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阴阳眼-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71章 阴阳眼

    等赵根伟一回来赵大姐便质问他怎么回事,赵根伟很生气,说赵大姐不懂得尊重**,胡乱接他电话,一气之下干脆承认自己是个“同志”了,把赵大姐给气的当场晕厥。

    赵根伟是赵家唯一的男丁了,延续香火的重任压在他一人身上,赵母为了生这个儿子还落下了月子病,早早撒手西去,几个姐姐接力把他拉扯大,对他寄予了厚望,没想到他却成了同志,赵大姐生气也很正常。

    我倒没觉得意外,赵根伟的行为举止已经让我看出有这种倾向了。

    说话间摩托车速度降了下来,老任停在了一个小区大门口,小区铁门上还悬着几个大铜字“民康小区”,里面是几栋七八层高的老楼房,老任说这小区是九十年代初最好的小区了,不过跟现在的高楼大厦、花园小区根本没得比,是当年他父亲花了一辈子的积蓄买下给他当婚房的。

    在老任的带领下我爬上了六楼,累得我气喘如牛,这老楼也没个电梯,每天这样爬上爬下怪累的,不过对于老年人来说能起到锻炼作用,倒是件好事,老任还说这几栋楼里基本都是留守老人了,年轻人都不愿住在这楼里了。

    我进了老任家,入门便能闻到一股中药味,老任说最近他媳妇听农村老家人说孩子像这样哭法,可能是受了什么惊吓,农村老家人给介绍了个中医,开了几副定惊茶。

    我说小孩才两三个月大,肠胃功能都没发育完全,喝中药哪能受得了,吸不吸收的了还是个问题,而且中药的药性有的很猛烈,万一有什么副作用就把孩子给坑了。

    老任无奈的说:“谁说不是啊,可孩子一直这么哭不是个事,弄的我和他奶不得安生,我们年纪也大了,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好,他这么闹我们几乎每晚没有觉,我干的活又需要充足睡眠,不然很容易走神发生危险,我们这也是没办法了,病急乱投医啊,罗师傅,听根伟说你有些能力,还要麻烦你给看看了。”

    我叹了口气表示了理解。

    我在客厅没有看到赵大姐,老任说肯定抱着孩子在阳台上,我愣了下,说今天外面的风可大了,抱着孩子在阳台上干什么?

    老任只好向我解释,他说他孙子白天倒不怎么闹,但必须是在阳台上,不管是大太阳还是雷雨天,只有在阳台上他才不闹腾,他们老两口也是摸索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孙子的这个癖好。

    我心说这还挺奇怪的,这么大的孩子就能产生自己的癖好?

    我们聊着就到了里屋,通向阳台的是一扇玻璃门,阳台外围还罩了防护栏,赵大姐就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坐在一张靠背椅上。

    老任带我过去打招呼,赵大姐扫了我一眼,随意点了下头,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起身,感觉很不礼貌,可能是我太年轻,赵大姐好像不信任我。

    老任见状斥责赵大姐,说你这娘们怎么没点礼貌,人家大老远跑过来看咱孙子是天大的面子。

    赵大姐这才抬眼打量了我,不过还是一脸不屑,不怎么待见我。

    我有点明白过来了,笑道:“大姐,我跟你弟赵根伟只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算是我的客户吧,他请我来看看您孙子,纯粹是为了解决问题,我是收费的。”

    赵大姐听我这么说表情才好了些,说要进屋去泡茶,我示意她别忙活了,茶不茶的无所谓,我要先看看孩子,让她保持这种状态就行。

    赵大姐只好坐在那不动了,我站在边上看着她怀里的孩子。

    只见这孩子长得眉清目秀,还挺漂亮,双眼瞪的老大,呆呆的看着天空,我抬头看了下天空,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天色阴沉沉的,在加上夜幕快要降临,根本没什么可看的,不过这孩子倒是看的很起劲,眼睛眨都不眨,小嘴还变成了“o”字型,显得很兴奋。

    我想了想就拿手把他的视线给挡了下,谁知道他马上就小脸胀的通红,扭动身子挣扎了起来,双脚乱蹬,小手握拳抖动,力气还挺大,弄的赵大姐都快抱不住他了,眼看就要哭出来了我赶紧把手拿开,孩子马上就平静了下来。

    按理说这么大的孩子是没有这种意识的,这让我很纳闷。

    老任见我看的出神,小声问:“罗师傅,你看出什么了吗?”

    我摇头说:“确实有点问题,还不好说,具体什么情况等晚上在观察观察。”

    老任让赵大姐去做饭招待我,然后抱过孩子坐那跟我闲扯淡,扯他儿子在学校里的事,老任说他儿子挺憨厚的,平时在学校规规矩矩,很少干出格的事,没想到一干就干大票的,真是让他吃惊,还叹气说跟儿子沟通不够,都不了解他了。

    我笑说人是会变的,任刚也是大人了,有自己的想法不奇怪,只不过年轻人都是一腔热血,做事不成熟,不考虑后果也很正常,谁年轻的时候没干过点混账事。

    老任连连点头说我说的有道理,我们俩边聊边笑,没想到老任怀里的孩子也跟着咧开嘴笑,不过他的笑是无声的,笑着笑着我忽然看到一股淡淡的黑色烟气从鼻孔里透了出来。

    我一下皱起了眉头,这一幕老任显然是看不到的,他还觉得孩子被逗笑了,欣慰的松了口气。

    我体内因为有那孕妇灵的关系,体质很阴,能看到那些人类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说的通俗点就是变成了民间传说的阴阳眼,老实说这孕妇灵在我体内还是有点好处的,甚至都不用借助什么工具了,方中华的池水符通也不过是变色,而我是直接看到更加直观,现在的我就像个阴灵探测器,这或许是老天爷不让我化解孕妇灵的更深原因吧。

    这下我能确定这孩子体内有阴物了,只是还不知道这阴物是什么,一个婴儿又怎么会惹了阴物,只有搞清楚了这些情况,才能想办法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