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夜哭郎-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69章 夜哭郎

    这话让我很纳闷,虽然卖给悠悠的人胎路过是假的,但多多少少还是用了阴料,效果好就好坏就坏,什么叫不知道是好是坏?

    吴添苦笑道:“不知道这假人胎路过用料是不是用偏了,好像并没有助事业的效果,但产生了别的效果,悠悠按照我们的方法倒是轻而易举通过了海选,还拿到了正式录制现场的机会,眼看就要见到那几个大导师了,谁知道她在录制现场遇到了一个情投意合的男生,两人一拍即合,临时搞了个组合,结果组委会说这不合规矩,他们单独的名已经报上去了,必须分开参赛,悠悠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就是不答应,结果她和那个男生都被拒之门外了,不过悠悠并不难过,还打电话来说她不参赛了,也不想证明自己了,她和那男生一起去云南丽江的酒吧驻唱了,你说这都什么事,是好还是坏?”

    我哑然失笑,这分明是助力爱情了,看来阿赞圭的人胎盘招姻缘的效果比催事业运强多了,这才有了这种“劈叉”的效果,仔细想想这样也好,悠悠找到自己心仪的男生,不钻牛角尖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真是错有错着了。

    此事过去不提,我回到店里后一门心思扑在店的经营上,不再去考虑体内孕妇灵的事了,就让一切顺其自然。

    芭珠在店里也呆习惯了,在朱美娟的培训和耳濡目染下,她对佛牌的知识也了解了不少,加上她天资聪颖,已经能独自接待客户,都快成了一名营业员了,这么一来她不算在店里白吃饭,方瑶也没话可说了。

    说起方瑶这几天都没见着,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吴添依然在外头跑业务,隔三差五的拉来一两个顾客,生意不好不坏,勉强能维持店里的日常开销,不过想要赚钱却不易,佛牌店的生意看来还是要靠阴牌和驱邪这两个大头了。

    这两天我联系了麻香询问杜勇的情况,麻香说杜勇已经好转了,精神好了许多,麻香一直在想办法寻找高人治疗杜勇,目前还没什么进展。

    这天方瑶忽然带着一个人来了店里,仔细一看这人就是当初她带来的娘炮设计师,我还以为方瑶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不过聊了聊才知道,原来是方瑶给店里拉来了生意。

    娘炮设计师叫赵根伟,今年二十四岁,是方瑶在北京上学时候认识的朋友,毕业后到了武汉工作,方瑶这次到武汉也多亏有他的帮衬,才能那么顺利的对店里进行下手。

    赵根伟这名字倒是很阳刚,只不过跟他的外形和行为举止太不搭了,名字阳刚人太阴柔,经过方瑶的介绍我才知道怎么回事。

    赵根伟的老家在河北廊坊,他是家中老幺,上面还有五个姐姐,大姐比他大了将近二十来岁,都当奶奶了,赵家重男轻女的观念很严重,一直想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哪知赵母一连生了五个女儿,好不容易第六胎生了个儿子,自然当宝贝一样养着。

    原来赵根伟的名字是有说法的,“根伟”这两个字的含义很明显了,可惜赵根伟变成了娘炮,辜负了父母对他的期望。

    赵母因为高龄产子,月子又没做好,落下了病根,在赵根伟三岁的时候就驾鹤西去,赵父没过几年因为患癌也撒手西去了,留下五个女儿和年幼的赵根伟,好在赵根伟的大姐赵兰芳当时已经二十出头,是个大人了,所谓长姐如母,赵兰芳承担起了照顾妹妹和弟弟的重担。

    赵兰芳嫁人后自然无法继续照顾弟弟了,不过赵根伟的二姐赵爱芳也成年了,接过了照顾赵根伟大的重任,赵根伟大了一点后二姐也要嫁人了,三姐又接力照顾赵根伟,就这样赵根伟在五个姐姐的接力照顾下逐渐长大成人了,几个姐姐不仅是姐姐,还承担着“母亲”的职责,对他有养育之恩。

    我大概明白赵根伟为什么会变成娘炮了,姐姐们对他呵护有加,可以说是溺爱了,从小他就在女人堆里长起来,行为举止自然比较接近女人了,我不禁有些感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有个严厉的父亲真是太重要了,赵根伟就是从小缺少父亲的影响,才变的没点男人的阳刚之气。

    赵根伟今天让方瑶带他来找我们,目的是为了他大姐的孙子,他大姐赵兰芳的儿子今年才二十一岁,还在职校学汽修,上学期间把女同学的肚子搞大了,女方家长吵到了家里来,没办法只能奉子成婚了。

    婚后没多久孙子就出生了,这孩子的父母还要上学,只能把孩子丢给赵兰芳这个奶奶照顾。

    我心中发笑,也是没谁了,父母还是学生居然都当爹妈了。

    赵根伟的大姐给他打电话,说他这小外甥孙这段时间夜里总是睡的不踏实,时不时受惊似的把自己缩成一团,还不住瑟瑟发抖,跟着放声啼哭,喂奶也不吃,怎么哄都没用。

    赵兰芳把孙子抱到医院去做了各种检查,医生说没什么病,主要是缺少微量元素造成的,给开了许多补充维生素、钙等元素的药品,可惜孩子吃了根本不管用,结果还是一样,而且还有变本加厉的态势,孩子夜晚的哭声越来越尖锐刺耳,惹的隔壁邻居都来投诉了。

    赵兰芳听农村老家人说这样的孩子是夜哭郎,于是按照农村迷信的做法,写了一张小纸条贴到马路的电线杆上,纸条上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行人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

    不过这纸条贴了以后也不管用,赵根伟并不是个迷信的人,但看他大姐这么操心赵根伟觉得自己必须要帮上一把,毕竟自己也是大姐带大的,恩一定要报,于是他就想到了我们的佛牌店,这才联系了方瑶,想过来问问我们有什么办法。

    孩子夜啼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不过听赵根伟说的情况来看,确实有问题,只不过没看到那孩子的实际情况,不好胡乱下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