,这要看尸油鬼王古路柴还想不想要那批阴料宝藏了,现在东西在谁手上很明确,是要是走全看尸油鬼王古路柴怎么想了。

    我来回踱步,突然想起了老猫,他抓我们的办法很聪明,完全没跟我们硬碰,很值得借鉴,而制衡尸油鬼王古路柴或许只有这一个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