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死前的执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276章 死前的执念

    我倒吸了口凉气,老任两口子更是大惊失色,紧张环顾屋子,赵大姐哆嗦道:“大师,你别开这种玩笑吓唬我啊,我这把年纪经不起吓,我老伴还有高血压心脏病呢,我家里怎么会怎么会有脏东西。”

    老彭拧眉道:“谁有功夫跟你们开玩笑?我是按照罗盘的显示照实说罢了。”

    老任毕竟是个男人,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说:“该不是老郭吧,他阴魂不散逗留我家干什么?”

    赵大姐一哆嗦,紧紧拽着老任的胳膊。

    老彭点头说:“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那个自杀的老头。”

    赵大姐欲哭无泪,双手合十,冲屋里的几个方位拜道:“郭大哥,我们老任家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你要留在这里害我孙子,你发发慈悲赶紧离开吧,我答应你,等你到了阴曹地府,一定多烧点纸钱冥衣下去给你。”

    老任纳闷的说:“两位大师,我也不怕冒犯了,老实说我不是太信这些东西,但眼下为了我孙子我愿意信一回,有些东西我也稍微知道点,按理说老郭自杀后,就算阴魂不散也应该逗留在自己的屋里,怎么无缘无故跑到我家来逗留,这是不是不合理?”

    老彭指向了婴儿床,说:“因为你孙子。”

    老任呆呆的看着婴儿床,沉吟道:“因为我孙子?”

    老彭说:“没错,死者在自杀前抱过你孙子,听罗老板说他对着你孙子说了一番话。”

    老任点点头,老彭接着说:“这番话是弥留之际说的话,一个人要自杀前说的话,通常跟他自杀有关,带着强烈的悲观情绪,比如遗憾、内疚、痛苦等等情绪,换句话说带有很强的执念,所以他一旦自杀你孙子很容易受到影响。”

    赵大姐回过神了,抽着鼻子,抹着眼泪问:“就算受到了影响,那也跟他跑到我们家来无关啊。”

    老彭哼了声说:“怎么会没关系,按照罗老板说的死者之所以自杀可能跟自己孙子有关,他可能把对孙子的爱寄托在了你孙子身上,从他的角度来看,这是来你家探望自己孙子来了,逗留就不奇怪了。”

    “啊!这也能搞错?”老任目瞪口呆。

    “死者可能神经有点错乱了。”老彭说,我补充说:“老郭是个孤寡老人,又患有白内障,认不清人也不奇怪,平时没什么来看他,他内心应该是很孤独的。”

    老彭接过话茬说:“头七回魂的时候死者直接来了你们家,把这里当家了。”

    赵大姐哀嚎道:“天杀的,我们老任家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会惹上这种事了。”

    赵大姐很难过的靠在了墙上,老任叹了口气,扶着赵大姐坐了下来。

    老彭问:“你们孙子大概一般都什么时候开始哭?”

    老任说:“刚刚不是开始了嘛,还有就是夜里十一点到一点哭的最凶。”

    老彭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戌时黄昏,夕阳沉没,万籁俱寂,正式入夜,阴气初始,邪祟出没,孩子感应到邪祟的存在身体不适,开始哭闹理所当然,到了子时阴气最盛,乃百鬼夜行的时辰,孩子惧怕自然哭的最凶了。”

    老任听不太懂专业术语,我大概懂一点,解释说戌时就是晚上的七点到九点,老彭的意思是晚上九点正式入夜,阴气开始加重了,晚上的十一点到一点就是子时,阴气达到了最重的时候。

    老任问:“既然你说我家里有脏东西,那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没事,唯独我孙子。”

    老彭白眼道:“你们两个老胳膊老腿的,一副臭皮囊,连鬼都不稀罕搞你们。”

    老任有些尴尬,我听得出来老彭是故意这么说的,我示意老任别在意,老彭不耐烦道:“把你们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老任和赵大姐赶忙说了自己生日。

    老彭掐指换算了下说:“都是八字阳大于阴之人,五行分属阳火和阳水,身上阳气重,鬼不容易近身,这是你们没事的原因。”

    老任正想质疑,老彭却说:“你们的八字相克,平时没少吵架吧,鬼这东西也怕阳世人的戾气,所以更不敢接近了,新生儿阴阳混沌,大多是属阴体质,很容易被这些东西影响,在加上这鬼自杀前抱过你们孙子,又将自己的悲观情绪过在了孩子上,你们孙子中招不奇怪。”

    老任动了动嘴不在说什么了,估计被老彭说中无话可说了,想想也是,就在刚刚吃饭的时候我就见识到他们老两口起争执了,我一直以为八字算命是瞎掰,这次算是见识到了。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事,问:“彭大师,那这孩子白天喜欢去阳台。”

    老彭笑说:“这还不好理解啊,阳台阳台,是接触阳光的地方,屋里阴气重孩子不舒服,自然喜欢阳台了。”

    我若有所思点着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来到了婴儿床边,婴儿这会醒着,眼睛里还残留着泪水,不过已经安静了下来,只见他睁着小眼睛,小手紧攥,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显得很迷茫,眼神深邃,就好像在想事情出神,眼神根本不像个这么大的孩子。

    老彭端着罗盘走了过来,观察了下婴儿的气色,又伸手掐了下婴儿的人中,婴儿打了个冷颤闭上了眼睛。

    “怎么样?”我问。

    老彭说:“不碍事,鬼物并没有上身,这鬼并不是想害孩子,可能有未了的心愿,只不过他一直徘徊在孩子身边,造成孩子的不适,让孩子多少吸收了些阴气,孩子的问题倒是很好解决,但这鬼的问题就不好搞,想让他离开必须要搞清楚他未了的心愿,然后帮他完成心愿送他走,否则他始终会逗留在这里,所以这事得从治本。”

    我同意老彭的说法,确实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否则就是白搭。

    老彭看了看时间说:“我们到楼上看看自杀现场。”

    我们打算出门,赵大姐突然起身拉住了我,说:“罗师傅,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彭大师说老郭在这屋里,我。”

    老彭打断道:“不用害怕,他没恶意不会伤人,你们守着孙子就行,我和罗老板去楼上的自杀现场看看,对了赵大姐,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多打听一些老郭的资料,越详细越好,这样能帮助我尽快把事情搞清楚。”

    说完老彭就带着我朝楼上爬去。