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自杀的补鞋匠-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72章 自杀的补鞋匠

    虽然还搞不清楚孩子是怎么惹上阴邪物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么大的孩子不可能自己主动去招惹脏东西,多半跟大人有关,这么一来孩子的家人嫌疑就很大了。

    根据我这段时间的经验来看,初生的婴儿大多是阴阳混沌的,体质偏阴,魂魄不稳,如果大人照顾的不好,是很容易招惹那些脏东西的。

    赵大姐简单做了几个菜,老任邀请我吃饭,还给我倒了一盅白酒,我说我来是办事的不能喝酒,老任也没有勉强我喝,赵大姐对我的做法很敬佩,打消了先前的不满。

    我详细询问了孩子出生后的事,主要是问有没有带孩子去过阴气重的地方。

    赵大姐回忆了下说,孩子是在医院剖腹产出生的,出生的时候医生说各项指标都很好,非常健康,在医院呆了个把星期后医生就让出院了,孩子母亲被亲家接回了石家庄老家做月子,孩子则被赵大姐带回来以奶粉喂养,因为不满三个月的孩子按照规矩是不带出门的,也就不可能接触什么阴气重的地方。

    医院倒是个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我想了想问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赵大姐说是半个月前。

    孩子现在两个多月大了,半个月才开始这样,说明跟医院没关系,医院这个阴气重的地方可以排除了。

    我让赵大姐仔细回忆半个月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赵大姐若有所思的回忆了下还是摇了摇头。

    这时候老任似乎想到什么了,放下了酒盅说:“兰芳,罗师傅这么一问我倒是想起来了,半个月前咱们这栋楼里还真出了怪事啊,你忘了,住在顶楼的。”

    赵大姐愣了下,眉头拧起:“你说住在楼顶的老郭上吊的事?”

    老任点点头,赵大姐不快道:“这跟咱孙子有什么关系,你净瞎联系。”

    老任挠头说:“罗师傅这不是让咱们回忆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嘛,这件事也算啊,而且我听人家说自杀的人怨气重,他住的屋子就变成凶宅了,可不就是罗师傅说的阴气重的地方嘛,罗师傅,这到底算不算?”

    “都在一栋楼里,是同一块地,也算。”我点点头跟着问:“这个老郭是什么人?”

    赵大姐说:“老郭六十来岁了,是个补鞋匠,靠在小区附近摆鞋摊勉强维持生计,他有三个子女,都已成家在外地工作,逢年过节都很少回来看他,我听小区里的人背后议论,好像说老郭年轻的时候很风流,到处拈花惹草,被媳妇发现后吵架离婚了,儿女们也不待见他,反正在小区里名声不太好。”

    我想了想问:“这补鞋匠老郭跟孩子、跟你们有什么交集吗?”

    赵大姐说:“虽然住在一栋楼里,但没什么交集,也就是偶尔去找他补鞋的时候聊上两句,不冷不热的,老郭这人不太愿意聊天比较闷,在楼道里碰见了能点头打个招呼,仅此而已,而且老郭的名声又不好,所以也没什么要好的朋友,罗师傅,你是怀疑我孙子夜里一直哭跟老郭有关系?”

    我不好回答赵大姐的这个问题,虽然楼顶的住户自杀使得那间屋子和这栋楼变成了阴气重的地方,但孩子和老郭之间没发生什么联系,不好判断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

    这时候老任突然颤了一下,把酒盅里的酒都给洒出来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怪诞、呆滞,手不知觉的颤抖了起来。

    赵大姐凝眉道:“老头子你怎么了,高血压又犯了?”

    老任欲言又止,感觉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样子,老任这便秘的状态保持了好长时间,才“哎呀”一声说:“会不会跟我上次干的事情有关啊,如果是那我可真害了小孙子了啊。”

    赵大姐连忙追问是什么事,我也皱眉盯着老任,等着他说下去。

    老任说起了怎么回事,半个月前的一天,也就是老郭自杀的那一天,赵大姐去菜市场买菜,把孙子暂时交给了老任带,还看外面太阳好,让老任把洗衣机里甩干的被单拿到楼顶去晾晒。

    老任只好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端着盆子去楼顶晒被单。

    老任到了楼顶后看见老郭就坐在马扎上发呆,还抬头半眯着眼睛看着天空,老郭有点白内障,看着都是眼白,还怪吓人的,老任过去打招呼,但老郭没搭理他,他识趣的走开去晒被单了。

    被单那么大,老任一只手晒不开,没办法他只好向老郭求助,希望老郭帮他抱下孙子,让他先把被单晒了。

    老郭这才有了反应,点点头答应了。

    老任把孩子交到了老郭手里,老郭接过孩子抱在臂弯里,嘴角扬着慈祥的笑盯着孩子,发出沙哑的声音说:“我也有孙子了,也刚出生。”

    老任一边晒被单一边笑呵呵的说:“那敢情挺巧啊,咱们同时有了孙子,孩子们算是同龄人了,以后还可以是玩伴呢,对了,怎么不见你儿子带孙子来看你?”

    老郭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老任顾着晒被单也没在意,不过隐约听到老郭在那念叨着什么,老任仔细回忆了下说:“老郭的声音很低沉,情绪很失落,我反复听到可惜、不能做玩伴了、都是我的错之类的话。”

    老任晒完被单后把孩子抱了回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老郭有点舍不得的样子,眼角甚至还残留着泪水,老任问怎么了,老郭说是眼睛晒了太阳不舒服流眼泪了,跟着就不在说话,端起马扎叹着气进了楼道,没多久传来门关上的动静。

    这件小事老任压根就没在意,很快就给忘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一户邻居上天台收衣服,路过老郭的窗口,因为窗帘没拉上,他下意识的朝里面张望了下,只见老郭用被单吊死在了吊扇上,头低垂着,身体就像腊肠一样挂着轻轻摆动,这邻居顿时吓的肝颤,回过神立马报了警。https://23u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