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黑寡妇-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65章 黑寡妇

    杜勇颇为尴尬。

    麻香说:“苗寨里的苗女找我对付负心汉,我就用这种蛊蜂下手,效果显著。”

    我有些担心这种蛊蜂会伤到阿赞鲁迪,问:“麻香,这噬血蛊蜂不会搞出人命吧?”

    麻香摇摇头说:“要命肯定是要命的,否则还叫什么蛊,不过你放心,只要我用普通的咒法驱使就不会出人命,只会像蚊子吸血一样,但效果肯定比蚊子叮咬强很多,最厉害的是这种蛊蜂还能招来附近的同类一起行动,绝对能起到引开阿赞鲁迪的作用。”

    这我就放心了,麻香轻启嘴唇念动了经咒,只见几只噬血蛊蜂立即发出嗡嗡声飞了出去,不多一会就围绕阿赞鲁迪萦绕了。

    阿赞鲁迪发现有蜜蜂围着他打转,不胜其烦的伸手挥开,蛊蜂像是受到了刺激,变的狂暴了起来,动作变的迅速了,照着阿赞鲁迪就发动攻势,蛰得阿赞鲁迪吃疼的龇牙咧嘴,卷起衣衫朝手臂一看,只见被蛰过的地方瞬间鼓包红肿,就像淋巴肿大了一样,我们隔得这么远都看的很清楚。

    与此同时,我们还听到了一阵更大动静的嗡嗡声,很快我就发现头顶飞过成群结队的蜂群,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看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不仅这边,从树林的四面八方也飞出了大量蜜蜂,四面八方的全都朝阿赞鲁迪汇聚了过去!

    虽然麻香说不会要了阿赞鲁迪的命,但这么多蜜蜂一起袭击,让人很难招架,搞不好也会死人,这多少让我有点担心了。

    杜勇看出了我的担心,说:“没事的,阿赞鲁迪要是连这些蜜蜂也搞不定,那还当什么阿赞师傅。”

    想想也是,我这才放心了下来。

    阿赞鲁迪意识到不对劲了,从树上跳下警觉的朝四周观望。

    外面的动静把尸油鬼王古路柴给惊动了,只见他恼火的从树屋里出来,冲着阿赞鲁迪大声吼叫,多半是在斥责他守卫不利,影响他加持魔胎。

    阿赞鲁迪行礼道歉,指着蜜蜂说了些什么,尸油鬼王古路柴迟疑了下就点头了,只见阿赞鲁迪快速跃进灌木丛,蛊峰跟着他就飞出去了。

    尸油鬼王这才不快的钻回了树屋。

    阿赞峰嘴角扬起了笑意,我有点明白过来了,阿赞鲁迪见识过麻香的蛊虫,他可能猜到是我们在做手脚了,一问阿赞峰果然是这样。

    阿赞峰说阿赞鲁迪应该是看穿了,只是他没有点破,还跟尸油鬼王古路柴说可能是刚才被他杀掉的人的同伙来挑衅报复了,尸油鬼王古路柴应该相信了,阿赞鲁迪还说要将蜜蜂引开,让尸油鬼王古路柴专心加持魔胎,顺便把人给揪出来。

    我暗暗佩服阿赞鲁迪,这么一来他就不用夹在中间为难了,老猫说阿赞师傅们没什么智慧,但我们从没向阿赞鲁迪透露过计划,他却能心领神会,跟我们里应外合。

    杜勇说:“虽然我们什么都没说,但刚才我们在这里商量了半天,阿赞鲁迪又不瞎,都看在了眼里,估摸猜到我们想干什么了,没觉得意外,倒是他能做出这种有利于我们的决定不容易,毕竟他是尸油鬼王古路柴的门人,这么做等同于出卖师门、出卖师傅了,按照国内的师承传统,这是要受到师门惩罚,甚至逐出师门的。”

    麻香感慨道:“阿赞鲁迪为了弥补对罗辉造成的伤害,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实在难得,万一被尸油鬼王古路柴察觉他就完了,真是个有情有义的黑衣阿赞。”

    我点头表示了同意。

    阿赞峰说机会难得,阿赞鲁迪拖不了多久,我们要赶紧动手才是,他说他有个计划,就是由我出面,无论是求也好、哭也好,总之能干扰尸油鬼王古路加持魔胎,把他吸引出来,他和麻香会躲在我左右两侧的灌木从里策应,以免尸油鬼王古路柴恼羞成怒对我下手,杜勇则趁机迂回过去把魔胎带回来。

    阿赞峰还说魔胎阴气逼人,一般人拿着容易出事,让我把灭魔刀给杜勇,让他悬挂在腰间,有震慑作用。

    我赶紧取出灭魔刀递给杜勇,杜勇将灭魔刀插在皮带上,点点头表示准备好了。

    阿赞峰左右一指,麻香和杜勇立即就位,他自己也跑到了岗位上,几人点头冲我示意了下,我慢慢站了起来,深呼吸了几次,心说不就是演戏嘛我也会。

    我走到了树屋下,跪在地上,大呼小叫的求尸油鬼王帮我把体内的孕妇灵给化解了,否则我就死定了。

    尸油鬼王古路柴应该是听到了,但他没有出来,没办法我只好放开嗓门,放声大哭,树屋里果然传出了砸东西的动静,很快尸油鬼王就恼羞成怒的出来了,怒目瞪着我,脖子上全是青筋,加上他满脸的刺符,看着相当瘆人。

    尸油鬼王古路柴也能说泰语,他指着我叫骂,说我在不走开他就弄死我,我不管不顾,装模作样的在躺在地上打滚,哀求他帮我化解孕妇灵。

    尸油鬼王古路柴大口喘气,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咬牙切齿,突然他大喊一声从树屋跳了下来,朝我跑过来就要对我下手,我吓的在地上急急往后缩。

    阿赞峰见状立即现身,端着域耶头骨拦了下,与此同时一只婴儿拳头大小的蜘蛛突然从树上顺着一条蜘蛛丝线就垂挂了下来,直直落到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肩头!

    这只蜘蛛通体黑色,脚上都是绒毛,腹背上还长着沙漏形的红色斑纹,脚上甚至还长着倒刺,看起来相当阴邪,这物种好像是著名的黑寡妇蜘蛛,凶残无比,能吃掉交配后的雄蜘蛛,还带着强烈的神经毒素。

    我很清楚这只黑寡妇绝不简单,不是偶然掉到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而是麻香练的蜘蛛蛊虫。

    只见黑寡妇落在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后,腿上的倒刺扎进肉里,将身体死死扒在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然后一口就咬了下去,腹部顿时充血胀气,这一系列的举动只在眨眼功夫完成,看的我都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