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风水大师-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74章 风水大师

    电话接通后我把这事简单跟方中华说了下,方中华说这事不难解决,他马上派个人去廊坊帮我,还说廊坊离北京很近,让我事情办完后去北京找他。

    本来我不愿去打扰方中华,但这段时间他帮了我太多的忙了,这会到了人家家门口,去拜访拜访也理所应当,否则就是没礼貌了,于是就答应了。

    我打电话给方中华的时候是晚饭后的七点左右,还不到八点方中华给介绍的法师就到了廊坊高铁站,老任主动请缨,骑着摩托车去车站接人。

    八点半老任把人接到了小区来,我已经等在小区门口了,只见摩托车后座上坐着个肥胖中年人,穿着衬衫和西装裤,脚上蹬了双网洞凉鞋,长得满脸横肉不说,还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凶神恶煞,看着就像道上的,哪像个法师。

    因为身材的关系,他从摩托车上跨下来的时候相当吃力。

    我迎上去打招呼,他好像不太高兴,盯着我打量了会问:“你就是老方的朋友罗老板?”

    我点点头:“老板不敢当,叫我罗辉就好,正是在下,请问大师怎么称呼?”

    “叫我老彭就好。”中年人皱了下眉说:“你是出不起钱还是抠门,居然搞辆摩的来接我,坐着真难受,路上这摩的司机看见交警就像老鼠看见猫了,尽往偏僻的小路和巷子钻,颠的我屁股都疼了,早知道这样我自己打出租了。”

    老彭说话倒是挺直白的,我有些尴尬,说:“彭大师误会了,我不是出不起车费也不是抠门,这人是摩的司机不错,但也是事主,得知大师要来这才主动请缨去接,我没想太多就同意了。”

    老彭的表情这才缓和了,摆摆手说:“废话少说吧,我还挺忙的,办完事要马上赶回北京,要不是看在跟老方多年朋友的面子上,八抬大轿抬我我也不来,带我去看看孩子,那谁把包拿过来。”

    老任连忙取下挂在摩托车上的一个双肩包递过来。

    老彭从包里取出一个罗盘端在手上,然后将包背上,朝罗盘看了一眼,径直朝小区里走。

    小区里有好几栋楼,老彭直接就朝老任住的那栋楼走去了,就像事先知道是这栋楼一样,这让老任和我很诧异。

    老任小声问:“罗师傅,你跟彭大师提过我家住哪栋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老任嘀咕道:“那他怎么知道是这栋楼。”

    我盯着老彭手上的罗盘,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了。

    老彭似乎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停下脚步说:“这太简单了,但凡是短时间内横死过人的楼房,气场跟普通的楼房是不一样的,罗盘指示出了这楼里有很强的阴气。”

    说完他就钻进了楼道,一看没有电梯,当即就不高兴了,小声在那咒骂,搞的老任很尴尬,这也难怪,以他的体型爬楼梯肯定费劲,有怨言也正常。

    老任小声跟我说老彭看着不像个法师,更不像个专治儿童中邪的法师,言下之意是在怀疑老彭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老任解释,毕竟跟他一样,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法师,不过我知道方中华从来不会给我介绍没能力的法师,从陈道长到阿赞尼克,全都是能力高强的法师,刚才老彭用罗盘无意中露了一手,有能力是肯定的。

    想到这里我对老任说:“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没个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些能人异士常年闭门修法,大多其貌不扬脾气古怪,脾气越古怪说明能力越强。”

    老任点头说:“有道理,就像医生一样,脾气越大越让人信服。”

    这个比喻倒是很恰当,医生治疗阳间病,法师治疗阴间病,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老彭回头不快的问:“在几楼?”

    老任说:“五楼。”

    老彭嘴角抽了下,欲言又止,最后抹了把汗,只好端着罗盘吃力的爬上楼梯。

    看着他手中的罗盘,我有些顿悟了,老彭莫非是搞风水的?因为罗盘是一种风水探测工具,是风水堪舆人士必备的工具,一般人很少用到,虽然罗盘也属于道门当中的法器,在许多法事中也有运用到,但肯定没风水人士用的多,像老彭这样进小区就拿罗盘探测,感觉是风水人士的可能性很大,不过驱邪找风水大师好像不对路啊,不知道方中华是什么意思。

    老彭爬楼梯相当费劲,没爬两层就满头大汗,气喘如牛,我趁机跟他说话,分散他抱怨的注意力,我指着他手上的罗盘问:“彭大师,你手上端的东西是不是罗盘?看你这么累,不如我来帮你拿吧?”

    老彭停下了脚步,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把脸,瞪眼道:“怎么,你是在取笑我胖吗?罗盘能用多重,我还不至于拿不动!”

    我连忙摆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好心。”

    老彭冷眼道:“哼,那就是在怀疑我的能力了,你问罗盘的这句话无非是这个意思了,看样子你对这东西略懂,看出罗盘是风水法器了对吧,没错,我就是个风水师,是不是觉得小孩子中邪了,老方给你找个风水师来解决问题很奇怪?因为你觉得这根本就不对路对不对?中邪这东西也跟生病一样,是不是觉得应该对症下药,找相应的法师来才能解决问题?”

    既然老彭把话说破了,我也不遮遮掩掩了,我点点头说:“是。”

    老彭这时候反倒笑了,老任看看我觉得很纳闷。

    老彭笑过后说:“谁告诉你风水师就不能驱邪了?”

    我摇了摇头,老彭解释说:“老方之所以找我是有原因的,看风水的根本就是看气,我们理气派的风水师最擅长解决气的问题,死者上吊自杀,阴魂不散,怨念未消,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阴气场,小孩子在死者生前接触过死者,就更容易受到死者的阴气场影响,解决阴气场是我很拿手的强项,找我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