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魔胎复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66章 魔胎复苏

    尸油鬼王古路柴恼羞成怒,一把扯下黑寡妇蜘蛛,直接给捏的汁液喷溅。

    麻香练的黑寡妇蜘蛛很不简单,血液还带腐蚀性,尸油鬼王古路柴被咬过的肩头出现了溃烂,捏黑寡妇的手也溃烂了,血肉模糊,不过这些皮外伤对他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麻香跑了出来,吃惊道:“没想到这么厉害的蛊蛛毒伤不到他。”

    我一点也不意外,尸油鬼王古路柴常年修炼黑法,体内聚了大量毒素和阴邪气,如果小小的蛊毒能弄死他,那他这尸油鬼王的名头也是白叫了。

    尸油鬼王古路柴虽然很恼怒,但却没有轻举妄动,只是露着凶狠的目光环视我们,似乎有所顾虑。

    阿赞峰突然托着域耶头骨念经,我看到域耶头骨上冒起一团黑气,直扑尸油鬼王古路柴过去,继而萦绕在他身边。

    阿赞峰的意图很明显,是不想给尸油鬼王古路柴思考的时间,如果让他反应过来我们只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拖延时间,那会很麻烦。

    阿赞峰的攻击果然起效了,尸油鬼王古路柴只能摆开架势诵经,进行防卫,根本没时间去想别的事情了,随着他诵经,身体周围好像产生了一股气流,吹的黑气涣散不成形,阿赞峰的攻击瞬间就被化解了。

    麻香赶紧把金蚕蛊招出来了,金蚕蛊速度极快,围着尸油鬼王古路柴打转,划出一道道金色光影。

    尸油鬼王古路柴眉头紧锁,一动不动,盯着围着自己打转的金蚕蛊,琢磨着什么。

    我朝树上瞟了一眼,杜勇已经钻进了树屋准备盗取魔胎了,我们离成功就差一步了。

    尸油鬼王古路柴闭上了眼睛,念动了经咒,不多一会金蚕蛊竟然降下了速度,麻香神情凝重,加快了念咒,不过作用并不是太大,金蚕蛊好像不听使唤了,始终不愿攻击尸油鬼王古路柴,无奈她只好停止了念咒,把金蚕蛊给招了回来,说:“他身上的阴气太重,以至于连金蚕蛊都有些惧怕,不敢攻击。”

    杜勇抱着盛放魔胎的玻璃**出来了,站在树干上冲我们打了个胜利的手势。

    尸油鬼王古路柴正要对我们动手,杜勇用泰语大喊住手,他立即停下,回头看了杜勇一眼,当他注意到杜勇手上抱的魔胎时,脸部肌肉颤抖,又扫了我们一眼,很生气,显然明白我们的意图了。

    杜勇抱着魔胎要挟尸油鬼王古路柴,如果不帮我把体内的孕妇灵化解掉,他就毁了魔胎。

    尸油鬼王古路柴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瞪着杜勇,非常的不爽。

    正当我觉得他被我们踩住了尾巴,我们有机会得逞的时候他却松开了拳头,表情缓和了,嘴角甚至还扬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反应让我纳闷,果不其然,就在我纳闷的时候杜勇那边就出了状况,只见抱在他手上的玻璃**突然振动了起来,大量暗红色的气血凝在了**壁上,下一秒只听“嘭”的一声,玻璃**炸了,杜勇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立足不稳,从树干上摔了下来,重重摔在了地上。

    幸好这树不高,杜勇又是屁股落地,并没有受伤,只不过他的脸颊被炸裂的玻璃**碎片划伤,出现了一道细长伤口,在渗着血迹,麻香紧张的跑过去查看杜勇的伤势。

    我有些骇然,这玻璃**怎么突然炸了?不过我很快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尸油鬼王古路柴暗中以经咒驱使魔胎,我抬头朝树干上看去,顿时心肝乱颤。

    只见树干上趴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胎儿,胎儿的头很大,颅骨上的经络清晰可见,胎儿艰难的抬起头,双目被粘稠的黑血粘着,正吃力的睁开,眼窝里竟然都是黑色瞳仁,一点眼白也看不见,嘴巴慢慢张开,露出一排阴森森尖牙,吓的我本能的后撤了几步。

    尸油鬼王古路柴恼羞成怒,大声念经,我感到不妙。

    果然,魔胎在经咒的驱动下慢慢复苏,像只青蛙一样趴在树干上转动的大头,似乎在寻找目标,魔胎的样子让我想起了电影异形里的外星怪物,相当瘆人。

    魔胎将目光落在了杜勇和麻香身上,还不等我提醒他们,就见魔胎双脚借树干用力一蹬,像炮弹似的飞向了杜勇和麻香。

    麻香这会正用蛊虫蛞蝓治疗杜勇的伤口,完全没注意到这一幕,我回过神大喊:“麻香小心!”

    麻香发现魔胎朝自己飞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杜勇反应极快,一个翻身将麻香按倒,用自己的背部对着魔胎,魔胎落到了杜勇的背上,一下就扒住了,张开嘴露出一排阴森森的尖牙,一口就咬了下去!

    “啊。”杜勇痛苦惨叫了出来,麻香骇然不已,想要起身驱赶魔胎,但却被杜勇死死按在身下。

    我和阿赞峰见状想要过去帮忙,但尸油鬼王古路柴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扬着阴邪的笑容。

    阿赞峰取出装着阴法蜈蚣的**子,打开后朝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扔去,尸油鬼王古路柴对这些东西并不惧怕,根本就不躲,身上立即粘了数十条蠕动的阴法蜈蚣,紧跟着阿赞峰吹了一声呼哨,德猜突然从茂密的树上落下,直直落到了尸油鬼王古路柴的头顶,进而去抓阴法蜈蚣,阴法蜈蚣疯狂爬动,德猜躁动追逐阴法蜈蚣,在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爬动,爪子乱抓,尸油鬼王古路柴身上马上被抓出了一道道血痕。

    尸油鬼王古路柴显然没想到蜥蜴德猜的突然出现,对这种爬行动物他似乎很束手无策,胡乱的进行驱赶,德猜相当聪明,全都往他的背部、小腿肚、后颈这些视觉死角爬动,惹的尸油鬼王古路柴很恼火,在那大喊大叫。

    与此同时阿赞峰再次驱动域耶头骨对付尸油鬼王古路柴,我则趁机跑过去协助杜勇。

    等我跑到杜勇身边,近距离看到魔胎对杜勇做了什么,吓的我哆嗦了下,头皮立即发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