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鬼在屋里-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75章 鬼在屋里

    我顿时恍然大悟,惭愧的说:“彭大师你别生气,我是外行说的外行话,并没有怀疑你能力的意思,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老彭笑了下说:“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是合理怀疑我从不生气,你用不着怕我,这楼里的阴气确实挺重的,罗老板,你是阴性体质,难道没感觉出来吗?”

    原来老彭已经发现我的与众不同了,这可不是光从纹身就能看出来的,看来方中华又给我介绍来了个能力强悍的高人。

    老彭见我吃惊,得意的说:“别大惊小怪,你身边的气场跟普通人不一样,阴大于阳,而且刚才我也感觉到你呼出的气并不纯粹,阳气涣散,阴浊之气比较重。”

    老彭的话没说完老任就接话道:“彭大师,人呼出的不该是二氧化碳吗?”

    老彭白了老任一眼说:“不懂就别打岔。”

    老任识趣的闭嘴了。

    老彭看向我问:“你不觉得进入这楼的时候很阴冷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

    老彭皱了下眉头说:“没理由啊,以你的体质绝对能感觉到才是,奇怪。”

    我明白是什么道理了,说:“这可能跟我练过筑基培元心法有关吧。”

    老彭这才点点头说:“原来如此,筑基培元心法乃道门内功心法,有很强的抵御阴气能力,常年修习,人就像穿上了一层法衣,能抵御大多数阴邪之气,罗老板不简单啊。”

    我笑道:“彭大师过奖了,我也是误打误撞学到了这道门心法。”

    老彭笑道:“罗老板谦虚了,这心法传承自道门一代宗师张三丰,能修习的只有少数几个道门高人,罗老板能学到这心法,说明跟道门的渊源颇深,老方认识的都是人物啊,罗老板是个很特别的人,体内蕴藏着阴阳两种巨大能量,如果能融合的好,他日必定有所作为。”

    老彭指的阴阳两种能力,阴指的应该是那孕妇灵,阳指的估计就是筑基培元心法练出来的气,他言下之意是让我把这两种力量进行融合了,这倒是个很好的建议,本来我还想请教请教老彭具体的情况,但这时候楼上传来了小孩的刺耳的哭声,我们在二楼都听到了。

    老任也听不太懂我们在聊什么,焦急的说:“两位大师能不能不要聊什么阴和阳了,赶紧上去看看吧,我孙子又哭了,家里门还开着呢。”

    老彭很不高兴,说:“谁叫你住的地方没电梯,害我要爬楼梯,我这体格爬不动楼梯,要想快点那你背我上去啊。”

    老任是真的急了,还真想去背老彭,但老彭阻止了说:“别费劲了,我的重量你背不动,到时候更慢,你先上去,我和罗老板稍后就到。”

    老任只好先跑上了楼,老彭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先走,他则在后面慢慢的跟,我们边走边聊。

    通过这一番闲聊,我们拉近了关系,我对老彭也略有了解了。

    老彭全名彭顺友,四十多岁了,是个山东人,他是个半路出家的风水师,本来一直在老家务农,后来生活压力太大,三十多岁了才从老家出来打工,最早跟着一个老乡的包工队当油漆工,日子过的很艰辛。

    有一次他们包下了一个工程,替一层写字楼办公室搞装修,租下这层写字楼的是个香港人,打算开贸易公司,这个香港人很迷信,还特意从香港带了一名风水师过来,风水师指点这香港老板墙要刷什么颜色的油漆、办公桌要怎么摆、不能招生肖是马年猴年的员工,就连卫生间的门不能朝向也进行了指点,简直事无巨细了,当时老彭就在办公室里刷墙,听得一清二楚,心说怎么这么多规矩。

    这香港老板一一照办了,最后还给这风水师开了张几万块的支票,老彭看的只咂舌,风水师动动嘴皮子,三言两语就赚了他一年都赚不到的钱,这让他一下对这一行动了心,觉得这是条不错的生财之道,于是在那风水师离开的时候,他悄然跟踪人家,这一跟都跟到了香港去,他找到人住在哪,然后买了礼品上门拜师。

    人家自然没那么容易答应,但老彭不放弃,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跪在人家门口,刮风下雨也不顾,就这么跪了三天三夜,最后体内不支晕倒了,人家不想他死在家门口惹来麻烦,只好把他弄进屋去治疗,老彭明明好转了,但一直耍赖就是不走,渐渐地人家也被他感动,还真收了他当徒弟了。

    后来方中华在北京开店请了他师父来选址,老彭也跟着来了,方中华就这么跟老彭认识了,两人成了朋友,老彭出师后在方中华的建议下,就在北京开了家风水馆,当时老彭手头没钱,方中华主动出资给他开店,还不用还,这让老彭很感动,方中华干的是偏门,时不时会有一些生意找老彭,因为欠方中华的钱和人情,无论方中华是什么事找他,他都会答应,办完事他也不好收钱,算是抵债。

    听老彭这么一说我咽了口唾沫,又是一个被方中华套路替他卖命的,方中华这只老狐狸真是好手段啊。

    我有些肝颤,因为我想起还欠着方中华的钱和人情,几乎跟阿赞尼克、老彭如出一辙,搞不好将来我也会成为替他卖命的一个,现在方中华不提找我办事,恐怕是我的能力还不够,看来要赶紧把他的钱还上,免得我也沦为他的赚钱工具。

    也不知道老彭是故意的,还是真的爬不到,几层楼的楼梯愣是爬了十几分钟,把老任都等急了,在楼上时不时探头朝楼下焦急的观望,催又不敢催。

    我们俩总算到了门口,老彭刚进门就皱起了眉头,端着罗盘在屋里的各个角落走动,赵大姐见状好奇的问是什么意思,我示意她别打扰老彭办事。

    几分钟后老彭过来,神色十分凝重,我、老任、赵大姐都看着老彭,只听他说:“那只鬼就在这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